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義雄:用愛化解對立 大家同蒙其利

634-large
蘇義雄長老(左二)年輕時到山地佈道(蘇義雄長老提供)
「多年來台灣因為『國家認同』產生的族群分裂,對台灣帶來極大的傷害,不但經濟發展停頓,教育也產生很大問題。」南京東路禮拜堂蘇義雄長老受訪表示,我們是否可以拋開過去存在的狹隘觀念,而以國家全民利益來作利基點,不但自己好也讓別人好,用愛來化解對立,讓「大家都贏」。
曾經是白色恐怖受害家屬的蘇義雄長老認為,我們不能繼續活在悲情中,應為今日而努力,也不要為個人私心,讓歷史悲劇重演。
同為今日努力 不讓悲劇重演
本省籍的蘇長老年幼時,父親擔任看守部長(如現在台中監獄的看守所所長),當228事件發生時,不同族群間人民對立嚴重,於是他父親辭去所長職務,轉為承包監獄的印刷工作。
在監獄當管理員的舅舅,曾被日本人抓去南洋當兵,認識一位林姓同袍。民國四十一年初農曆年前幾天,舅舅在路上遇到這位林姓同袍,就接待對方到他們家住,因為他們家比較大,他父親也沒有想到要去報流動戶口。直到大年初七上午,警備總部到他家搜索,當時才小學六年級的他,回到家裡已經面目全非。原來他們接待的是台共負責人謝雪紅的得力助手,他父親和舅舅因而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
蘇長老說,在當時的背景下,政府對中共的政策是「寧枉勿縱」,窩藏匪諜與匪同罪,後來政府政策改為「勿枉勿縱」,到後來才變為「寧縱勿枉」,這也是大時代的悲劇。
父親被關期間,全家活在恐懼的陰影,他從小學六年級,到大學畢業後服完兵役,在學校當助教,這十三年,正是他青少年成長過程。蘇長老回想當時心裡的憤怒無可言喻,他在高三時曾與派出所所長吵架而被抓,後來被母親的朋友保釋出來。所幸大三信主,就不再有暴力傾向。
總統府於2004年七月14日舉辦的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音樂會暨回復名譽證書頒發典禮,當時擔任中興大學統計系主任的蘇義雄,被推選為領取證書代表。他的感想是「可以原諒不可忘記」。他說,當時共產黨的滲透力已經進到台灣,執政者為穩定政局,只朝某一個層面去思考解決,是可以理解,但是「不可忘記」是希望「歷史不能重演」,任何執政者不能拿法律作為整肅異己的工具,而不是「不可忘記仇恨、傷痕」,否則就一直活在悲情苦毒,如同隨時都在提醒這道傷痕,尚未痊癒就一直把疤痕揭開,傷口永遠都在。
再思「誰是我的鄰舍?」
雖然父親被關十三年,但蘇長老的妹妹在教會認識的男朋友是外省人,父親也沒有反對他們交往結婚,因為同在綠島被關的不少外省人,也是父親的好友。他遺憾地說,現在還有人會情緒性地說「外省人滾回去」,來挑動省籍議題。
他早年到山地佈道,年輕的原住民曾問他「為何我們祖先不住在平地,而住在山區?」早期四、五百年前從中國大陸到台灣的漢族,把原住民趕到山上、連哄帶騙取得原住民土地,這些漢族在當時也是外省人。到底甚麼是外省人、本省人,不過是移民到台灣的早晚而已。
他認為,現在台灣的選舉還是很民粹,距離真正的民主還有一段距離。民眾為何會選這個人?即便這個人有黑道背景,但只要當地人覺得受照顧,就不會考慮對方背景。還有的人是被害家屬,用悲情出來競選,問題是他們的問政能力,是否真正為全民利益盡上心力?
基督徒信仰的核心價值是「榮神益人」,在「益人」方面要不斷思考如何使別人得到益處,而不是站在那個位子上考慮對自己能得到多少利益。蘇長老指出,很多問題不在於族群,重要的是誰執政?執行力如何?只要做得不好就下台,在不斷輪替下,才能在受監督下而不斷進步。
如何避免對立?他認為,要以愛為出發點。如同主耶穌的時代,當時猶太人、法利賽人和祭司長都排斥祂,他們認為要討神喜悅,就是遵行摩西律法,趕走異族統治者。但耶穌指彌賽亞的國度不在地上,乃在於屬靈的國度,祂還要門徒往普天下去傳福音。
聖經也教導我們要投入最弱勢族群的關懷,路加福音記載很多主耶穌如何關懷弱勢族群的例子,包括浪子回頭、尋找迷羊的比喻。他說,到底「誰是我的鄰舍?」聖經指的並不是同樣族群、政治背景或學術地位的人,乃是在有需要的人身上看到我們的責任,那些有需要的人就是我的鄰舍,完全是超越族群的分別。
如果基督徒不能從這些認識中跳脫出來,仍是停留在亞當「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以自我為中心與神隔離。現今所有問題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不用理性思考,而是用感性情緒性地去批判別人。
他也特別體會,華人民族致命傷「只會欺負自己華人」,被日本或韓國欺負卻不敢抗議。例如剛移民到美國的韓國人,如果沒有保險,當地韓國人用社群力量聯合起來與保險公司談判,讓老少移民得到保障,反觀華人移民到當地不敢生病,病情嚴重就回到台灣。
五黨所宗 有差異但可以融合
蘇長老提醒,當我們在教會談「公義使邦國高舉」時,我們的行為有沒有公義?如果連自己都沒有公義,如何和別人談公義?每個人都自認為是公義,到底「公義是我們自己的定義,還是聖經的標準?」或是為自身的利益而犧牲法規,還自認為公義。
很多事情經過大家討論,看到自己的不足,而不是我都對,對方全然錯,其中有很多灰色地帶,而這灰色地帶是「處理方法」問題,不能視為「絕對」真理。很多作法可以經過討論,怎樣的作法讓過程中傷害減至最低,完全是以愛的角度來化解對立,我不全然對,對方也不全然錯。
他常說:「南京東路禮拜堂是『五黨所宗』」,不論是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台聯黨和新黨的弟兄姊妹都有,也都可以融合在一起,教會也提醒大家在言辭上要理性。他說,民國卅八年從大陸撤退到台灣的菁英份子,啟迪知識,穩定台灣的政治經濟。然而近年來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國家認同」產生的族群分裂。
已故的李國鼎資政曾經說:「只要環境做好,投資者就會來。」以前雖在「極權時代」,可以全力發展經濟、制定法令,投資者就進來;現在走向民主,國家認同問題被政治人物挑動。就現實面,台灣貿易依存度與大陸密切相關,如果拋開獨立或統一,可否在許多合約上與大陸取得「雙贏」,因為不可能只有我們單獨獲利。
只有我好,國內外都出問題
他說,日本早期經濟發展,到東南亞全世界都是第一,也賺很多外匯,之後受到各國排擠,日幣升值造成通貨膨脹,發現「只有我好,在國內外都出問題」;後來日本把夕陽工業轉到外地,讓當地也能發展起來。
蘇長老期許,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幫弱勢國家做一些事情,讓更多人也可以賺錢;企業賺錢也要考慮如何分紅,讓員工同蒙其利;員工同樣思考如何讓企業永續經營,在各方面都能站立得穩。
蘇義雄長老指出,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必須用愛心去包容,如何改善現況,讓這塊土地更好,大家都將同蒙其利。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