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舵獎吳國驊 盼設中途農場/中途教會

3203-large
吳國驊牧師獲頒「犯罪矯正類」金舵獎(何毓芬/攝影)
曾經輔導過如同鄭捷一樣「弒六親」、家庭功能嚴重失常的殺人犯,也曾經在小除夕夜接到監獄的電話去探望一個已經關在違規房、鬧著要絕食自殺的無期徒刑犯「阿呆」,最後打開阿呆的心房,知道走出心牢才是人生唯一的解答。

 

甫於十月31日獲頒由中華民國觀護協會頒發的「犯罪矯正類」金舵獎的吳國驊牧師,其所服事的更生團契高雄區會又將於11日獲法務部臺灣更生保護會頒發「矯正犯罪有功人士團體獎」。

 

吳牧師除感謝一路上栽培他的神學院院長、更生團契高雄區會主委莊丁金牧師與執行幹事尤富永長老,以及每位一起打拼過的傳道、志工外,他更期待未來能打造中途農場與中途教會,讓監獄福音工作結出的果子能有與社會及教會接軌的時間與空間。

 

打開無期徒刑犯的心門

第一次遇見無期徒刑犯阿呆,是監所不知道該找誰在小年夜輔導受刑人的鬧事。吳牧師問他怎麼不吃飯,沒想到阿呆反問「你猜我多久沒吃了?」他知道自己的回答將決定阿呆是不是還願意繼續聊下去。

 

當時他心想耶穌禁食40天,手指就比「1」,阿呆還以為吳牧師說他只絕食一個禮拜而有點生氣,吳牧師馬上回應是「一個月」。這一下,阿呆哈哈大笑,說自己絕食33天了。

 

吳國驊問他怎麼不繼續絕食,阿呆回應「我還是人阿」;吳牧師又說他如果絕食死掉就是「阿呆」了,後來他又哈哈大笑說「你怎麼知道我叫阿呆」。吳國驊相信,每一次輔導都是神的帶領,讓受刑人願意打開心門繼續聊下去,才有機會把福音帶給他們。

 

後來得知,阿呆的母親未成年懷孕,阿呆被送作養子,養母卻常常欺負阿呆。流落到西門町的阿呆加入幫派,當兵時被關軍監,出獄後又幾度被關,最後從死刑上訴改判無期徒刑。

 

時常進出監獄的阿呆,常欺負新獄友,後來被告狀,他就搞怪裝病要看病,被送到醫院就找醫生麻煩。有一次,原以為如此會有上法庭告狀的機會,沒想到醫師是基督徒,竟不生他的氣,讓阿呆對基督徒印象深刻。

 

在接受協談幾個月後,吳牧師瞭解阿呆的痛苦源於一份空白、缺乏的愛,在向阿呆分享唯有神的愛能改變他的人生後,阿呆漸漸願意接受輔導與教訓,並期待每周的會面與福音,他也就不再鬧事,更學習不再記恨養父母。

 

罪的實驗室 看見真理奇妙可畏

「監獄好像是一個罪的實驗室,從中看見真理有許多阿們之處!」吳國驊牧師提到,在監獄裡真正看到什麼叫做大問題,而這些人卻因為救贖而得著改變,基督的真實豈不是奇妙可畏!

 

看到受刑同學們一次次生命改變,吳國驊感到喜樂之際,也鼓勵志工們要長期委身,並且願意跟受刑人在上課時間透過建立關係,才有機會把福音存留在人心。而他也時常把從受刑人與監所環境中反思得來的信仰真理,用來跟受刑同學傳講,除了受刑人更容易接受,也讓他自己每一次都更驚喜信仰的真實與大能,「在監獄裡,你會發現主耶穌講的句句真實,信耶穌是唯一的活路!」

 

接觸更生事工前,吳國驊沒有相關經歷。從一開始監獄只安排個別輔導面談,在事工沒有伙伴一起做、禾場的門似乎也打不開的情況中,吳國驊在上帝面前落淚禱告。

 

而後許多奇妙事情發生,如志工的主動來到、監所的禾場因緣際會的開啟,讓吳國驊能在戒治所與監獄開設「基要真理班」與「恩典班」及相關課程和佈道會。進入恩典班的受刑人還可以在出獄後與吳牧師保持聯絡,以受助找工作及安排教會。

 

為了更深認識受刑人的心理狀態,吳牧師研究相關的講道集,更蒐集各種更生事工資料,反覆揣摩吸毒犯心理。過去在神學院所下關於民間宗教信仰的工夫,讓他也能和獄中兄弟們講述傳統信仰的真正來源與意義,從中帶領他們看見信主才是唯一改變的活路。

 

認同與銜接 打造更生支持系統

對於「出獄後的更生人是否要繼續幫助」,與所有協談者一樣曾經面對掙扎的吳國驊決定「撩落去」,除了介紹工作與教會外,有的自己開業的更生人也提供正當工作機會,並開比較好的薪資給更生人,成為正面的循環支持系統。

 

吳國驊接觸犯罪矯治與更生事工近五年來,四處去教會分享,希望教會能接納更生人,「但這真的很不容易」。他瞭解更生人「不希望被標籤是更生背景」的心理,因此也期待能設立「中途農場」或「中途教會」,穩定更生人的牧養與信仰生活,並從監獄信主、出獄到進入社會之間有認同與銜接,生活在一起又一起聚會,自然就比較能延伸更生事工接續到與社會與教會的跟進。

 

他籲請眾教會一起為此事工代禱,讓出獄的更生人走上對的路並繼續倚靠主。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