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腓力:沒有一件苦難神救贖不了

2598-large
基督徒記者作家楊腓力

【本報記者越洋綜合報導】

著名基督徒作家楊腓力(Philip Yancey),睽違十年後,將於今年十月再度來到台灣分享。對世界各地局勢有敏銳觀察的楊腓力,除了是作家也是一位「記者」,他豐富的著作皆以記者通才的身分與立場出發,以一般讀者的角度來看事情,將事件簡單明瞭、說故事的方式分享出來。

 

楊腓力多年來實際走訪世界各重要事件現場,如日本福島地震、曾發生種族屠殺的賽拉耶弗、發生校園槍擊事件的康州新鎮…,帶給我們對於「苦難與恩典」的不同看見。他說,恩典往往從苦難中浮現,這是我們信仰中核心的弔詭。而這世界上沒有一件苦難,是神救贖不了的,這是給我們每個人的「救贖性的恩典」。

 

當這個世界越來越世俗化,苦難不斷發生,讓我們跟著這位基督徒記者作家,一起看見苦難中的「恩典新世界」。以下為採訪全文:

 

從民眾角度看事情、說故事

記者問:世界各地的讀者都熟悉您是一位作家,令人好奇的是您也是一位「記者」。您怎麼看「記者」這個職分?您當記者的使命與負擔?

 

楊腓力答:很多基督教作品都是「專家」寫的,比方說牧師、神學家,或是媒體人物。記者是通才,不是專家。記者固然探討複雜的議題,但總是從一般讀者的角度來看。

 

例如,我與整形外科醫生保羅‧班德合寫了三本書,但是我不用花時間做醫生的工作,所以我是代表一般讀者來探討苦難或是禱告等題目。我很幸運,可以愛花多少時間,就花多少時間搜集資料、訪問、找專家幫忙。

 

對我來說,報導文學是一種寫作進路。我代表的是教會座位上的一般人。如果我是非基督徒記者,我會以同樣的方式寫作。我這些年寫過很多純「世俗性」的文章,但不論是寫禱告,或是核子物理,我總是保持記者的立場,把東西寫得簡單明瞭。我想要說故事,這就是記者的工作。

 

擅長「回收」的上帝

問:您二十七歲創作了第一本書《有話問蒼天》(Where is God When It Hurts?),原書名直譯出來是「生命傷痛時,上帝在哪裡」,您對「苦難」似乎特別關注,在您的其他本書中,「苦難」也常常是共同的主題。您這回來台講座總主題是「恩典新世界」,當中也包含了一場「苦難」的專題,能否請您談談「苦難與恩典」之間的關係?

 

答:這兩個主題看起來南轅北轍,不是嗎?苦難通常被當作壞消息;恩典是好消息。但是基督徒相信的恩典是「救贖性的恩典」,可以從壞東西萃取出好東西。耶穌的復活是在被釘十字架之後。

 

我喜歡把上帝看成是擅長「回收」的上帝,我們生命中的垃圾、不體面的東西,祂不知用了什麼方法,轉變成美麗和良善。神的兒子被謀殺的那一天,是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一天,然而在英文裡面叫作「美好星期五」(Good Friday),而不是叫作黑暗星期五或悲劇星期五。恩典往往從苦難中浮現,這是我們信仰中核心的弔詭。

 

基督徒並沒有得到不會經歷困難的應許。我們也會生病、失業、死去,但是我們卻有神的應許,能夠從壞事中萃取出好事。魏樂德有句非常棒的話,對我閱讀羅馬書第八章有很大的幫助:「不會有任何無從救贖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這才是真正的盼望:不是沒有壞事會發生,因為壞事當然會發生。但是發生的事,沒有一件是神救贖不了的。

 

世俗化後基督教時代

問:十年前您第一次來台,主要分享了「信仰有啥用」和「教會有啥用」這兩個主題,相隔十年再度來台分享,從您的觀察,過去十年全世界主要發生哪些變化,衝擊著今日教會及基督徒,也衝擊著您?這十年間,您自己對「信仰」、「教會」、「苦難」、「恩典」這四方面,是否也有了不同的體會?

