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伯陳風:不是我勇,是神給我剛強壯膽

1474-large
25日主日午後在教會受訪時,陳風弟兄(左)與同為四十三會所的謝康輝弟兄(右)模擬擒拿動作。(蔡明憲/攝影)

【記者蔡明憲台北報導】

制伏捷運喋血案主嫌鄭捷的62歲陳風弟兄,一夕之間成為媒體及眾人口中的「勇伯」,走到哪都有民眾找他要一起合影。

 

透過媒體,大家印象中的陳風,是一位面對殺人魔而毫無懼怕的勇者,但不知道的是什麼力量讓他沒有畏懼?大家也知道陳風是見義勇為主動從對向列車跳下月台來救人,但不知道的是在那瞬息之間,其實是有股力量對他說:「你要下去」。

 

到底勇伯背後那股力量是什麼?明知道很多媒體都不會寫出來,但陳風接受採訪時一定都會說:「我是基督徒,有基督在我裡面,我就不害怕,是神的力量在護庇我!」

 

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

移居美國佛羅里達州的陳風,此次回台是要探望及陪陪92歲的母親。他於1994年在美國信主,剛信主的他,最熟的詩歌就是「不再是我,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他也時常跟主禱告說:「I am here我在這裡,主阿你來使用我!」願將自己餘生奉獻給主。陳風沒想到的是在信主滿20年時,這首詩歌及這個禱告竟如此實現出來。

 

陳風回述當天五月21日午後的情景。那時他從捷運永寧站要搭到西門站去看病,行經江子翠站時,聽到兩個女生在月台上高喊救命,聲音的驚恐與淒厲讓人頭髮不禁豎起來。陳風一開始還以為在演電影,但當他看到月台上民眾四處逃竄,以及對向車廂內血流如注的景象,當下真是人間煉獄。

 

陳風與幾位見義勇為的民眾要把鄭捷圍到角落。陳風說,第一眼看到他,就覺這人眼神不對,「當下聖靈在我裡面,聖靈充滿,我不能讓這惡魔再繼續殺人」。陳風請身邊民眾稍微站開一點,怕打鬥時刀會傷到無辜,他擺好三七步姿勢對鄭捷說:「你過來」。

 

陳風模擬擒拿動作:鄭捷刀刺過來,陳風手一擋,把他的手拉一下後刀掉了,陳風撲下去壓制他。陳風感恩地說,「感謝主,他另外帶的一把小刀從口袋掉出來,不然壓制時就有可能被他刺傷」。鄭捷的身高比陳風還高,又學過跆拳道,雖然到目前陳風的手肘及額頭仍在痛,但陳風很感謝神的保守。

 

神帶著我爭戰

「有股力量跟我說:『你要下去』」陳風回想,他搭車剛好經過江子翠,當時靈裡有個感覺,讓他在車廂門關上前的一兩秒跳下列車。「自己也覺得奇怪,但那一刻就很鎮定,像是有力量推我下去。」他說,現場景象讓人看到腿都軟了,但「就像是神在帶著我,帶著我要去跟他爭戰。對方是殺人魔,誰都會怕,可是自己心裡卻很篤定」。

 

事後陳風回想自己怎麼會有這種力量?他說,「真的是神在做,不是我自己做的」。回家後,陳風的姊姊唸了他一下,很擔心弟弟的安危。陳風跟同樣是基督徒的姊姊說:「有神催促你(去行),神一定保守平安!」

 

個性低調的陳風,事件後繼續去西門看病,心裡也好好沉澱向神禱告。他並沒有主動跟人談起這件事,但媒體透過警方找到他,隔天各家媒體都來報導他的勇敢事蹟。陳風很清楚,「人怕出名豬怕肥,這一切都是主做的,我不能藉此出名」。

 

陳風抱著為主作見證的心,受訪時會公開講自己是基督徒,所做的只是按照聖經教導「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主同行」。各家媒體也問他為什麼不怕?他的回答是「耶穌跟我同在,所以不怕,這不是自己的功勞」。有媒體來電問他市府有無表揚他?陳風的回答仍是「我是基督徒,基督徒做任何事都是感恩,有或沒有表揚都無所謂,因為獎賞在天上,做主的事最重要」。

 

「勇伯」開啟福音機會

事件後這幾天,神也為陳風開啟一些福音機會。他說,這幾天他遇到人生第一次搭計程車不用付錢。當時他在車上,司機認出他是「勇伯」,就聊起自己的兩個兒子跟鄭捷的情況很像,天天打電玩,腦袋裡充斥著虛幻,大兒子還因此送到精神病院。司機問他:「該怎麼辦?」陳風語重心長地跟司機說,「只有耶穌才能救你們家,邀請你們到教會來」。

 

回台時是在台北市召會四十三會所聚會的陳風,24日(周六)也輔導一位未信的弟兄,陳風分享自己信主20年來的見證,跟對方整整聊了三個小時。

同樣是24日,陳風的母校台北成功中學剛好舉行校慶,就臨時邀請他參加,公開在全校師生面前頒獎給他。陳風的擒拿術,就是在母校的國術社時開始練。當天他見到許多老同學,有些同學已當到政府大官,但臉卻很苦,陳風同樣跟所有人說:「我是基督徒」,希望更多人能認識福音。

 

親子、媒體、輔導三建言

對於這次事件,從國外回來的陳風以旁觀者清的角度提出建言說,「親子教育」、「媒體界線」、「輔導機制」是台灣需要看重的。他認為,鄭捷學歷不錯、家境富裕,為什麼還會犯下這樣的錯誤,父母疏於管教是一項關鍵。喋血事件後,電視不能一直播,在美國是不會播出犯罪者的相貌,也不會去講犯罪細節,都是用畫圖呈現,為的是避免塑造罪犯成為英雄。像台灣現在還有鄭捷的粉絲,這是不對的。他呼籲處理這類新聞需要有規範,不然會帶出錯誤的示範。另外,台灣需要加強心理諮商與輔導機制,事先做好預防。在美國,教會的力量也會適時介入,也可作為台灣教會的借鏡。

 

面對像鄭捷這樣的邊緣人,陳風建議父母及學校要多觀察與留意,孩子若真的需要幫助與輔導,家長不要怕會丟面子而錯失挽救機會,可以轉介到專業機構。他提到,這類型犯罪者都不會有前科,我們需要思想還有多少家庭裡有這樣的孩子,政府也需要來幫忙這樣的家庭。陳風也強調,「最根本的方式是讓孩子來教會,認識耶穌生命改變」。

 

為傷者與亡者家屬代禱

哪一節聖經最符合心境?陳風引用了腓立比書一章20節:「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是他在這次事件中最大的領受。

 

他說,大家稱他「勇伯」,其實「不是我勇,是神在我裡面,給我剛強壯膽」,「勇」,是從神而來;而「伯」,則是突顯62歲的他仍被神使用,他鼓勵每個基督徒,「神使用每個人,有年紀仍可以為主盡功用」。

 

現在的他,每周固定陪著媽媽到住家附近的三樹靈糧福音中心參加長青崇拜,媽媽90歲信主,讓陳風非常感恩。而他往返台北還是會搭捷運,「每次經過江子翠站,我就以禱告的心為傷者與過世者的家屬代禱」,陳風期盼從神而來的平安與安慰,重新臨到台灣這塊土地。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