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藤之死 敲下戰地報導警鐘

379-large
後藤過世後,記者友人不希望網路只剩下他遭俘遇害的影像,主動在網路分享後藤在戰地留下的採訪身影。(來源:Goto Kenji臉書)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

日本自由撰稿記者後藤健二的不幸死亡,點出當地新聞圈長久以來所面臨的困境:在衝突地區採訪報導的新聞工作者,究竟應當承擔多少風險?

 

外務省多次勸阻記者避烽火

後藤健二在1996年成立一人新聞社「獨立媒體」(Independent Press),專職偏遠戰亂地區的新聞工作。當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日本外務省多次勸阻記者避開烽火區,但後藤是少數反抗當局警告而持續工作的記者。

 

後藤的媒體朋友們中,不乏在中東及其他地區報導內戰的記者,認為後藤是非常少見的戰地記者,因為他所堅持的報導題材向來是在戰爭下掙扎受苦的普通公民,而非在前線廝殺的軍人。

 

位於紐約的日籍電影製作人西田拓表示,後藤相當與眾不同,他最主要的關懷總是在人性基本面,或者戰事中普通公民的遭遇,並以「獨一無二」來形容後藤健二。由於他曾參與NHK的紀錄片製作,與後藤結識、共事,並在後藤遭綁架後於社群媒體發起「我是健二」的聲援活動。

 

西田認為,儘管後藤的死將對戰事報導的風險敲下一記警鐘,無論如何,記者都不應因此而自衝突地區中卻步。「即使在今天,媒體對戰區的種種現實仍是報導不足。倘若又因後藤之死而停止,這些故事將永不見天日。」

 

在後藤遭到斬首的影片公布後,日相安倍晉三以前所未有的強硬姿態譴責恐怖主義,正因如此,自由攝影記者豊田直巳認為此時社會格外需要有戰亂中平民的報導。

 

記者真實報導化解仇視

豊田曾在1996年於約旦與後藤共事,他認為後藤之死將使記者肩上承擔更多化解對穆斯林國家偏見的重責,透過他們對無辜平民的真實報導,才能幫助日本人了解多數平民並非好戰份子,無法一概而論,否則在目前氣氛下,日本民眾恐怕會對該區平民產生誤解及仇視。

 

的確,先前已有許多主要媒體不再報導當地衝突,後藤之死更使派遣記者進入危險地區的阻力升高。當時在伊斯蘭國提出人質交換的期限截止前,許多駐紮在中東的日籍記者開始往靠近敘利亞的土耳其邊境撤離。隨後日本外務省將邊境區域的警戒升高到「立即疏散」。但不顧警訊依然派遣記者的朝日新聞,後來遭到保守派的同業,包括讀賣新聞及產經新聞的嚴厲批判。

 

然而豐田十分支持朝日新聞的決定。他認為:「每一位記者,包括日本主流媒體的新聞從業人員,都應該有權替自己決定是否要進入衝突地區。」西田也同意:「即使政府反對,但不代表記者應當就此放棄信念。」

 

一位親近後藤的友人,也是自由撰稿的戰地記者安田純平認為,倘若記者喪失自己的判斷,新聞精神也就蕩然無存。「那些認為戰地報導可有可無的人,在相當程度上放任政府為所欲為。公民一旦放棄作主的自由,無異於放棄了民主制度。」

 

教會群體支持和平主義政策

後藤的友人,同時也是自由撰稿記者的前田利繼擔憂,日本的新聞環境恐怕會在後藤遭遇不測後受到傷害。他提到,由於後藤認為日本長久以來是和平主義國家,也未曾參加空襲,因此日本人的身分具有特殊便利,能讓他深入連英美記者都卻步的地區進行採訪。他誠摯希望:「後藤做為記者的真誠,對報導內容人道面的重視,能對其他記者有所啟發。」

 

除了同為記者的友人能夠認同後藤以外,聖學院大學神學教授,同時也是惠約宣教教會的創辦牧師藤原淳賀教授認為,即便有少數民眾認為後藤的行動過於冒險,但多數民眾仍能了解這類工作的必要性及後藤的使命感。基本上,日本的基督教群體都支持國家的和平主義政策,也認為主內弟兄後藤的工作能夠創造和平,有其重要性。

 

由於多數日本基督徒比一般民眾反對國家主義及暴力,對於安倍政府朝向國家主義及軍事的傾斜較無法認同。藤原教授認為基督徒應當創造和平,但也應靈巧像蛇,並向政府提出不同方向的建言。(來源:The Japan Times;christianitytoday)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