保障40萬人力派遣 共創勞資雙贏

1300-large
「勞動派遣問題」座談會,林佳和、朱瑞陽、孫友聯(由左至右)呼籲關心派遣勞工的權益問題。(李容珍/攝影)

隨著大企業和公營事業派遣人力不斷提高,儘管勞動部提出的《派遣勞工保護法草案》於今年三月已經一讀通過,但是派遣工的勞動條件及社會保障卻沒有提升,甚至經營者過度倚賴「勞動派遣」的廉價勞工來降低成本,衍生勞工權益被剝削問題。

由台灣教會合作協會等主辦的「勞動派遣問題座談會」,7日邀請多位學者專家就勞動派遣的理論和實務現況,剖析目前派遣勞工面臨的問題,希望教會和政府、社會大眾一起來關心。

長雇型派遣有困難

政治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林佳和分享「勞動派遣─理論與現況」時,從派遣法律關係的剖析,指出勞工受僱於派遣雇主,目的是派遣出去(非真正借用),要派機構對勞工有指揮監督權,但非其雇主。台灣受雇於別人的勞工約有750萬,其中派遣勞工人數,他估計有近四十萬人。

目前勞動派遣分為登錄型派遣和長雇型派遣,長雇型派遣為雇用此員工,即使沒有外面廠商簽約,在空窗期的時候,繼續支付勞工薪水,提供應有的勞健保。登錄型派遣,乃為接到廠商訂單,才雇用這名員工,被雇用的人來的時候就知道被派去哪裡、薪水有多少,甚至由廠商直接面試。

他認識一家公司是一位很優秀的女性經營,專門做長雇型派遣,雇用中年婦女二度就業或失婚婦女就業,為各公司行號做清潔工作。即使沒有訂單也會自掏腰包,為姊妹們在公司教插花和心靈課程。她常應邀分享如何做到長雇型派遣,而且做得很好。後來再邀她的時候,她說公司已經倒閉,她也認為長雇型派遣有困難。

如果長雇型派遣在現實上做不到,只能容許登錄型派遣,但又對勞工傷害很大,如此該怎麼辦?早期在歐洲,只有長雇型派遣,但是當雇主也沒有利潤時,就很難經營,各國也面對同樣問題。

政府大量委外衍生問題

林佳和表示,台灣派遣多為政府部門委外居多,如果「派遣」是法律體制內所容許最不被鼓勵的形式,為何政府卻大量採用?主要原因為凍結人事預算、精簡聘僱員額,以及政府再造等政策的推動,產生之直接效果是裁減員額,增加之行政事務僅得依業務費科目而辦理委外。最後勞務承攬成為政府採購法規定外之發展的必然。

目前派遣對勞動權益產生之影響,造成雇主責任不明(例如發生職災,誰要負責?)、不當中間剝削(例如派遣薪水比正職低,甚至逐年減薪,還要付派遣公司服務費…)、勞工差別待遇、沒有集體協商、僱用命運不安、懲戒有權無責等問題。

林佳和提醒,現今如果全面禁止派遣,特別對沒有技術能力的底層勞工,將大量喪失工作機會。但是台灣最糟的是雇主長期要用的人力,法律或現實情況幾乎可以用派遣方式用人五年、十年。如果派遣被容許,是否只限幾種工作可以派遣,或幾種工作不可以用派遣,避免大量氾濫。

誰能經營派遣公司?往往一人經營隨時跑路,可以容許嗎?政府對派遣應該鼓勵,還是盡量限縮?如果有人當派遣勞工,我們如何保護他們?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派遣保護法令不周全

常關懷勞工的朱瑞陽律師分享「『派遣勞工保護法』對勞工之保障與影響」表示,我們對於派遣工的保護是因為沒有銜接的保護制度,以致於長久工作以來造成權益受損,希望透過勞工派遣法去作保護。

目前在沒有派遣保護法之下,是在派遣契約上,要求派遣公司的勞健保以勞方的薪資來作依據,並為勞工投保職災商業保險,確保勞工發生職災,不會沒有保障。另外,派遣勞工如果做得不錯,轉為正職,派遣公司收取服務轉換管理費,以此來作行銷,鼓勵勞工進入派遣體系。例如在竹科幾個大廠召募人員分兩階段聘雇:第一階段從派遣公司過來先做三個月,試用合格再轉到第二階段成正式人員。以管理層面來看,從契約的加強是可以保護勞工的。勞工派遣法草案也是針對這些法律關係去做要求。

朱瑞陽表示,在派遣勞工保護法草案中,如派遣公司採用登記制,必須納入管理機制,但是對於資本額的門檻卻沒有設定。但在中國大陸對資本額設立要求,而大陸人力市場最有潛力的發展就是派遣機構,因為大陸勞動法令比台灣更有保障,包括企業不能設立派遣單位,要承擔職災賠償責任、實行同工同酬,保護強度可供台灣考慮。如此也趨使更多外商願意用派遣,把管理成本轉嫁為派遣公司承擔,外商公司只要核心使用能力。

對於台灣派遣勞工保護法草案之省思,包括雖規定派遣勞工有直接僱用請求權,惟如雇主拒絕,其救濟之程序為何?違反者亦無行政監督之處罰規定。另對於派遣事業單位之管制雖採登記度制,惟其違反僅有兩萬以上卅萬元以下之罰緩,其管制之強度似有不足。派遣勞工與派遣事業單位,雖屬為不定期契約,惟如派遣事業單位未提供派遣工作,則派遣勞工之保障為何?

提高基本工資等因應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分享「勞工團體看派遣勞工的悲歌」時,談到過去有不少人放無薪假回來,最後變成派遣工。其實台灣非典型勞動者一直擴增,也常為法律模糊地帶的受害者。現今貧富差距拉大、稅收減少、財政赤字、勞工薪資倒退十幾年,由於僱傭關係的轉變,助長各種非典型雇用(包括派遣和自然人承攬)的發展。

勞動市場彈性化有幾種模式:數量上、職能上、時間上、薪資和財務上的彈性。他說,目前派遣和外包者兩種契約關係常被混雜。外包只是單純兩個企業間的承攬關係,外包企業的員工和發包企業的僱用關係非常清楚;而派遣則是派遣機構將自己僱用的勞工派遣到他公司提供勞務服務,造成使用權和指揮權的分離,但兩機構都負擔部分雇主的責任。

他也提到目前派遣市場出現的問題,包括雇主責任不清、僱用不安定、同工不同酬、技能無法提升等,他提出應大幅調整基本工資等作法因應。

教會合作協會理事長、聖公會主教賴榮信表示,從聖經角度,耶穌在當時所關心的對象也是社會的邊緣人。現今台灣勞動派遣工靠勞力過生活,但是這些派遣工理當應有的福利和薪資,他們的權益卻被剝奪。雇用他們和使用他們的人,是不同的單位,如果發生職業災害,卻與用他們的人完全無關,對於這些勞工完全沒有安全感及應有的照顧。透過這次的座談,我們應該注意這些問題,希望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照顧,而教會能夠集思廣益,提供更好的辦法,向政府和立委們建議。

他指出,教會不只是內部聚集的場所,也不能只滿足於不同團契活動、造就關心安慰弟兄姊妹,耶穌要我們外展,往普天下傳福音,關心社會上有需要的人。派遣勞工就是我們的鄰舍,對於他們遭受不公平、不公義的待遇,我們要為他們尋求更好的方法去關心他們。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