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與台南共譜復興樂章 高敏智為城市培育人才

1725-large
圖/南聖提供
豎立在台南市府前四街上,門口以潔白的牆面、七彩鮮艷的一抹彩虹、「GOD IS LOVE」斗大字樣以及十架作為標記,身為台南教會中生代的一員,台南聖教會自1928年由高進元牧師成立佈道所開始走過86年,於25年前由高進元牧師其孫高敏智牧師擔任第九任牧師,祖孫在不同時空與聖靈攜手合作,傳承並傳揚神的愛與救贖的福音,更在牧者的負擔上,為著台南未來國度的需要,培育音樂藝術、媒體視訊、舞蹈與科技方面的專業人才,以迎接城市復興的來臨。

 

高敏智說,對他而言,教會發展不以人數為重,而是在多元化中成全弟兄姊妹的恩賜與才幹,以愛與喜樂為旗,不求名分、只問做事,盼望活著要看到台南市的復興,「作新郎的朋友,新郎快樂,我就快樂」。

 

回到阿公教會 學習歸零破碎

「回來台南,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這是阿公開拓的教會;二方面,我想這是神賜下的破碎」。神學院畢業前兩個月,早就決定要開拓教會的高敏智,拿著地圖騎著摩托車繞著士林一圈又一圈,發現當時芝山岩一帶沒有教會,於是他就好像祖父一樣,以開拓教會作為全職服事的第一步。

 

甚至,他在還沒有看見會友在哪裡時,就先買下時價300萬的房子作為會堂。然而,弟兄姊妹在牧者的決心與聖工的需要上確實看見自己的責任,加上教會處處充滿神蹟恩典,以至於當時購堂所有的貸款在三年中全數付清,教會只用三年就向總會申請自立,並主動開始對外奉獻。

 

開拓士林聖教會三年半後,他受邀回台南聖教會牧會。當時,在自己開拓的士林聖教會與祖父開拓的台南聖教會之間,他掙扎著。一方面,士林聖教會無論是制度、會友的建造、牧養的方式與教會的氛圍都是第一手打造,從零開始漸漸步上軌道,有50幾位會友,平均年齡30幾歲,活力十足。反觀當時的台南聖教會,對他來說並非那麼容易施展手腳。兩方面的聖靈帶領,讓高敏智決定回來台南,其一是祖父開設的教會之意義深刻,「我祖父是第一代牧師,我是第九代,以此為榮」。

 

其二,對當時在士林看似一帆風順的他來說,他相信回台南是神要他經歷的一次破碎,而他甘願領受,於是痛心難捨的在安排好傳道人後離開士林。而被問到「在當時是否有領受任何關於城市的任何負擔與異象?」高牧師坦言,當時的教會對於「城市」的概念非常薄弱,教會彼此也很陌生,多數只關注在自己的會堂或宗派的事情,壓根沒想過要如何愛台南。

 

敏銳時代需要 樂見城市合一

2004年開始,台南聖教會開始更多著眼國度需要,而後高敏智領受「多元化」而非人數增加的牧會方向,並再度起建新堂,以台南城市級聚會使用需要作設計規劃,果真神也以此祝福南聖,並看見許多聯合性聚會如全球禱告日、讚美之泉巡迴等於此舉行。

 

對於城市的連結、教會復興與合一,他認為,若單用人的方法作計畫,那不一定是對的,而是當時代對教會說話,教會要用敏銳的心去聽,時候到了就抓住,以「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的姿態,為台南眾教會的需要與合一擺上。「為合一著力不計代價」,是他現在的心志。

 

於是,神也把不同的豐富放在南聖中間,例如近來南聖開始研發空拍用飛行器,為去年台南聯合聖誕點燈拍攝千人舞蹈是成功第一響,並在今年快樂義走上拍攝呈現出台南眾教會一同投入的空拍場景,為的是讓眾教會從視覺上感受到教會集結、合一的震撼力量。

 

為復興備工人 用行動愛台南

高敏智看見,國度是神的心意,現在台南眾教會在各自特色發展中,國度中彼此合一看為美好,超越神學與宗派的藩籬,這對國度、合一來說是一大祝福。

 

為著將來的復興,高敏智在思想的是當有一天台南進到教會的人數如浪潮般襲來,教會能用什麼讓人看見神的豐富與榮耀?又如何讓每位弟兄姊妹在服事上已經做好準備,已有能力作城市的工人?

 

於是,為著國度將來的需要,高敏智按著個人的領受與負擔,在音樂藝術、舞蹈、戲劇、獻詩、敬拜、媒體上不斷培育專業人才,並在屬靈生命上同步要求,持續按月操兵,以服事千人以上聚會規模為目標進行安排與規劃,彷彿每月都至少服事一場大型聯合性聚會。

 

宣教上,則是在教會每月青年之夜以節目作為基底,以福音與宣教作為聚會最高峰,帶入國際、城市與地區上的需要。而每一周,南聖至少有三個以小組長為主要成員的團隊,外出固定到原鄉、偏鄉與有需要的機構去一起聚會、作朋友,並以當地教會需要為優先來服事,從上到下讓目光不只停留在自己的教會上,而是把城市的需要放在眼前、擺在心上,用行動愛台南,在城鄉連結上盡力。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