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教會庇護傳統 德200教會收容難民

36861202德國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一場革命正在德國境內兩百多間教會悄然無聲地進行。這些包括新教及天主教的教會,收容了數以百計來到教會尋求庇護的難民,而警方出於對歷史傳統的尊重,不至於上門帶人,將之強制遣返。

幾世紀以來的古老傳統
據英國電訊報報導,位於德國法蘭克福郊區的新教教會米利暗聚會所(Miriamgemeinde)收容了來自阿富汗的梅第‧哥哈里(Mehdi Gohari)的一家四口。教會提供兩個房間供哥哈里、他的妻子及兩名子女居住,窗外有一小方屬於教會的綠地。一旦越過綠地以外的界線就可能被視為非法居留,遭警方逮捕遣返。

幾世紀以來,德國教會素有對逃亡者提供庇護的古老傳統,時至今日德國依然重視宗教傳統,因此雖然這類庇護並不被德國法律認可,哥哈里一家仍能在教會的保護下暫且安頓。

事實上,由於生活空間極度受限,32歲的哥哈里,他的妻子萊樂瑪‧莫哈姆第(Lailoma Mohammdi)、7歲的女兒胡西妮雅和1歲的阿里在某種程度上仍有如遭到囚禁。但哥哈里表示:「我衷心感謝這個教會。他們本不需要幫忙,卻還是義不容辭伸出援手。對教會而言,他們或許覺得幫助了一個家庭。但我要這麼說,他們其實拯救了4條生命—若算上還未出世的孩子,那就是5條人命了。」

德教會庇護400人備受壓力
在其他歐盟國家拒絕收容真正難民、情勢遇到前所未有的艱困下,據德國普世教會庇護協會(German Ecumenical Committee on Church Asylum)資料顯示,德國目前有222所新教及天主教會對411人提供庇護。

這些在德國教會的庇護尋求者中,大多數是所謂的「都柏林案例」(Dublin cases),之所以面臨遣返並非當事人本身的問題,而是因為基於歐盟法律規定,只允許難民向入境的第一個歐盟國提出庇護申請。但由於許多國家無法收容難民,造成許多難民,包括哥哈里一家,因為這樣的規定而陷入無解的情況。

以哥哈里一家為例,他們是阿富汗的少數什葉派哈札拉族(Hazaras),受塔利班政權迫害,並要求女兒胡希尼雅年滿13歲後必須嫁給塔利班成員時,因此舉家逃離阿富汗。他們第一個入境的歐盟國家是希臘,但當他們提出庇護申請時,希臘政府官員回答:「這不是我們的問題,請你們往別處去。」

接下來的整整6年,哥哈里一家在歐陸飄盪,尋找願意收容他們的地方。期間也曾待過荷蘭,並趕在被遣返前幾天,搭上公車逃往德國。直到2014年11月,法蘭克福郊區的米利暗聚會所出面了。

教會牧師湯瑪士‧沃茲(Thomas Volz)回憶當時的緊急情況,說道由於這些難民隨時會被遣返,他們從接到通知、決定收容,到完成準備只花了一天的時間。

收容房間的床墊是從沃茲牧師家裡運來的、床單是小組成員從廉價商店緊急購置的,連克難用的廚房都是在地下室臨時搭建的。至於淋浴設備只有教會旁的青年中心才有,必須衝過草坪才能過去使用。除此之外,教會還安排一組志工照料哥哈里一家的日常起居,並護送上學或購物。

一旦庇護尋求者在德國停留超過6個月,都柏林規章便不再適用,可由德國政府當局受理難民案件。

即便如此,哥哈里家的情勢也不必然樂觀。德國境內對移民及政治庇護的正反意見高漲。還有反伊斯蘭運動團體Pegida認為有些庇護尋求者其實只是受經濟誘因前來德國,應該將之驅逐出境。

此外,教會的古老傳統也備受壓力。由於接受庇護的難民人數日增,德國內政部長德梅奇埃近日已要求教會停止提供庇護,並比喻任何事物,即使是伊斯蘭教法都不能於凌駕德國法律之上。不過此言一出立刻引發外界強烈反彈,部長只好收回發言。但政府仍要求在6個月內通盤檢討教會作法。

哥哈里一家目前正在等待當局對他們政治庇護案件的審查結果。

假設最後結果不利哥哈里一家,沃茲牧師表示:「屆時,每個基督徒都必須自己下判斷。教會無法再提供庇護,然而我們也不會主動將哥哈里一家交給警方。」(資料來源:Telegraph)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