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家中的未爆彈─從電影《香港仔》談華人家庭的誤會化解

1532-large
家庭成員各自心裡都藏著許多的疑惑與傷害,導演細膩刻畫現代城市家庭的緊張關係與溝通困難,發人深省。(圖片提供/凱擘影藝)

【Alexander】

缺「心」的家中,所有的日常,都是誤解的累積,有「心」的家中,所有的誤解,都在日常中釋然。

 

陳述華人家庭溝通問題

《香港仔》是香港導演彭浩翔的新作,他擅長掌握香港都會的文化脈動,本片之所以取名為《香港仔》,一則是敘述身處在香港的一家人的故事;一則是故事的發生地點,都在香港人稱:「香港仔市中心」的地方。

 

故事敘述老父親鄭東是一位專職的道士,因妻子過世,後又愛上一位風塵女子TA姐,而遭到二兒子鄭偉滔排斥,父子之間漸行漸遠。同時,鄭偉滔與明星妻子郭恩恩,育有一女鄭可怡,鄭偉滔總是嫌棄女兒長相太醜,而懷疑女兒是否是親生的。

 

另一方面,大女兒鄭惠清自小與母親有所心結,及至母親過世後,心結難解,引發憂鬱症,老公邱健章長期照顧老婆生厭,而暗自另結新歡。一個家庭七個成員,各自心裡都藏著許多的疑惑與傷害,導演細膩刻畫現代城市家庭的緊張關係與溝通困難,發人深省。

 

一點傷,全家都痛

華人家庭中,一個家庭成員往往在拿到「話語權」時,也會剝奪了其他人的「話語權」,導致失去的一方不斷受傷。

 

事實上,電影中這一個大家庭,家中的每一個人在物質上都沒有任何匱乏,大女兒的丈夫,是一個知名的醫生;二兒子是補習界的天王名師,太太又是明星,在生活無虞的情況下,真正的困難到底是甚麼?其中之一就是「傷」。

 

大女兒自小便誤解家人刻意疏遠她,這份怨恨日漸累積,及至結婚,引發憂鬱症,而她的病症,導演巧妙的透過一個在鬧市的工地挖地基,竟挖出日軍侵華時留下未爆彈的橋段來述說,他讓大女兒發出質疑:「為什麼經過許多的挖掘,這麼小一塊地,還有未挖出的炸彈?」

 

傷,哪怕多小,只要放在心裡不說,任憑時間過去,還是會像一顆未爆彈,埋在家中,所有建築在「傷」上面的關係,都岌岌可危。然而,要能治傷,首要關鍵是我們是否能夠放下話語權的爭奪,不是比大聲,而是傾聽,而是靠近,而是同理,而是相信。

 

一點誠,全家都真

家,不是說理的地方,是談愛的地方。電影中,二兒子不斷的嫌棄女兒的長相,過程中,他企圖用很多「理」來說服自己、說服老婆,但是,最終仍是放棄,他發現家人之所以寶貴,是因為很多事情,我們已經沒辦法改變,但是,因為有家人與家人之間的「愛」,所以能夠「接納」。

 

他的妻子雖是明星,卻也一直隱瞞自己曾經整形的事,每次聽到丈夫抱怨女兒長得不好看時,心裡的祕密就會被觸動,因為,其實女兒長得很像她,只是不是現在的她,而是整形前的她。「隱瞞」就是家人與家人相處之間,第二個困難點。

 

然而,這些難解的結,難言的隱,都在日常生活中,最輕描淡寫、最自然的情況下,一句話,便「雲淡風輕」了。電影最後,大女兒遇見父親時終於問說:「為什麼你後來都不抱我了?」父親很簡單的回答:「因為你媽媽說你長大了,就不要再抱了,免得人家看了怪怪的。」原來,與她多年以來想的排擠、刻意冷落,完全不同。

 

一句話,她多年憂鬱症的心理病灶,徹底被治癒;被治癒的她,展現出了自信且自在的一面,也重新的喚回了丈夫的心;二兒子對女兒的接納,也在一念之間,最後,他選擇不去看DNA親子鑑定報告,相信就算女兒不夠美麗,將來自己可以想辦法去變美;而二兒子與父親的關係,也透過這個小孫女的牽合,一起參與了一場鯨魚擱淺的救援行動而冰釋。

 

人心之傷,在愛中被治癒;人心之防,在誠中被解消。透過這部電影,提醒身處華人家庭的我們,若能領悟家人之間的相處,其實並沒有那麼複雜、困難,只要能敞開心胸,以誠愛相對,自然就能和樂融融,讓家,不再是風暴的中心,而是人心最好的避風港。

 

 

DATA

香港仔  上映日期:2014-05-23

級  別:輔導級

導  演:彭浩翔

演  員:古天樂、梁詠琪、楊千嬅、曾志偉、吳孟達、吳家麗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