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三專欄》拿回教育主權,此其時也

2003-large

【劉曉亭(牧師)】

教育部長又換人了,不是因為十二年國教,而是因為「論文」造假爭議!

論文產生問題由來已久,這也是為何向來享有清譽的「教育學者」愈來愈不受重視,因為民眾搞不清楚孰真孰假,學術界的社會地位當然就一起向下沈淪;只是這次的事件被美國傳媒報導為「前所未聞的欺騙」,實在丟臉丟到國際上。

 

教育界積習  令人失望

事件主因是屏東教育大學副教授陳震遠被國際期刊《震動與控制》發現,假冒其它學者自己審查自己的論文,這也實在「騙太大」,完全失去學者風範,陳震遠也因此被取消60篇論文,教育部長蔣偉寧則是因為其中有五篇共同掛名,因而被牽連下台。

 

其實社會大眾不是很在乎部長認不認識當事人,而是對於一個教育部官員處理這種事情的態度難以苟同,部長一直「撇清關係」固然可以理解,但是民眾卻看到主掌國家百年大計的相關人員不斷上演「爭功諉過」的戲碼,這種教育界積習,實在令人失望。堂堂教育部長處理這件事的高度可能還不如一般市井小民,難怪大家失望。

 

發表論文本來是學者的熱情,如果弄到變成僵化「規定」,陋習當然會產生,在民眾傳統認知中,學術界應該是不被汙染的領域,老師跟教授都是清高的,教育單位應該是滿有憐憫與愛心的;但是這些年來,民眾已經認清教育的僵化,雖然還是有很多很有愛心的老師(正如學術界還是有很多認真治學的學者)但是整體素質參差不齊以及教育主責者沒有真正的擔當,只是標準「公務員」也是不爭的事實。十二年國教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筆者只是海外宣教幾年,帶著四個孩子回台灣就遇到就學困難,不是跟不上進度,而是「進不了學校」,因為有許多過時的教育法規從中作梗,結果一位大學行政主管就露出一抹神秘微笑對我直言「你問到的當然是標準答案,但是我們一定有辦法…」。筆者也遇過跟我一樣碰壁的家長,後來因為校方主管驚覺他的孩子很優秀,所以問題就「忽然之間解決了」,順利入學。類似這樣的經驗,相信讀者也都有所聽聞,這就是整個國家目前的教育亂象,卻沒有哪個人真正有能力負責。

 

身為基督徒,教育是何等重要的一環,上帝把下一代託付給你我,就是要他們把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如果下一代也學我們走後門,開巧路,表裡不一,阿諛奉承,國家哪有前途?基督徒又怎能對得起上帝?

 

傳統崩解  教育應重新定位

基督徒不能對教育妥協,過去多年,已經有許多基督徒衝撞體制,殺出「在家教育」這條血路,雖然還不成氣候但是至少多一個選項,筆者認為教會未來的使命就是補教育的破口。

 

教育的崩解與困境不是只存在於台灣,對岸的教育也是焦頭爛額,只要在網路搜尋就可以發現,包括美國在內,全球教育制度都遭受嚴重衝擊,因為世代快速轉變,花了大錢又浪費時間,學到的卻可能是「過時的知識」,進到社會才發現教育制度整個是「白忙一場」。

 

「學習」不應該是一個制度,學校不是上帝創造的,是人類歷史產物,隨著時代激烈改變,教育制度也可能是「舊皮袋」,後知後覺者用幾十年前的思維追逐「博士」學位,到頭來很有可能一場空,只有虛名卻連基本抗壓性都沒有,自視甚高卻渾然不覺早已落後社會幾十年。

 

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金融危機只是財富重分配,同樣地,教育制度不值得信任也只是「重新定位教育」的另一個開始。

 

名校的光環只會漸漸衰退,昔日光榮回不來了,人是往前走的,「眷戀」一直是一種阻礙,高學歷確實不再有「重大意義」,台灣經驗也告訴我們,今日的沈淪確實是幾位高學歷政客坐在高位導致的。

 

台灣起飛的階段,高學歷代表高付出,高度責任感,高度犧牲,高瞻遠矚。然而這個時代,高學歷代表的比較像是人脈遼闊,金脈豐沛,高享受,高期待,高社會政經地位,高高在上。

 

建議家長,拿回教育主權,此其時也,不要在乎制度,而是投注時間關懷孩子學習狀況,這個時代已經沒有「出身」二個字了,只有「競爭」,在高度競爭的環境中,父母的扶持與關注才是致勝法寶,我們該重視的是「學習動機」,這部分的責任不是學校跟制度而是父母。

 

養出健康的小孩千萬不要靠教育單位,而是自己用心來!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