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王子的玻璃鞋─陳湘琪與電影《迴光奏鳴曲》

3303-large
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石明玉(華興中學表演藝術老師)】

由攝影師轉戰導演的錢翔第一部劇情長片《迴光奏鳴曲》,女主角陳湘琪甫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後,也獲本屆金馬獎提名,第三次入圍金馬角逐最佳女主角,迴光沒有湘琪,就無法聽見奏鳴曲。

 

詮釋中年女性空巢心境

《迴光奏鳴曲》情節著重探討中年女性面臨空巢期,與提早進入更年期之心理狀態,從主角缺乏人際關係交流,帶出與台商假性分居的家庭光景,探討已婚女性的孤單枯竭與愛的需要。

 

全片以陳湘琪飾演的玲子為主線,玲子是高雄成衣廠資深女工,照顧臥病在床的婆婆,單向關心著嫌棄她的叛逆女兒,撥打著永不向她開機、在上海經商的先生手機。

 

玲子因台灣產業外移也面臨失業命運,完全失去生活重心與睜眼動力,在內外俱耗、萬念俱灰的人生十字路口中,玲子因著憐憫之心,主動照顧起婆婆病床對面、暫時失明的車禍患者張士鈞,透過擦澡、母性肢體的撫慰,讓終日哀嚎的病患首次安靜下來;而玲子也因著付出愛,重拾被需要的感覺,讓她瀕臨枯槁的空巢人生,再次妝點上女性應有的色彩。

 

陪伴長輩走向生命終了

其實,玲子這個角色與陳湘琪的經歷有重疊之處。湘琪是一位善良、樂於照顧病人的貼心女兒,從當年照顧戲劇大師姚一葦教授遺孀、罹癌末期的李老師,讓膝下無子女的李老師,因著湘琪的照料安然度過化療痛苦,且在病床上受洗歸主,安然歸回天父懷中;這兩年湘琪又在台北照顧肺腺癌末期的母親。除了北藝大的任教,她就是往來醫院與學校,忍住傷痛與分離帶來的孤單恐懼,陪伴長輩們走向生命終了。

 

湘琪與玲子同樣經歷生命耗竭與孤單,患了精神上的流行性感冒—憂鬱症,藥方都是「愛」。玲子選擇付出愛以尋獲自身的存在感與價值感;湘琪則在靈魂的曠野與耶穌建立了親密關係。

 

即使《迴光奏鳴曲》一片如此沉重,湘琪仍勇敢接演,發現神允許這兩年的憂鬱症經歷,預備她用生命詮釋玲子此一角色。而殺青戲那一幕,玲子衝破從內反鎖的鐵門時,湘琪的生命也透過戲劇角色的洗滌,衝破憂鬱症的桎梏。

 

湘琪感謝神為她預備的表演人生,讓原本低調害羞的她,可以為主、為福音站立在五光十色的電影界。而這完美巧妙的雙職—表演教授與電影演員,在湘琪的生命中,讓她活出神純全美好的旨意。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