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旦:伊拉克基督徒難民80人用一間浴室

181-large
暴風雪一月07日襲擊中東,圖為安曼Za’atari難民營帳篷傾倒的景象。(照片來源:LWF / J. Pfattner)

【特約記者方仁宏╱編譯】

在「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不改信伊斯蘭教則死的強制政策下,許多伊拉克的基督徒被迫逃離家園,雖飽經風霜,但仍有一個已在約旦的天主教會暫住家庭,仍宣告倚靠信仰堅立。

 

教會大廳成臨時避難所

現年47歲的外科醫生達伍德(Imad Ibraheem Daood)表示:「此時的我們,每天幾乎都到教會禱告,我們仍倚靠信仰堅立。」達伍德在去年十月底受訪時仍宣告信仰:「我們失去了很多東西,但是我們沒有失去信仰與盼望。」他的兒子,年僅13歲的尤瑟夫接著說:「我們相信神!」

 

達伍德的家在巴特拉(Bartella),距離伊拉克的基督徒大城摩蘇爾(已遭IS佔領)約十餘英里的路程。女兒瓦倫丁是個精力充沛的小女孩,她說原本溫暖的家像是個「宮殿」。

 

如今,達伍德一家人住在約旦首府安曼的聖母蒙召亞美尼亞天主教堂,教會的大廳成為臨時避難所;五六個家庭的人口,居住在狹小的臨時隔屏空間中,給予勉強的隱私。五顏六色的床單,加上簡單的節日裝飾,勉強將這裏佈置成有一點家的感覺。雖然他們淪為難民,但仍儘量維持環境整潔與置物空間秩序,這是他們僅存的尊嚴;而這80個人僅有一間浴室可用。

 

達伍德太太表示,大家每週僅能洗澡一次至多兩次;身為醫生的達伍德也表示,狹隘的空間下,若有傳染病便會快速傳播,且食品供應有限,大部份時間是沒有晚餐可以吃的。

 

年長者在教會外面玩雙陸棋打發時間,甚至有個長者把假牙拿下來微笑,討小朋友的開心;年輕人則協助教會粉刷牆壁。

 

達伍德廿歲的兒子艾巴德向記者介紹另一位青年馬里歐。馬里歐的父親是警察,在2006年一場針對位於卡若達的敘利亞人救贖聖母天主堂所發起之炸彈攻擊中身亡,當時他正在執行救援任務。該教會自2004年起便飽受恐怖攻擊。馬里歐對於自己的父親能夠因信仰且因公殉職感到驕傲。他說:「我與爸爸常常為情勢能夠穩定禱告。」

 

馬里歐與母親在九月10日離開伊拉克的家,前往約旦接受天主教明愛基金會的協助。截至去年十月底,明愛基金會已經協助2000名伊拉克基督徒透過伊拉克北部庫德族區域進入約旦尋求協助,將這些民眾安置到天主教會或協助其租屋安頓。

 

總部位於美國的明愛,已募集35萬美元資金挹注進入約旦教會,協助伊拉克人民安置工作。而約旦當地無論基督徒或穆斯林,都樂意接待自伊拉克民眾,約旦王儲哈山王子也前往部分教會探視。

 

大舉逃亡  多次離鄉

達伍德表示,面對IS的強迫態度,到避難所接受協助,比住在自己家還安全;雖然他對於各界協助表達感謝,但顯有努力空間。IS勢力正在擴張中,達伍德表示,其所到之處,已導致百萬人民流亡,若未信奉伊斯蘭遜尼派的教導,就要繳交高額丁稅,否則只有流亡一途。他說:「情況越來越糟,對基督徒尤甚。」

 

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後,已造成當地基督徒大舉遷徙;隨後美軍撤離,更引發大舉逃亡潮。達伍德也曾經帶著家人多次離開家園又返鄉,但去年八月的那次離家,則是前所未有的經驗。原本伊拉克政府與盟軍部隊誓言保衛家園,但事實是人民被留在槍林彈雨下,部隊撤退。原本誓言捍衛家園的部隊,也無法保護民眾。就在IS部隊進城的一小時內,達伍德必須當機立斷馬上離家,否則後果堪慮。

 

隨後的大逃亡景象,是前所未有的流亡經驗。走不了的老弱婦孺殘疾者,只能夠在街道上無助相望;所有的車輛都傾瀉而出造成道路壅塞,60公里的路程走了五個小時,且爆炸聲此起彼落,戰鬥之中,人民命在旦夕。

 

達伍德表示,2003年以前,各宗教族群的民眾和平相處,戰爭開始後,基督徒與穆斯林已無法和平相處,而現在的IS,達伍德形容其為:「他們心中只有自己的想法。」他已經放棄了回家的念頭。

 

達伍德盼望美國政府能協助他的家庭,若可以,他願意到新的國度重新生活。當他對記者說出自己的願望,兒子搶著說:「許一個新的未來!」達伍德則憂鬱的表示,在臨時避難所是沒有未來的。約旦不僅接待了數以萬計的伊拉克人民,更提供140萬敘利亞難民臨時避難所,然而這些在中東地區日漸增加的難民潮,仍需更多西方國家用更積極之作為給予協助。(資料來源:Catholic News Agency)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