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談心室》誤點

175-large

【玎樵】

2013年聖誕節前兩天,我徘徊在芝加哥機場第三航廈的登機門前,步履蹣跚地在滿滿的候機室找個位子坐下,全身顫抖地把速食店剛買的熱湯放在腳邊。心臟因為一陣瘋狂的奔跑還沒抓到它該有的節奏,但手上拿到新換的登機證,終於讓心稍稍喘息。

機場狼狽狂奔  就為那班飛機

趕飛機是很常見的事情,尤其是在大雪紛飛的美國中西部,航班常常延誤,就要讓乘客們在航廈裡拉著行李以跑百米的速度轉機。只要一班飛機延誤,就會導致整個航空網絡如骨牌效應的當機。

這次旅程,因為大雪而導致第一班飛機延誤,原本的轉機時間從三小時變成零,我要轉的飛機就在上一班降落時,在跑道上排隊下一個起飛。我不認為會來不及,還是決定趕趕看,一下飛機便狂奔。當然,還是沒有趕上。心急如焚加上沒命地跑步,一陣劇痛從胃裡上升,乾咳不斷,暈眩不止。

輾轉好不容易找到了負責的航空公司櫃台,穿著制服的高雅中年婦人看起來要準備下班了。我一向以女強人自居,不掉淚也不動怒。特別是這種事情,不是客服人員的錯,罵他們既沒有用,也對他們很不公平。但那或許是我向客服人員唯一的一次崩潰。

我的喉嚨因為一陣激烈的乾咳而沙啞,頭隱隱作痛,哀求她幫我找最快的一班飛機。這種心急的旅客他們應該見多了,除了禮貌的罐頭回應,她沒有多說什麼,但靜靜迅速的作業,不知為何平撫了我的情緒。

最後,她拿了兩張登機證給我,說剛好有人取消,我可以補上下一班飛往英國的飛機。「親愛的,聖誕快樂」,她微笑地說。我滿懷感激地跟她道謝,往登機門走去。

成長路上  平行線終於有交集

這是個延誤多時的旅程。

九年前,我和他都還是高中生,在團契聯合聚會認識。我記得他是個熱心服事、像一個小大人般的學弟。多年來,我們甚至都在台北念大學,沒有很多的談話,只偶爾在暑假營會、我們在台北寄居的教會、曾經一起參加的合唱團碰面。

我知道他是個琴藝精湛、多才多藝的人,心中有許多理想抱負,也有成熟的信仰和愛主的家庭,符合我的「理想條件」。雖然不是非常認識,又有上下屆不同校的隔閡, 似乎沒有什麼機會多聊,但我心裡決定,如果有一天他要追我,我會說好。

多年後,我們都離開了那亞熱帶的小島,我在美國念博士班,他在英國繼續實踐他的音樂夢,仍然各過各的生活。2013 年暑假,我放下了學業,決定走回去完成小時候的夢想,考上音樂所,重新開始彈琴,也順便更新了在 Facebook 的教育狀態。

「學姊,所以妳現在正在念音樂?」

那年初秋,他出其不意的寄來一封訊息,很驚訝我改行,我們也就此聊了起來,然後越聊越讓人覺得不對勁。我暗示自己過去受慢性曖昧之害不淺,他也很靈通的接收到了。

兩週後,我第一次遇到有人跟我告白,而且是問了輔導、爸媽之後,把進入婚姻還有不再聯絡的兩種極端可能性都賭上的那種。我們經過一個月的禱告與向父母徵詢同意後,正式開始交往。後來我也發現,高中時只要留長頭髮又會彈琴,就會給人留下印象,只歎我是學姊,所以他認為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按部就班外的驚喜

我是一個凡事照規矩、按部就班、無比理性的人,甚至對於上帝的工作方式,我潛意識上都有既定的預期。對於感情,我以為應該會有在團契認識一兩年,在輔導關心下分開禱告幾個月,一起念幾本書後開始以婚姻為前提交往,然後接受輔導的持續關心,有問題的時候有輔導介入等程序。

然而,上帝竟然給了個非常網路小說式的開始,不浪漫都不行。但或許對我這種理性、效率至上的人,只有這樣不得不浪漫的開始,才可以變成一個像是在談戀愛的人。我們都開玩笑說,如果別人有一樣的故事被我們知道了,我們都會覺得,他們在搞什麼?算是上帝的幽默,將了我們一軍。

在美國的基督徒圈圈中常會聽到一句話“Don’t put God in a box.”直譯就是,別把上帝放在盒子裡。我們常常把上帝放在盒子裡,預設、限制祂做的事、怎麼做事。另一句諺語“thinking outside the box”要往盒子外想,意思就是要跳脫既有的架構,發揮創意。上帝做事,就常常是在盒子外、我們想不到之處,超乎我們所求所想。

鏡頭回到芝加哥的候機室,是我要橫渡大西洋的旅程,像見筆友般地,去見那個多年不見、後來變成我男朋友的人。

上帝啊!明明高中的時候過個橋就可以到他家,大學坐兩個捷運站就到他學校,為什麼偏偏要讓我們隔一個大西洋的時候在一起?我會繼續等待上帝做新事,模塑我心裡的盒子,體貼祂的心意!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