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如燭,融化我心

3715-large
禱告就是要禱告到心中充滿了愛與光,禱告中的對象都變成我們無條件去愛的時候,就是甘心「不照我的意思,而照父的意思」的時候才可以停止禱告。

【顧美芬(中華信義神學院兼任老師)】有一段時間,我喜歡點隻蠟燭安靜在神面前。看著蠟燭融化,好像心也柔軟平靜了。在我學習關於禱告的過程中,有以下的體驗:

一、用感官操練幫助禱告

替人代禱的時間是看不見的,有時把融化的蠟收集在瓶子中,很想給朋友看說:「瞧,我為你禱告的時間在這裡!」

又有一段時間,我抄寫經文中喜歡的金句,一面代禱,一面製成書簽,送給需要安慰鼓勵的朋友;再就是一面走路運動,一面為自己或為人禱告。運動結束,憂慮已卸給主,就可以開始輕鬆地面對困難,重新出發。

以上種種,都是我試用身體的感官,來幫助我操練禱告。因為跪在床前不久就累了,或心思不集中了。而眼睛注視蠟燭或手寫經文,或身體運動,都可以幫助我集中注意力在基督身上。

集中注意基督的操練

二、用心思操練幫助禱告

另一種是心思的操練,像衛兵站在哨崗上,守住自己的心門,不讓「不信的惡心」佔據我的頭腦與理智,而讓「神很愛我」的喜樂思想充滿心中。

每次當我信心軟弱,失去喜樂時,我就用聖經神的話提醒自己「是神所愛的」,我要因此喜樂,神也會因我喜樂而歡呼,正如西番雅說:「耶和華-你的上帝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西番雅書三章17節)我們的神會因我們喜樂而歡呼,換句話說,也會因我們不喜樂而憂心。

三、最情詞急迫的禱告

有時很憂傷,說不出話來,我就相信聖靈用說不出的嘆息替我禱告。

或許是在開車時,就可以在車中盡情大聲呼喊。特別是前往服事時,一面開車,一面為等一會兒要聽神話語的人禱告。

最情詞迫切的禱告,就是接到遠方兒女的消息,有特別的需要,或出了什麼差錯,我無法飛到千里之外,只有大聲呼求孩子的主、那位比我更愛孩子的父,保守孩子十分平安,度過難關。

無條件順服天父旨意

我又思想聖經紀載約伯經常為兒女獻祭,他說:「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棄掉上帝。」(約伯記一章5節)我們現在不用為兒女獻牛羊了,我們要用感謝為祭獻給神,常為兒女祝福,而不只有懇求與抱怨,好像神給我們的賞賜不好,好像神賜的產業只是麻煩。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詩篇一二七篇3節)許多父母情詞迫切的禱告都是在孩子出事的時候,不是怕兒女得罪神的時候。

四、禱告到什麼時候?

心中憂傷的父母活在暗夜中,什麼時候才看見清晨的曙光可以停止祈求了呢?當然,兒女考上學校、有工作了、結婚了…,這些具體目標達成就可以停止這類的祈求了;但對於不會很快有結果的禱告,對一直不肯悔改的兒女,經常讓父母傷心的兒女呢?父母要禱告到什麼時候?

一個猶太拉比的故事說到:拉比問學生,「怎樣算是黑夜已過黎明來到?」一個學生回答:「在你分得清楚遠處是狗還是羊的時候!」;另一個學生則表示:「在你分得清楚遠處是無花果樹或桃樹的時候。」拉比說:「不對,黎明是在你看著男女的臉,看見他們變成你的兄弟姊妹的時候,不然就還是黑夜。」

是了,我想禱告就是要禱告到心中充滿了愛與光,禱告中的對象都變成我們無條件去愛的時候,就是甘心「不照我的意思,而照父的意思」的時候才可以停止禱告。

我看著蠟燭融化,好像滴下的眼淚,哀這世代父母對兒女的心思,不像約伯,也不像西番雅,既少為兒女能敬畏主不犯罪而禱告,也不體會主喜悅我們到會因此歡呼的程度。

願主挑旺我們的燈芯,以基督的心為心,用神的眼光看孩子。願我們的禱告,雖如燭火微弱,也許不能照亮別人,但能融化我們自己的心。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