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神助 與主同行恩典之路

2910-large
周神助牧師(盧明正/攝影)
清晨,周神助牧師漫步於大安森林公園行走禱告,看著昔日的小樹苗,成長茁壯為眼前枝繁葉茂的大樹,且不斷地開枝散葉,綠蔭成群。正像是台北靈糧堂從一間約200人聚會的堂會,發展至今,在海內外已拓植386間分堂。

 

台北靈糧堂及大台北地區所開拓的福音中心,每個主日合計都超過10000人穩定聚會,「小樹長成大樹」,周牧師看見神滿滿的祝福及恩典與教會同在。

 

祝福列國國度合一

1977年,周神助牧師接下鄭昌國牧師的棒子,在台北靈糧堂一共擔任34年的主任牧師,以「傳承使命、權能宣教、力行聖經、邁向榮耀」四大方向,展開一連串的更新、建堂、海內外植堂運動。2011年起,他擔任靈糧全球使徒性網絡主席,推動「祝福列國」及「國度合一」的事工。

 

在教會60周年慶典前夕,周神助牧師仍馬不停蹄地前往耶路撒冷、美國及加拿大等國,參與國度合一的連結事工,月底又要再度前往菲律賓服事。周牧師說:「過去卅多年在教會,對我來說好像是學校,我一生都在學習。現在過了73歲,神還在教導我。」神帶領他在過去的「旅程」中間,看見神的信實,也非常充實。

 

30多年來,持續晨起靈修、到大安森林公園行走禱告、到教會帶領晨禱及維持運動(打網球)習慣的周牧師,和30-50歲的「小夥子」打球,體力和精神都讓他們「自嘆弗如」。這讓23年前曾經罹患淋巴癌的周牧師對於神的恩典與憐憫,始終心存感恩。

 

「台北靈糧堂每個同工的個性及看法都不一樣,但他們願意學習彼此尊重,彼此尊榮,以神為中心。」回顧台北靈糧堂從一間地區教會,到現在成為全球的「靈糧大家庭」,周牧師認為關鍵就在於能夠在「主裏合一」,共同朝著「建造榮耀的教會,使神的國降臨」的目標和異象,同心奔跑天路。其中,「禱告是台北靈糧堂60年歷史中,很關鍵的凝聚力量及珍貴資產!」

 

禱告祭壇彼此連結

周牧師回想,在接任主任牧師前,「徐媽媽」(徐劉玉棠執事)已經為這間教會禱告了很久。不管教會遇到怎麼樣的問題及挑戰,徐媽媽和徐伯伯每天都會一起來到教會,跪在講台上同心禱告。當時教會非常保守,但他們就是一直默默為教會禱告。

 

「我剛來靈糧堂的時候,其實對聖靈也是相對保守。」周牧師說,那時徐媽媽就是一直為他及所有的傳道人禱告,沒有給他們壓力。「禱告的火」能夠從台北靈糧堂開始,後來在靈糧大家庭都設立禱告祭壇,徐媽媽是關鍵人物。之後,韓國禱告運動也有推波助瀾的果效,讓禱告的火點得更旺。

 

後來,接觸到美國IHOP「琴與爐的敬拜」24小時禱告,周牧師回台後開始推動「24小時禱告中心」,同工們每天早晨一起聚集,以禱告開始一天的敬拜和服事。從十幾位開始,隨著教會這些年不斷開拓植堂,各分區也開始有禱告聚集。現在每個禮拜五,各分區同工都會在台北靈糧堂一起禱告聚集。

 

談到另一個台北靈糧堂的禱告勇士「梅媽媽」梅許以謹牧師,周牧師說,梅媽媽是教會第一個響應推動「電話禱告」。去到韓國及美國IHOP的禱告學習,梅媽媽都積極熱心參與。

 

神也陸續興起一群有禱告負擔的同工,像靈糧教牧宣教神學院謝宏忠院長原是台大醫生,領受禱告的負擔,就帶領一群人一起為教會禱告。現在的主任牧師區永亮牧師夫婦也非常看重禱告,神就把他們這群「不一樣」的人擺在一起,但相同的是,都需要倚靠神,透過禱告祭壇彼此連結。

 

不以事工代替連結

數十年傳道人的生涯,神不斷提醒周神助「不要用人的眼光,要用神的眼光」,以及「不要用人的態度,而要用基督的態度對待教會」。對於教會的建造,周牧師也不斷地經歷聖靈的提醒與帶領。

 

「教會不能以合作代替合一。」他說,「合作」是指事工,只是「一起把事做好」;「合一」則是心與心的連結,這個連結的根基就在「彼此更深的禱告」。

 

周牧師認為,在談教會的增長及策略前,「建造榮耀的教會,使神的國降臨」的異象和看見是很重要的。他很強調,教會不該只看重聚會人數及堂會的增長,而是要成為一個更新、健康及復興的教會。

 

在剛擔任主任牧師前幾年,台北靈糧堂的增長其實不那麼明顯,但他致力於「禱告」、「聖靈」、「敬拜」、「牧養」及「組織」等層面的更新。更新不是學習新花樣及潮流,而是「神自己」及「神的話語」。在過去的年日裏,台北靈糧堂也觀摩、學習許多教會,但最後還是必須回歸聖經的教導,察驗這個「更新」是否合乎聖經及神的心意,作真理和神學的反省。

 

「即便是更新的方向及內容都對,仍然必須有智慧去處理。」周牧師強調,「時機」很重要。在過去的年日,台北靈糧堂始終看重「美好的溝通」。做任何決定,不是少數人決定,而是把異象從上到下清楚傳遞,花時間禱告與溝通。

