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荒野 走出生命的荒蕪─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極限挑戰之旅

357-large
女主角雪兒透過93天獨自在太平洋屋脊步道這段充滿挑戰的旅程,學會接受自己曾經破碎不堪的生命,接納人生無法避免的難題與意外。(圖片提供/傳影互動)

【胡慧馨】

對一位在道德底線下過活,失去一切向上意志的女性而言,什麼力量可以讓她找回最好的自己,走出生命的荒蕪呢?

 

改編自雪兒.史翠德(Cheryl Strayed)《Wild》一書的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帶領觀眾跟著26歲的雪兒,走過當時摯親驟逝的失落、憤怒,無力信守婚姻的懊惱、愧疚,周旋不同男人臂膀的慾念迷惘,及沉溺毒品的糜爛、墮落;為了脫離心中無法承載的寂寞孤獨,她透過93天獨自在太平洋屋脊步道這段充滿挑戰的旅程,學會接受自己曾經破碎不堪的生命,接納人生無法避免的難題與意外。

 

母親驟逝  無法走出悲傷

這趟挑戰人性恐懼極限的步道之旅,雪兒體會到:面對失去的心碎是一種勇敢;接受一無所有是一種勇敢;完成目標是一種勇敢;原諒自己曾經的失序也是一種勇敢。

 

當她超越孤立無援的恐懼,克服無時無刻想放棄的衝動時,走完1100英哩荒野山脊的毅力與堅持,讓她終於有信心擺脫過去,「感覺自己不會再跌回過去的深淵」。

 

對雪兒而言,生命像張變化莫測的臉,讓人措手不及,毫無退路,無從選擇。幼年父親酗酒、喜怒無常的個性,對她與母親的暴力相向,是她心中永遠難以抹滅的陰影。好不容易倉促逃離動輒施暴的父親,但艱困窮乏的生活,讓她像個憤青,不時質疑、批判始終懷抱熱情、享受生活、熱衷學習的母親。

 

不可諱言,在單親家庭成長的她,朝夕相處的母親樂觀進取的個性,曾是灌溉她成長茁壯,積極面對人生,力爭上游的養份,但當母親在45歲罹癌驟然過世後,雪兒以母親為宇宙中心的世界倏然崩解,對神,對生存的意義完全失去信念。

 

墮落沉淪  如何找到出口?

頓失依恃的她,就算有愛她的丈夫保羅,和至親手足相伴,還是無法填補失去摯愛後虛空寂寞的心,以致開始過著沉溺性愛和毒癮的生活;明知自己的脫軌行徑與母親對她的期待完全背道而馳,但徹底掏空的心,讓她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直到深愛她卻無法改變她的丈夫選擇離開,直到懷著難以確認生父是誰的孩子,直到幫助她的友人都對她心灰意冷、憤怒難平時,雪兒終於驚覺,她原是認真過活的人,為何沉淪到自己都難以置信?

 

雪兒更想起,母親離世前一再談及一生為現實所困,始終無法作自己的遺撼,無法掌握自己生活的悔恨,讓她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意義。

 

究竟在混亂墮落的生活中,她要如何才能找到新生的出口呢?如何克服心中無底的虛空寂寞?她要如何才能去除對性慾、藥物難以言喻的依賴?要如何才能在萎靡頹廢的生活中,發掘出最好的自己,再度成為母親心中「更有教養」的女人呢?

 

終於,她決定去做一件超越勇氣的事─隻身跨越太平洋山脊,獨自走過1100英哩的山間步道。

 

千哩步道獨行  喚醒自己

對雪兒而言,這是一趟喚醒自己的旅程。太平洋屋脊步道是一條連綿的荒野步道,從加州的墨西哥邊境,沿著九座山脈的山脊,一直延伸至加拿大邊境。這條路線的直線距離大約是一千英里,但步道本身的長度卻超過兩倍。太平洋屋脊步道途經國家公園、荒野地區,也穿過聯邦、部落和私人擁有的土地;還跨過沙漠、山脈、雨林,河流與公路,多數地方人跡罕至。

 

每個生命都是由無數個選擇堆疊的探索歷程。既然是探索,難免在茫然不確定中犯錯迷失,身陷險境。就像雪兒踽踽獨行在空無一人的荒煙漫草、一望無垠的沙漠、崎嶇高聳的巨石及雲深不知處的林間時,必須注意隨時出沒的毒蛇、猛獸攻擊,克服心中對暗夜的恐懼,對抗大自然變化的無常,忍受食物不夠,飲水不足的困境,甚至是旅途中異性的騷擾,才可能躲過一次次的險峻。

 

在許多必須獨自面對真實內在的白日與夜晚,雪兒藉由回憶母親對她正面與負面的影響,她發現內心無法接納對「現實」的憤怒,與生活的「孤寂」,是造成她行為脫序的原因,所以當她願意徹底臣服於自己的人生,從野放獨行中學習「接受」發生在身上的一切難題時,例如「必須接受時數的事實、哩數的事實、夏天的事實、人生的事實…」時,她體會生命的過程有時就像行在荒漠中,多少得面對無法逆料,難以預期的危險,每個人能夠掌握、擁有的其實就只有當下,「其他所有的事就會跟著退讓幾分。每踏出一步,就會引領我踏出下一步,下一個真相也跟著揭開。」

 

人生探索的目的,就是尋找屬於自己的標準答案。讓雪兒找到答案的力量,是母親生前對她的期許與愛,而讓她超越過往,繼續向前的動力,是她終於走過悲傷的彼岸,對人生有深切體會:「我們全都會受苦、我們全都會心碎、我們全都會有難題,它們是人生的一部分。」

 

壯遊之旅  克服內心恐懼

人生的歷程不也彷若在充滿未知的山脊中行進,朝著目標終點而行。只是有人因為恐懼,選擇早早放棄。有人因為沒有其他選項,只能將錯就錯,或順勢而為。有人雖然勇往前行,但途中狀況不斷,壯志未酬。有人克服難題,順利達陣。不過,無論結果如何,所有的過程都要與猶豫、恐懼、孤寂、困境、危險搏鬥,也會看盡每個人在滄茫的荒漠中,真實呈現的本質。

 

這趟旅程代表的意義在哪裡呢?與其說雪兒的壯遊之旅,是帶領她「找回最好的自己」的關鍵,不如說在她隻身無依的一路獨行中,克服人性深處害怕被遺棄(被父親、被母親、被上帝)、被孤立的恐懼,體會人可以非常「簡單」的生活時,就有能力掙脫外在癮慾的掌控。

 

所以雪兒一旦放棄,就等於放棄未來。當雪兒不再受「癮慾」控制之後,就可以聞到混合草香的空氣在她鼻尖飄散,在目的地「眾神之橋」(Bridge of the Gods)遙望遠方的山景,讓天空的藍緊緊將她擁抱,重新迎向新的人生。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Wild

上映日期:2015-01-30

級  別:輔導級

導  演:《藥命俱樂部》尚馬克瓦利

演  員:《特務愛很大》瑞絲薇斯朋、《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蘿拉鄧、《新聞急先鋒》湯瑪斯薩多斯基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