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信任,看不見的社會資本

2482-large

【周傳久(媒體工作者)】

幾年前在丹麥見習長期照顧制度,求教於一位護理背景的資深照管專員。印象很深的是,她說「信任是丹麥主要國力,長期照顧的訪視評估、制度運作與資源有效運用,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社會價值。」

 

又隔一年,在丹麥著名遊樂場Tivoli聽音樂會,中場休息時看見許多老老少少到大廳外喝點飲料。這個音樂廳在大遊樂園裡,還有好幾千人來來去去。我詢問管門票和音樂廳大門的警衛說,從裡面出來的人好像也沒蓋章,要是外面一群人混進去免費聽音樂會,怎麼辦?他看了我一下,不急不徐的微笑說,這裡是丹麥。

 

難以互信  社會之痛

今年我到丹麥監獄,訪談輔導日間工作的管理人員,他說這裡有許多美工刀,受刑人若想攻擊他不難;但工作二十多年從未被傷害,因為他輔導的各國受刑人感受到來自他的信任。

 

回到台灣,翻開新聞,黑心食品、偷工減料等事件不少。對比挪威鄉下常有無人看守賣櫻桃、只擺鐵罐收錢的良心買賣;台灣風景區路邊常見貼著大紅紙廣告「蜂蜜不甜砍頭」,但卻不見得更有保障。這都看到社會氛圍差異。

 

台灣似乎還有移民文化的影響,人們會想趁著今日能賺錢趕快賺,但不容易相信別人;建造的社會制度也難有效運作。社會上許多人都彼此認為靠不住,不相信政府,不相信遵守制度可以改善問題,這會是快樂的世界嗎?

 

華人文化愛面子,不喜歡別人說自家不好,不管是不是事實。但私下大家大概會同意,目前國內政治經濟學術許多領域有「信任」問題,這真是社會的痛,想解卻難解,但若是不解開,則很難提昇長期生活幸福感。

 

北歐快樂富足秘訣

為了探討信任問題,追求更有互信的社會,丹麥歐虎斯大學教授Gert Tinggaard Svendsen今年寫了新書 "Trust"(信任,Aarhus大學出版)。書皮背後是作者照片。說明寫著,「你見過此人嗎?也許沒有,但你大概相信他。調查顯示在丹麥有將近八成的人彼此信任。」作者是專門研究信任的專家。不曉得台灣各大學除了有行銷、環保專家,有沒有專門研究「信任」題目的?

 

作者解釋撰書由來說,1990年他留學美國馬里蘭大學期間,陸續碰到幾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這些大學者都問作者:「貴國(丹麥)等北歐國家,重稅、人少、土地小,人們卻快樂富足有競爭力,這非常不符合經濟學原理,能否說一下為什麼?」

 

這讓作者也好奇,自己視為理所當然的社會現況是為什麼?經過研究,他找到可能的答案是─社會信任,這是看不見的社會資本,也是另一種豐沛的能源,不斷提升丹麥往前走,他並將探討過程寫成這本小書。

 

本書從古老的丹麥到今日做歷史回顧,觀察社會信任到底怎麼長出來,以及在當今社會,以「信任」與「控制」兩種態度治理社會,到底會有什麼不同的長期成本與長期後果。延伸討論到如果沒有互信,貪污與犯罪多,將使社會財富縮水、可支配效能減低,這些層面過去產官學研究經濟時較少受到重視。

 

作者一開始舉出許多對比,例如在丹麥開會和到南非的安全氣氛不同,人與人的信任不同。丹麥上一次政治謀殺是公元1200年。1700年丹麥國王邀俄國國王來訪,俄國國王緊張也好奇為什麼沒有大群保鑣?丹麥國王說,全國人民都在保護他,為什麼還要一群保鑣呢?又提到1997年一位丹麥媽媽在紐約咖啡廳把小孩車放在戶外、被警察抓走詢問而大感疑惑的故事,因為在丹麥有互信有安全感,小孩在戶外呼吸新鮮空氣理所當然。

 

促進信任的社會元素

在探索社會信任的源頭時,作者明確指出:基督教信仰新教倫理、維京生活方式、十九世紀農會從屢次戰爭不能合作,失去國土覺醒而組互助組織,和近代社區健康促進運動組織,以及眾多的志工組織活動,都是促進互信的社會元素。其中,基督教信仰的價值觀,帶來勤奮節儉、互助和勞苦才能享有所得等。其實這本書只點到為止,因為基督教文化的國家將太多事視為理所當然,例如基督教教義要大家彼此相愛,要謙卑不可偷盜,貪污不就是偷盜嗎?

 

筆者請教丹麥監獄的拉斯牧師,他負責帶領各國包括大陸總共八十七國偷渡客聚會,他也談到互信。拉斯牧師呼應這本書的看法,並認為其他國家的民眾如果能再多一點從基督教信仰的角度閱讀北歐,可以更認識外界羨慕的北歐生活來源。

 

拉斯說,在基督教信仰中,人看人彼此平等,都是上帝所造,在上帝的國度也都一樣服侍上帝。人若知道自己是不完全的,但上帝還是這樣走近我們、信任我們、愛我們,即使我們一再犯錯,還是用信任一次又一次不停的拉起我們。只有在我們經驗到這樣的對待時,我們才可能養成一種集體社會風格去用這種方式對待別人。

 

我們會用基督的眼光去看周圍的人。即使這些人也會讓我們失望,我們還是繼續試著用基督的眼光回應甚至介入別人的苦難。這就是社會福利國家的價值理念以及為什麼可以運作下去的原因。

 

基於以上理念,大家彼此顧念,大家願意分享知識,並養成開放包容的心,這必然有利改善問題和創新服務。同時,不會將痛苦的差事都等別人來做,大家願意積極參與解決別人的困境。社會想到將大量的幸福重分配給缺乏的人,讓更多人得到安全保障,而非只有各自努力掠奪的競爭。

 

竭力控制的社會代價高

反之,貧富差距大、相互竭力所能控制和各種不信任不付出的社會,代價遠遠高過想像。

 

當前許多國力統計都看錢和武力,作者指出調查顯示,丹麥是人與人互信最高的國家,其他北歐國家也名列前茅。「在某些國家,賦稅被當成愚蠢的,因為你的鄰居不繳稅」,但是北歐不是這樣。能互信就帶來更多機會合作,能合作則社會有競爭力。丹麥學校不止教你讀寫考試,更重視養成互動與自處的社會規範。隨地吐口香糖而不去放在垃圾桶,是令人驚奇的行為。

 

這樣的社會中,人人是每日英雄。社會花在法律訴訟與保全的代價很低,省下許多錢轉作福利和創新發展,營造更多生活幸福感。連學校入學也不致為了缺乏互信,而硬用考試決定誰入學,以致犧牲真正有潛力的人造成整個社會的損失。沒有互信減低消費和阻礙企業發展,增加失業和沒有安全感的壓力。高互信社會比低互信社會的財富更有實質力量,無形中這樣的國家也會在國際間更具競爭力。

 

Tinggaard Svendsen在本書最後一章分析一個社會設計制度時,可以使用控制和信任,但「信任比較便宜,而選擇控制比較昂貴」。迄今為止,丹麥與北歐仍是全球最安定富裕的地區。兩年前「經濟學人」雜誌專題解析北歐現象,今年這本小書又將背後的價值觀找出來,對紛紛擾擾的台灣和華人圈有許多啟示。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