 

推動小組轉型契機

「30幾年前,台北靈糧堂被歸類為『傳統』與『保守』的教會,後來經歷很大的改變,雖有震動但卻沒有分裂!」周牧師舉例,當初教會在推動「小組化」的歷程中,把團契全都解散變成小組,這件事的變動是最大的,當時甚至有人說:「靈糧堂會成為歷史名詞。」

 

那段時間,的確有少數弟兄姊妹感到不適應,甚至離開教會,但在那樣大的變動裏,周牧師與會友們光是溝通,就花了一、兩年的時間。他回想,那時台北靈糧堂看似面臨「危機」;卻成功轉型,才帶出後面幾年更大的增長。

 

「教會必須在聖經、聖靈、聖工及聖潔四方面都維持平衡。」周牧師表示,台北靈糧堂看重「合一導向團隊事奉」。這從早年只有2、3個同工,到現在超過300個全職同工,都沒改變。大家長期配搭下來,現在母堂、分堂和孫子堂(由分堂拓植的教會),因著合一和團隊事奉,讓台北靈糧堂可以不斷增長。

 

外展拓植百間分堂

「我個人是很『內向』的,但神的心意是要台北靈糧堂成為外展導向、宣教植堂的教會。」周牧師說,教會要從內向的「耶路撒冷教會」,轉型成外向的「安提阿教會」,不要自我設限,要「放長繩子,堅固橛子」,向左向右開展。

 

近幾年,透過由台北靈糧堂所直接支持差派的傳道人及平信徒,前往台灣都會的行政區及西海岸、偏鄉拓植「靈糧福音中心」,對於進入「福音艱難」地區,有很顯著的果效。

 

台北靈糧堂從廿幾年前開始積極推動植堂。周牧師提到,神除了透過巴柝聲牧師及泰國希望教會賽克牧師傳遞宣教植堂的異象之外,當時台灣教會界的「公元2000年福音運動」也是一大關鍵。

 

周牧師猶記,當時在賽克牧師聚會的尾聲,新店行道會張茂松牧師鼓勵眾牧者站出來寫下「植堂數的目標」,他寫「50個」,張牧師說:「不夠」,就在前面加了「1」(就是150)。後來到了西元2000年,台北靈糧堂已經拓植超過100間分堂。 

 

福利福音服務結合

「台北靈糧堂也是一間僕人導向服務的教會!」周牧師說,「傳福音」及「建立教會」都很重要,但神提醒教會要使萬民歸向主,「福利」、「福音」及「服務」三者必須相結合。

 

台北靈糧堂之後就透過愛鄰協會、致福益人學苑及喜樂家族,關懷弱勢家庭、唐氏症及發展遲緩兒,也進入安康平宅等社區服事居民。神興起一群有負擔的傳道人及同工投入,周牧師就按著神的心意「成全」他們,這一塊雖然不是直接傳福音,卻帶出極大的「撒種」果效。

 

周牧師把主任牧師交棒給區永亮牧師後,以靈糧全球網絡事工主席的身分,這兩、三年花費更多時間和心力參與國度性的合一事工與連結。他深知:「神的心意不是只在教會,更是在祂的國度。」

 

「神讓我看見合一,不只在台北靈糧堂及靈糧大家庭,更是在城市、國家及列國。」周牧師說,「合一是平台,不是目的,轉化才是神的心意」,神要世上的國成為我主我基督的國。

 

下個12年祝福列國

這幾年,周牧師經常想到羅馬書十一章33-36節這處經文,無論是對他個人、靈糧堂還是台灣眾教會,都有何其難測的奇妙作為及安排。全職事奉主已經50年的周牧師,事奉的第一個12年是在校園團契做學生工作,這幫助他在生命、服事和聖經打下很好的基礎。

 

第二個12年,來到台北靈糧堂和眾同工一起「建造神榮耀的教會」。

 

第三個12年,致力推動「植堂和宣教」。

 

第四個12年則是從13年前,在耶路撒冷碰到戴冕恩牧師,開始「合一和轉化」的旅程,看見各個教會、城市、族群的合一。「這些都不在自己計畫中,都是神的親自動工。」他說。

 

「沒有合一的根基,轉化不可能成就!」周牧師去年禱告求問神:「下一個12年,要我在84歲前為神的國度做什麼?」神清楚啟示他:「去祝福列國。」

 

「祝福列國,以我的個性及語言能力,都是非常不容易,但過去四個12年,在人的眼光看來,也都是又大又難的。」周牧師說,神透過羅馬書十二章1節激勵他「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無論是過去、現在和未來,都要獻上自己倚靠神,神是信實的,祂負一切的責任。

 

23年前,周牧師50歲時被診斷出罹患淋巴癌。回首這段抗癌歲月,周牧師坦言,對他是極大的衝擊與震撼,「假如那時神就接我回天家,我會很不甘心!」但那個「嘸甘」不是貪生怕死,而是沒有辦法親眼見證神在靈糧堂及華人眾教會這20多年來所行的種種榮耀作為。

 

親身進到轉化旅程

「這不是說『沒有我不行』,而是我若沒有參與,會很遺憾!」周牧師相信,雖然神可以使用很多的人,比他做更好的工作;但神讓他可以健康地參與,並見證這段時間。神在台灣及華人眾教會因著彼此更多連結與合一帶出的轉化,周牧師相信這是「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合一是沒完沒了的旅程,每間教會和基督徒都要在其中有份!」周牧師這樣期許。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