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家庭》俄別‧以東這一家

3559-large
俄別‧以東這個名字帶有濃厚「異國」風味的人,一生行從未改名換姓,卻在忠心事奉耶和華的過程當中,向世人見證蒙恩得福不在於改名轉運,乃在於敬畏耶和華上帝!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經文:「這都是俄別‧以東的子孫,他們和他們的兒子並弟兄,都是善於辦事的壯士。俄別‧以東的子孫共六十二人。」(歷代志上廿六章8節)

名字是每個人一生的代號,華人文化看重命名,希望能人如其名,或聰慧、果敢;或幸福、成功。也難怪姓名學在華人社會大行其道,甚至改名換運的作法也十分盛行。

蒙恩的源頭不在於改名
在聖經中,我們看到上帝幫雅各改名為以色列(創世記卅二章28節),摩西幫何希阿改名為約書亞(民數記十三章16節)。改名之舉讓我們曉得這些人的生命里程有一個新的開始。但是,我們也看到聖經中有些人帶著不體面的名字過一輩子,譬如:俄別‧以東,名字的意思是指「以東的僕人」。

俄別‧以東這個名字帶有濃厚「異國」風味的人,一生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卻在忠心事奉耶和華的過程當中,向世人見證蒙恩賜福的源頭不在於改名轉運,乃在於敬畏耶和華上帝!

俄別‧以東一生的事奉都跟約櫃脫離不了關聯,與其說是約櫃進入他的家,不如說是上帝給了他一個事奉的恩典,而他也很認真的把握住這個機會。

約櫃曾經在外流浪一段時間。以利擔任大祭司時期,兩個不肖兒子跟以色列人硬是把約櫃抬上戰場,結果竟在兵敗如山的戰役中丟了約櫃。神的約櫃被擄進敵營,卻是奇妙的凱旋歸回(撒母耳記上六章4-16節)。

然而,約櫃並沒有被送回會幕。因為示羅會幕早已廢棄,聖所裡頭的物件後來移到挪伯,在挪伯祭司被掃羅命人屠殺後(撒母耳記上廿二章19節),會幕又遷到了基遍(歷代志下一章3、5、13節)。

因此,會幕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約櫃。約櫃先是被放在亞比拿達的家,直到大衛在耶路撒冷登基,一統南北國土,才動念想把約櫃運到他搭建好的帳幕裡頭。不過,隨著烏撒被擊殺的事件發生(撒母耳記下六章7節),讓大衛在恐懼之餘,決定下令把約櫃送到俄別‧以東的家。

漂流約櫃進駐帶來神賜福
撒母耳記下六章11節提到,俄別‧以東是迦特人。迦特原是非利士人的城邑,難不成俄別‧以東是一位歸化以色列的外邦人?

對此看法,筆者認為可能性並不大。因為,迦特有可能是指「迦特臨門」,它是一座利未人哥轄族進駐的利未城(參約書亞記廿一章24-26節)。我們從大衛指定俄別‧以東接手約櫃可知,他應該也是利未家族的一份子。畢竟早已風聞並親眼看見約櫃神聖力量的大衛,不可能隨便把約櫃送到外邦人的家。

大衛固然因烏撒事件驚懼不已,但他應該還是會在敬虔的考量下,將約櫃放置在可以按規矩事奉的利未人當中。而俄別‧以東這位名字讓人聽了都忍不住皺眉頭的人,竟然成為臨危授命的承擔者。

總之,聖經沒有多著墨是大衛強制要求約櫃送入俄別‧以東的家,抑或是俄別‧以東願意在大家驚慌之餘,勇敢站出來接手約櫃。但是,俄別‧以東在這場臨危授命的指派中適時化解了尷尬的場面,讓已經被運到路上的約櫃,可以轉到他的家中安置。

我們從這場事件看到俄別‧以東顯出的膽識與生命的敬虔。當烏撒遭擊殺,連一生縱橫沙場的大衛都驚駭變色的時候,他毅然決然地接受這項神聖委任。聖經提到:「耶和華的約櫃在迦特人俄別‧以東家中三個月;耶和華賜福給俄別‧以東和他的全家。」(撒母耳記下六章11節,另參歷代志上十三章14節)。

俄別‧以東不只化解了大衛原先進退維谷的窘境,也向人證明耶和華上帝是罰惡賞善的神:虧缺祂榮耀的,祂必追討;分別為聖的,祂必記念!

大衛帳幕的最佳守門者
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俄別‧以東向以色列人證實上帝是以厚恩對待事奉祂的人。大衛獲知後大喜,便迅速將約櫃接到耶路撒冷,放在大衛的帳幕裡(歷代志上十五章1節)。表面上看來,俄別‧以東的任務已圓滿達成,但事實上他事奉的里程才正要開始!