 

答:謝謝你們提醒我當年的講題!在過去十年間,我的國家美國以及其他西方國家越來越世俗化,或是說進入「後基督教時代」。年輕人當中,沒有宗教信仰的比例已經升到三分之一,人們對基督信仰的基本內容已經沒有共同的認識。從這百分比來看,我們或許更像台灣的情況了。

 

我最大的收穫來自於這些年間的演講。自從《有話問蒼天》出版以來,我常常收到邀請,講「生命傷痛時,上帝在哪裡?」這個題目。2012年,我在日本(海嘯)、塞拉耶弗(戰爭)、康州新鎮(小學生被殺)講這個題目。我不斷從我演講的對象學到功課,也希望這趟台灣之旅讓我能繼續有所學習。

 

律法主義vs.奇異恩典

問:您的寫作大部分都是針對某些主題進行探索,例如:苦難、恩典、禱告、耶穌、教會。這次講座,您卻有一個以聖經經卷的「羅馬書主題講座」。許多人談羅馬書都環繞著律法與恩典這個主題,律法主義實際上也充斥在華人教會,能否聊聊您為什麼會特別想要談羅馬書?

 

答:我喜歡羅馬書,因為這是保羅書信最有系統、最有邏輯的一卷書。身為記者,我為小眾的基督教報紙,也為主流的《讀者文摘》寫過文章。當我對有學養的世俗聽眾解釋信仰,我會徹底深入思考,然後努力以有說服力的方式提出來。

 

保羅有些書信是因為教會面臨一些瑣碎的難題,很激動地匆忙寫完。但羅馬是文化中心,是當時已知世界的首要都市(當然,這是以歐陸為中心的觀點)。保羅寫羅馬書,就像我要在《紐約時報》解釋我的信仰。我會琢磨、修飾、確定我表達出想要表達的內容。

 

各位提出律法主義,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羅馬書是反對律法主義最有力的論點,是保羅辯護上帝的奇異恩典的主要論據。這個世界依舊需要這樣的信息!

 

問:您怎麼看待「聖靈」在苦難破碎世界中的工作?

 

答:耶穌說聖靈的工作像風。你沒辦法精確解釋,因為聖靈的運行是突然、意外的。想想中國的教會,只有在外國宣教士被驅逐以後,才爆炸性的成長。聖靈在窮人、灰心的人、沒有盼望的人中間吹動。你沒辦法駕馭風的走向。風就是吹啊吹,沒有人知道風往哪裡吹。但上帝知道。

 

教會是陪伴受苦者的群體

問:這回講座中,您有一本新書《盼望的線索》(The Question That Never Goes Away)即將呈現給中文讀者,書中您帶讀者進到三個地方:日本福島大地震後一年的現場、曾經發生種族大屠殺的賽拉耶弗、因為小學槍擊案震驚美國社會的康州新鎮,從苦難中看到破碎世界中仍有上帝恩典的痕跡。可以預期的,「苦難」在今日世界將愈來愈多,對教會及基督徒來說,如何陪伴破碎與苦難中的人民經歷到「恩典」?

 

從您過往的書籍中(例如:《何必上教會》Church, Why Bother?),對教會採取的似乎是比較批判的角度,但在《盼望的線索》中,似乎對基督的教會有了不同的視角?能否聊聊這個轉變。

 

答:教會就像家一樣,裡面有各種奇怪的人:自言自語、酗酒、有體臭的大叔與阿北們。但是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我們都屬於一個家,而我們最後也會發現,我們對人的認識主要來自於家庭。教會也是如此,裡面有各種奇特的人物,而且聖經一開始就讓我們看見教會充滿各種問題。然而,這都是神的家,是基督的身體。世界惟有藉著教會才能認識神。

 

你們提到我的作品《盼望的線索》,這本書為教會還能持續下去提出一個好理由。當你痛失子女、發現自己罹患癌症,或是父母被診斷出阿茲海默症,這種時候你最好希望有個關懷群體在身邊。無論境況或好或壞,教會就是那個群體。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