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推不倒的牆─從電影《日安可頌》談人際關係的破冰

1306-large
一個喪母的女兒,一個渴愛的老女士,兩道人心之牆全然瓦解。(圖片提供/佳映)

【徐硯美】

人心的牆─外牆在刻薄中高築,在幽默中解銷;內牆在隱瞞中高築,在真誠中解銷。

 

乾淨簡明的鏡頭,細膩靈巧的運鏡,詮釋出繽紛卻又帶點冷靜的巴黎,角色內心溫度的流動,曖昧的恰到好處。《日安可頌》是由愛沙尼亞籍導演伊馬瑞格執導,並請來法國的傳奇女星,曾拍過電影大師楚浮作品的珍妮摩露來擔綱女主角。故事敘述一位居住在愛沙尼亞的女子「安」(萊恩瑪姬飾),長期在家照護臥病在床的母親,同時,還要面對長期酗酒的前夫騷擾,直到有一天,母親在睡夢中辭世,頓時失去生命重心的安,接到一通來自巴黎的電話,請她前往巴黎照護一位老女士─菲達(珍妮摩露飾)。

 

隻身來到巴黎的安,在照護菲達的過程中,逐漸發現她的性格剛烈,且難以親近,除了開咖啡店的舊情人史蒂夫(派翠克皮諾飾)外,她對每一個人都是極盡刻薄,百般刁難,她對安的苛刻簡直就像《穿著Prada的惡魔》中的米蘭達,只是,她穿的是香奈兒。

 

但是,細心的安逐漸發現,菲達的性格之所以那麼孤僻自傲,是因為來自她年輕的敢愛敢恨,遭到許多友人的排擠和傷害。事實上,菲達的內心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過去,而為了不再受傷害,她築起了一道又一道的牆,所以,無人能夠親近她,然而,她也沒能走出自己的世界。

 

傷害讓人築起高牆

菲達與安一樣,都來自愛沙尼亞。菲達年輕時還曾與在法國的同鄉組成合唱團。但是,因為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而遭到同鄉的排擠和傷害,自此,她封閉自己的世界,雖然仍然渴求被愛,但始終沒有找到能跟自己走一輩子的伴。

在電影中,我們看菲達的「傷」顯而易見,但是,安的「傷」卻藏在心中。一個喪母的女兒,在母親過世不久,立刻就要來照護另一位老女士,甚至,她在菲達面前坦承,在母親生病的後期,她厭惡著照護的生活,幾乎就是在等待母親離世,那種內心的糾結、痛苦、內疚,讓她面對菲達的時候,難以真正的表現出關懷。也就是說,剛開始她只當照護菲達是一個「工作」,既然是「工作」,那就得「公私分明」,她的內心是不會向菲達敞開的。

 

所以,兩個內心封閉的人在一起,就是「越相處,越傷害」,菲達走不出自己所築的高牆之中,安也是一樣,所以安多次想要放棄,向委託人史蒂夫提出辭職的請求,卻又被慰留。

 

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常遇到這樣的「關係」─一則我們不知自己因為傷害而封閉自己,也不知別人因為傷害而封閉自己;二則我們知道自己傷在何處,卻不知道對方傷在何處;三則我們都知道彼此的傷,卻不知道如何處理。

其實,三種關係都是一種「人心的牆」,只是單面牆還是雙面牆,然而,要如何走進人心?答案是─真誠。

 

真誠讓人心能依偎

真誠是牆上的門,也是牆上的鑰匙,也是唯一的路,通往被傷害的心。當安發現了菲達曾組合唱團的往事,她決定邀請她昔日的合唱團團員前往來探視菲達,殊不知團員的到訪,更觸動了菲達敏感的神經,因為,相隔五十幾年沒見,他們依舊對菲達年輕所犯下的事,耿耿於懷而有所責難,以致雙方不歡而散。

 

但是,這一個看似讓菲達的心情更加惡劣的行動,卻成為改變安與菲達關係的關鍵,因為,菲達看見了安心裡的那份真誠,她覺得安不同於以往的看護,不是把她的情緒當作一種麻煩事,而是真正關心且在意她。

 

當她們開始真誠以對,安不僅照著菲達的喜好,為她在早上準備麵包店新鮮出爐的可頌當作早餐,菲達也待安視同己出,即便二人之間仍有摩擦誤會,但電影的最後一幕,菲達對站在門口的安說:「安,這是你家,別站在門口,快進來。」

 

此刻,兩道人心之牆全然瓦解,一個喪母的女兒,一個渴愛的老女士,兩顆心,就相互依偎了。

 

DATA

日安可頌  Une Estonienne A Paris

上映日期:2014-05-09

級    別:保護級 

導  演:伊馬‧瑞格

演  員:珍妮‧摩露、萊恩‧瑪姬、派翠克‧皮諾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