俄別‧以東並不是道地的希伯來名,可是它卻在歷代志上的經文當中出現好幾次。歷代志上十六章38節的經文還讓我們看到兩個不同的俄別‧以東並列。經文提到:「又派俄別‧以東和他的弟兄六十八人,與耶杜頓的兒子俄別‧以東,並何薩作守門的。」

後者提到的俄別‧以東是隸屬利未人米拉利家族,因為他的父親耶杜頓又名以探,與何薩同是米拉利家族的人(參歷代志上六章44節,廿六章10節)。而前者應該是指本文提到的那位接待約櫃進入家裡的哥轄家族俄別‧以東,他也是歷代志上十五章21節提到的詩班員,以及十六章5節提到的守門者俄別‧以東。

當大衛王從他家迎出約櫃時,俄別‧以東以敬拜讚美沿路相隨,等到約櫃被安置在大衛的帳幕,他立刻被指派擔任守門者的工作;比起其他的守門者,已經有三個月事奉經驗的俄別‧以東絕對比任何人都來得駕輕就熟。而在先前運送約櫃的過程中,藉由俄別‧以東的參與,大衛王的內心可以更加篤定萬無一失。

我們從歷代志上廿六章15節知道,進入耶路撒冷的俄別‧以東帶領全家一起投入守門與看守府庫的事奉。

全家一起投入聖殿事奉
所謂的「守門者」,是指擔任聖殿守衛的事奉,他們必須時刻儆醒、嚴陣以待。在所羅門尚未建造聖殿時期,守門者負責看守大衛帳幕內的約櫃,確保不會有閒雜人恣意闖入而遭到擊殺。看守府庫者,則需誠實自潔,避免監守自盜。

歷代志上廿六章4-8節為我們提供一幅俄別‧以東全家事奉的圖像:「俄別‧以東的長子是示瑪雅,次子是約薩拔,三子是約亞,四子是沙甲,五子是拿坦業,六子是亞米利,七子是以薩迦,八子是毗烏利太,因為上帝賜福與俄別‧以東。他的兒子示瑪雅有幾個兒子,都是大能的壯士,掌管父親的家。示瑪雅的兒子是俄得尼、利法益、俄備得、以利薩巴。以利薩巴的弟兄是壯士,還有以利戶和西瑪迦。這都是俄別‧以東的子孫,他們和他們的兒子並弟兄,都是善於辦事的壯士。俄別‧以東的子孫共六十二人。」

從俄別‧以東為兒子們的命名,我們可以看到他對上帝賜福的回應。例如,長子示瑪雅是指「被上帝聽見」,約薩拔及拿坦業都有「上帝賞賜」的含義;約亞跟亞米利的名字意指:「耶和華是兄弟」、「上帝是我的親人」,這使人聯想到俄別‧以東與上帝之間的親密關係。

以薩迦跟毗烏利太的意思分別是「有價值」及「事奉」,似乎表達出俄別‧以東對他們家族承接神聖委任深感榮耀尊貴。

撒母耳記下六章11節與歷代志上十三章14節曾記載約櫃在俄別‧以東家的期間,上帝賜福給他,以及他的全家。

雖然經文沒有提到耶和華「賜下何福」,但歷代志的作者最終讓我們看到─俄別‧以東有八個兒子,都是「大能的壯士」,他們的後代子孫都是「善於辦事的壯士」─他們是既尊貴又有才幹的人。終其一生,俄別‧以東的子孫已多達六十二人!

渴慕與神同行的心更寶貴
盡忠職守的俄別‧以東,後來成了「最佳守門員」的歷史典範。南北國分裂時期,北國君王約阿施打敗了南國亞瑪謝之後,進入了耶路撒冷,然後「將俄別‧以東所看守上帝殿裏的一切金銀和器皿,與王宮裏的財寶都拿了去,並帶人去為質,就回撒馬利亞去了。」(歷代志下廿五章24節)。

上述描述著實令人困惑,因為距離南國亞瑪謝王的時代,哥轄族的俄別‧以東早已是兩百年前的「古人」。可是,他的名字竟再次被提起,並沒有在歷史長河的淘洗中被人遺忘。

原來,那位讓南國猶大遭禍,使俄別‧以東當年忠貞看守的器皿被奪的亞瑪謝,竟是一個跑去敬拜以東偶像的愚昧君王(歷代志下廿五章20節)。歷代志的作者似乎藉此對比,那個名字叫「以東僕人」的俄別‧以東,因敬畏真神而帶領全家都成為事奉上帝的大能壯士。反之,那個名叫亞瑪謝,意指「耶和華是強有力的」君王,卻因悖棄真神轉去敬拜以東的偶像,而在仇敵面前失能仆倒(歷代志下廿五章27節)!

雖然,好名字讓人帶著前程似錦的盼望,也激勵人活出名符其實的特質,但是渴慕與神同行,讓聖靈潛移默化在我們心中,才是命運被主改變,生命不再蒙塵的唯一途徑。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