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週刊悲劇 真的是宗教問題嗎?

113-large
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外觀。(照片來源:flickr,Brigitte Djajasasmita提供)

【特約記者方仁宏╱編譯】

發生在巴黎的槍擊事件,引發更多宗教與公民社會關係的討論。在法國,法律凌駕一切,甚至宗教與民俗之上;從法國立法禁止女性使用回教面紗可見一斑。查理週刊的記者可以在法國通過這項禁令時感到高興,乃是因為他們在法國,因為他們不是在德黑蘭或喀布爾。然而現在在這兩種不同的世界碰撞下,產生了悲劇。

 

兩個世界碰撞的悲劇

一般立即的反應,可能會怪罪宗教;然而根據英國「雷皮鐸媒體」(Lapido Media,促進宗教與社會包容為主旨之媒體)的立場,認為我們不應逃避現實,避而不談。雷皮鐸創辦人泰勒女士(Jenny Taylor)接受訪問時表示:「你的信仰不在你所說的話,乃是在你所做的事上。如果你以上帝之名射殺無辜民眾,那就是宗教行為,你無法否認。」

 

而一份由雷皮鐸與英國開放大學(Open Universaty)共同提出的報告顯示,「宗教」在衝突中扮演的角色是矛盾的─無論是促進安全或帶來威脅。該報告《宗教、安全與全球不穩定性》,認為宗教總是被媒體描述成為世界衝突的起源,然而現實的狀況乃是,宗教被操作、「與其他因素串連」。

 

報告中認為,西方世俗觀點認為,宗教是個極端主義的問題,而在以伊斯蘭為名的武裝組織之暴力犯行中特別凸顯。然而這樣的態度沒有幫助也不負責。

 

肯特大學從事非洲與中東事務研究的教授魯尼(Caroline Rooney)強調,與其歸咎宗教是全球安全威脅的原因,不如認定宗教是與政治、文化、地域根源衝突有別的「競爭力品牌」。

 

「我們在參與研究中認為,宗教本身很少成為安全威脅;問題常發生在宗教與其他因素連結時,特別是政治。在極端的情況下,邊緣化或感到不平衡的個體,受到宣揚暴力的社群規範刺激,『宗教』可能就為他們提供了虛假的合法性。」

 

當人們對於宗教信仰、神學思想與意識形態之間的複雜性缺乏認識,在學術與政治圈大量的報告中,具關鍵影響力的細微處經常被忽略。

 

宗教也可能是解決問題關鍵

英國國會各黨委員會的主席、國會議員葛蘭(John Glen)參與「全球不穩定」討論時表示,「宗教」與「安全」問題,必須放在同一個論壇討論:「我感覺有些事物刻意簡化、避開與宗教一起討論,比方說疏離感、民主逆差或選舉權無法普遍落實等問題。」

 

「將問題歸咎神學或宗教信仰的誤導比較容易,但要在更複雜的交互影響做討論─仇恨和認同在極端狀況型塑一個行為者的動機,是更為困難的。」

 

在滿室國會議員與學者專家前,葛蘭議員強調必須具備更多宗教素養與對世界衝突的「智能分析」:「我們在此乃是因全球不穩定,而我們最大的挑戰,是對於宗教的認識不足。」

 

他說:「許多政治人物不理解宗教與不同社會背景交互作用的關係,隨意的說出觀點;將宗教與安全的關係簡化,並未全面且公平地看待已存在的事實。」

 

開放大學的宗教研究所教授沃爾夫(John Wolffe)則表示,媒體在社會中的宗教教育工作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他認為這個議題的討論應該要更充分,並需要更多細節的對話。

 

他說:「危險想法與暴力行為間,沒有簡單的邏輯並答案可循。許多人對於伊斯蘭教的認識乃是西方媒體之描繪,但伊斯蘭極端主義乃是獨特的思想體系,不應與傳統的伊斯蘭教混為一談。」

 

泰勒表示,巴黎恐攻主要兩名槍手是在伊斯蘭極端主義的驅策下行動。雖然宗教也佔有部分因素,但宗教也可能是解決問題的關鍵。她說:「我們有個很重要的機會來證明,愛的力量比死亡更大。」(來源Christian Today)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