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認罪還是任罪─從電影《迴路人生》談悔改的迷思

2070-large
艾格迷走時間裂縫,不斷重複殺人過程。(圖片提供/宝米數位)

【徐硯美】

犯下的錯,就是既定的事實,但前行的每一步,動力來自於愛,而非罪咎。因為,罪咎會使我們迷失在改變之中,唯有愛,讓我們從迷失中改變。

 

加拿大新銳導演 重新詮釋「地獄」

在《聖經》中提及的地獄是:「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有一種永無止境的痛苦,留給魔鬼和牠的使者。然而,在電影《迴路人生》中,地獄被詮釋成另一種樣貌─一個重複的「團體治療」,但同樣是永無止境的痛苦。

 

電影敘述中年男子艾格,他的外籍妻子因受不了艾格長期對她的精神壓迫,而在他的牛肚湯內下毒,毒發的艾格,發現自己深愛的妻子竟下毒相害,失手將她勒斃,並且自己也毒發身亡。

 

原以為一切在死亡之後就能結束,但是,死亡卻將艾格帶到了一個詭異的空間,他走出一扇門,跟著所有的人去參加一場「團體治療」的課程。在那個空間,有一台電視,電視中有一位嚴肅的女性,要求每一個人上前訴說自己生前犯下的殺人罪行,無論是否情有可原,都必須重複的檢視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治療完後,每一個人都必須回到門後,重新經歷殺人的過程,其中還包括自殺。

 

艾格起初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被送到這裡,他完全否認自己殺了妻子而說是意外。然而,一再的重複殺人情境後,他逐漸明白,原來,一切不是意外,而是他的疑心病、不安全感,導致對妻子過度掌控,甚至他還懷疑自己兄弟與妻子有染等,以致痛下殺手。

 

但是,當他終於願意認罪時,卻發現一切並沒有改變,他和所有殺人犯仍必須重複一切殺人過程,被強烈的罪咎感折磨,陷入永無止境的痛苦。他開始懷疑「接受」與「認罪」,是否就是人生的終點?於是,他企圖逃離這個無限的迴路,要讓一切有所改變。

 

這部由加拿大新銳導演德維塞維克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只用了短短十五天拍攝,卻花了四年籌備,可說是久磨出一劍,獲得國際影評一致盛讚,勇奪西班牙馬德里國際奇幻電影節中的「黑暗視野」單元最佳影片。

 

改變之前,必須認罪

否認,是大多數犯下嚴重罪行的人第一時間的直覺反應,一旦我們存有否認的態度,我們就無法「反省」。否認像一道牆,讓我們看不見自己的「錯」,而看見別人的「害」,艾格指責著自己的妻子先下毒,又為何是他要受到處罰?他指責著自己的兄弟,為何要與自己的老婆曖昧?他指責養子,為何要與自己發生衝突?他不僅否認更透過否認,將一切的犯罪行為「合理化」。

 

然而,在那個詭異時空中,有一扇難以開啟的門,當艾格費盡心力打開它,那扇門卻沒讓他逃出,而是讓他更加看清「自己」。那扇門後,一切如常的重複他殺人當天,但是,艾格卻化身成他殺害妻子前一整天所接觸的每一個人,從他們的角度,艾格才看見了自己長期以來犯下的錯。此時,他無法再否認,即便是「錯殺」,也是他「一錯再錯」所造成的。

 

認罪之後,不能任罪

透過化身每一個人,艾格經歷了設身處地與感同身受,他開始反思,承認自己犯下的罪行,但是,相隨而來的是強烈的罪咎感,他開始知道,為什麼這裡的人願意「服從」不逃脫,因為,他們企圖用永無止境的罪咎感「懲罰」自己的過錯。

 

「一切不應該只有這樣!」這個想法,迴盪在艾格的心中,他認為即便無法「贖罪」,但也不應該只是這樣重複下去,他「認罪」但不「任罪」,他拒絕任憑罪咎感成為永恆的枷鎖。心底深愛妻子的艾格最後選擇犧牲自我,改變悲劇也讓自己得到救贖。

 

「悔改」是兩個行動,一個是內在的態度,一個是外在的行為,內在的態度包括「承認」與「後悔」這兩者,讓我們對罪產生厭惡感,從中反省出改變的行動。但是有太多的人,不僅是對罪產生厭惡感,而且對自己產生厭惡感,也就是「罪咎」,變得一陷再陷,不可自拔,以至於無力再有任何「改變」。

 

但是,不要忘記,耶穌來到世上,不是為了「定罪」而來,而是告訴我們,他的「愛」,讓我們可以勇敢「認罪」,並且,用自我犧牲,使我們脫離罪以及罪咎的無限迴路,讓罪在我們的生命當中失去作用,可以開始「改變」,獲得一個全新的人生。

 

————-

DATA

迴路人生  Cruel & Unusual

上映日期:2014-07-25

級  別:輔導級 

導  演:梅林德維塞維克

演  員:大衛瑞奇蒙派克、麥可艾克隆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