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不逃離」真實面對人生困境─專訪導演王維明談人性探索與信仰救贖

3278-large
執導首部劇情長片,被譽「十年磨一劍」。(王維明提供)
首度執導劇情長片即獲今年金馬獎三項入圍,導演王維明處女作《寒蟬效應》成績不俗,並被評為是「十年磨一劍」之作。早年追隨電影大師楊德昌拍片的他,影視資歷其實相當深,近十年來卻只專注在廣告拍攝,如今重返電影圈、刀劍再度出鞘,王維明說這是「使命感」。身為基督徒的他深覺年長後對生命體悟更多,希望透過電影說故事,和大眾一起探討複雜的人性與救贖。

 

十年沉潛  最想探索複雜人性

為何十年磨一劍?王維明年少時就跟隨楊德昌,從導演助理、副導、表演指導到策畫都參與,甚至也曾走到幕前,在楊德昌的《獨立時代》電影中擔綱男主角。跟隨楊德昌讓年輕時的他學習很多,卻也讓他迷惘,因為經典在前,「我還能再有什麼突破?」

 

他說,當時自己太年輕,自覺沒有能力更多創作發揮,加上後來製片環境不佳,於是成了電影圈逃兵,改拍廣告和短片,整整十年,拍了六、七百部廣告,名利都有了。但十年沉潛,「我開始覺得有些東西可以表達。」楊德昌電影對社會事件的觀察、人性的思辨,當年給他的啟發、點燃的火苗,到現在才燃成熊熊的夢想。

 

王維明笑說,自己在臉書上很少發表論點,「因為在這樣的載體上很難從各個角度去探討事情。」但,電影不一樣,一個故事和議題拋出去後,每個觀眾有各自的解讀和想法,所以,「我現在的使命感,是透過電影來談人生和信仰,希望撞擊出更多觀點想法。」

 

面對生命困境  每個人都在逃?

逃避,是一般人面對困難最常用的方式。「每個人都會面臨生命困境,我們是選擇退縮、沉默成為寒蟬,還是讓蟬聲大作?」這是王維明拍這部電影想要探索的。《寒蟬效應》以一起校園性侵事件,帶出主角們每個人面對的人生困境,甚至將格局拉大至社會關注議題的討論。

 

電影由真人實事改編,2010年王維明從律師友人聽到這個案例深深被打動,他認為,「這案例有許多法律以外的人性糾葛與困境,非常值得探索。」即便題材不是很商業性,但王維明花了四年時間籌拍,希望為國片開拓出另一種類型。

 

電影呈現了每個主角面對生命困境的逃避態度。劇中的李教授,曾經是個充滿理想的學運份子,為了妻子的要求來到台東後山教書,只得把政治理想深埋心中,選擇噤聲不語,但看到昔日學運同伴功成名就,內心的遺憾與心酸沒有找到答案和出口,漸漸形成負面能量,日後竟利用職權去性侵學生。

 

女主角白白也一直在逃避。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她受不了母親的箝制,從台北逃到台東;遭到性侵後她面對掌權的教授也不敢吭聲,漸漸在心裡自認是愛慕教授,合理化性侵行為,以為這樣就能逃離創傷。而為白白辯護的方律師,則是用忙碌的工作來逃離婚姻和家庭的失敗。

 

王維明承認電影故事將人生困境殘酷寫實地呈現,但並不作負面思考。如何面對生命困境,態度很重要。他在電影中也放入包容與諒解、安慰與救贖概念,「一種向上的力量」,例如黃遠飾演的追求者就是帶領女主角去面對傷害的救贖;一直在家庭中缺席的方律師,最後趕赴兒子的球賽,讓她重新修復了親子關係。「人性雖然屢屢受到考驗,但劇中每個人都有機會選擇向上。」

 

議題探討  不該是二元論  

王維明的電影除了談面對人生困境不該沉默逃離的態度,同時透過置入社運場景,如都更抗議場面、美麗灣事件等,將片中談的師生權力不對等、個人生命困境等擴大到整個社會。王維明坦言這是他的企圖,透過抗議人士對當權者發出的怒吼,凸顯出這個社會中也同樣有許多類似白白與李教授一樣的不對等權力關係,必須要有人勇敢站出來為正義發聲,從不對等中找到對話,而不是大家都成了一隻隻寒蟬。

 

會關注到社會議題,是因為王維明發現台灣這十年來,社會變得只有簡單答案,對錯或黑白二元論,「但這樣二元論的結果是社會必定撕裂挫敗」。王維明說,現今我們不是缺乏社運和發聲管道,但大多是激情的、口號式的,結果反而變成正反兩方都把討論空間給壓縮掉了,只剩對錯兩種。「我在電影裡談的,就是希望能有更多聲音大膽講出來,把討論的空間拉大。」

 

談校園性侵、權力不對等、個人生命困境、社會言論等,王維明在電影中放入了很多探索,雖然有人認為角色多、關照面向多讓故事顯得紛雜,但王維明坦言這是部需要思考的電影,也認為這才是反映真實人生,「一個人有多樣面貌,一件事情也不會只有一個面向,唯有多方討論,我們彼此才能更包容和理解。」

 

談生命歷程 也曾迷惘

在電影中探索生命困境,希望觀影的每個人得以反思自身難題。王維明自己的生命歷程也曾迷惘,一路披荊斬棘地突破困境。他從小在天主教家庭長大,但小時候調皮愛玩,「我常常不聽神父的話,沒有乖乖去教會。」中學時他更成了叛逆少年,連學校都不去了,每天渾渾噩噩過日子。

 

王維明的父親認為這孩子再不救不行,硬是把他送進商科學校就讀,還好從小的信仰環境,還是讓他在這段迷失的日子得到幫助,他總算在其中找到讀書的樂趣,靠著補習上了大學,並摸索出從事藝術工作的志向,從自我否定到藉著信仰幫助找到人生方向。

 

王維明的哥哥更有過不堪回首的迷失歲月。王維明說,由於哥哥做錯事,年輕歲月有七、八年在獄中度過,這段空白讓他一直耿耿於懷,但信了耶穌以後,哥哥從極度迷惘中得到無比喜悅滿足,上帝醫治了他空乏的心靈,如今他成為傳道人,願意一生服事主。

 

王維明看到哥哥的改變非常感動,他常對哥哥說:「You are my hero!」因此去年王維明接受哥哥的建議,正式受洗成為基督徒,而他的下一部戲,也打算以哥哥的故事來創作。上帝醫治了哥哥的心靈,也醫治王維明父親的身體。王維明說,前年父親罹癌後,在會友的齊心禱告下,竟奇妙地從三期轉變為一期,父親隨後也受洗,一家人都成為基督徒。

 

談信仰,王維明認為,「信仰是在自己內心形成的重量,每一個人都應該找到重心過好每一天。」他說,找到生命依靠會讓內心喜樂安定,但不是表面上的每天歡喜快樂。「信仰是要進到生活中,不是形而上的。生命有許多困境,我每天都在禱告,這是很好的自我提醒,引導我們走向更善美的境界,而不是沉默逃離。 」這也是他的電影想表達的。

 

首度執導劇情長片就入圍金馬獎三項提名,王維明開心地說,這當然是很大的鼓勵,「但得不得獎我會看淡,原因是變數太多。」他不希望自己因為太期待的心情產生負面情緒,因太多的關注而失去方向。未來他要持續透過創作來實踐信仰,希望影響觸及更多人,帶出更多的寬容與幫助。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