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非洲未來領袖鑄夢─Watoto事工創辦人Gary和Marilyn夫婦的生命故事

3687為非洲未來領袖鑄夢1
Gary與Marilyn夫婦獻身非洲福音工作卅多年,讓信仰之光在未來非洲領袖的心裏扎根。

文字/Connie 攝影/Kennedy

上帝從來不讓非洲缺乏陽光,與Watoto事工相遇的人都會發現,陽光不僅在受幫助的孩子們身上留下印記,也在他們心裏播下陽光的種子。

Watoto關懷兒童事工創辦人Gary Skinner和Marilyn Skinner牧者夫婦,為非洲未來領袖鑄夢,不僅拯救生命,而且致力於培育、重建生命。日光之下仍有苦難,但日光之上,卻有永恒不變的希望。

白人面孔 黑人的心
Gary的祖父母於1936年來到非洲宣教,Gary在非洲出生、成長,雖然有白人的面孔,內裏卻是「黑人的心」。

Gary一直都知道,他的一生同樣要在非洲服事。他的妻子Marilyn回憶說:「在向我求婚之前,他問我是否願意在非洲宣教?」七、八○年代的非洲籠罩在戰亂、貧窮的陰影中,對於一直在加拿大生活的Marilyn來說,剛到非洲的日子充滿了恐懼,「我不記得被偷、被搶多少次?家裏進了多少次賊?也曾經有人拿槍對著我們。」

在一次來香港的分享會中,Marilyn講述了剛到非洲的經歷。「剛到非洲三個月時,有一次Gary出門,只有我和三個年幼的孩子在家。有一幫人想要闖進我們的家,我們的房門只是木門,可是他們試了三個小時都沒有成功。我相信這是天使在保護我們的家。」

「我很想向Gary抱怨,他怎麼忍心把妻小留在這種地方。當晚我讀聖經的時候,讀到『即或有人聚集,卻不由於我; 凡聚集攻擊你的,必因你仆倒…凡為攻擊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我的心裏有一個聲音說:『不要怕,帶你來到這裏是有原因的。』」 Marilyn剖白道。

「最初,我和Gary說,等到教會有一千人的時候,就回加拿大,Gary同意了。等到真的到了一千人時,Gary說他改變主意,等到有五千人的時候就回去。等到五千人的時候,Gary又說等到有一萬人的時候,就離開非洲。等到真的有一萬人時,Gary和我說,『走,我們回加拿大。』可是那時候,我已經不想回去了。」話音剛落,Marilyn和Gary異口同聲說:「烏干達就是我們的家。」Marilyn已經在非洲生活了卅四年,今天,她仍然有足夠的理由恐懼,可是她說:「不是沒有恐懼,而是選擇信心。」

3687_為非洲未來領袖鑄夢

將虐俘場所轉為祝福之地
1983年,有一次Gary開車的時候遇到極惡劣的天氣,此時卻聽見上帝對他說:「在這個地方,你要流血、流汗、流淚,你要對我忠心,我的信實也不會改變。」風暴過後,天空中出現了一道彩虹,Gary看到彩虹的另一端在烏干達首都坎帕拉(Kampala)的市中心。他相信上帝要他在最中心的地帶建立教會,接觸這個城市、這個國家。

他們剛開始的聚會在一個叫「皇家酒店」裏、名為「水晶宮」的地方,Gary打趣說:「事實上,那個地方一點也沒有皇家的感覺,也不像水晶宮。」兩年後,有人介紹給Gary一個廢棄的電影院,能容納1700人。「當時,屋頂漏水、大屏幕裂開、座位也殘破不堪,但是我看到一個異象,就是年輕人在這裏敬拜。」

當時的烏干達正處於戰亂時期,軍隊佔用這個地方殘暴的對待俘虜,甚至將他們殺害。「我們為這個地方禱告了一年,可是戰爭的情況愈來愈惡劣;後來,駐烏干達的大使也勸我們離開這個國家。可是上帝告訴我:『不要離開,兩週之後,這個地方就是你們的了。』

兩週之後,我們就去問是否可以使用這個地方,後來政府權力更替,原本佔有電影院的軍隊離開,我們一直到今天仍然在用這個地方。」如今,Watoto教會每週都有六堂崇拜,有約兩萬多人前來聚會。

放下安舒 關心孤兒寡母
1980年代,教會人數已經不斷增長,Gary在事工上似乎已經苦盡甘來,但上帝不是要一個偉大的Gary牧師,而是要他的事工「做在最小的身上」(參馬太福音廿五章40節)。

當時,全非洲愛滋病感染率高達27%,烏干達有世界上最多的愛滋病孤兒。Gary回憶起Watoto事工的轉折點:「有一次,我去探望一個七十九歲的婆婆,她的丈夫已經去世,七個孩子中有六個死於愛滋病,剩下的最後一個也患有愛滋病。她有廿六個孫子女和她住在一起。她說她老了、累了、鋤不動地了,怎麼能照顧這些孩子呢?我就對她說:『不要擔心,我們幫妳照顧。』那時候,我意識到,我不能只牧養一間大的教會,而忽略了社區的需要。」

聖經中有一節經文提醒了Gary:「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各書一章27節)

Gary聽到上帝的聲音說:「照顧我的孩子。」「上帝不是說,去照顧那些孩子,而是說照顧我的孩子。我知道上帝指的是那些因愛滋病而變成孤兒的孩子們。」但Gary和上帝爭辯:「我對孤兒寡婦不感興趣,我要講道。可是我知道,上帝差遣我做的是上帝要做的工,而不是我要做的工。」

1994年,Watoto從牧養一間教會發展為關懷兒童的事工,上帝給Gary的異象愈來愈大。同時,上帝也對Marilyn說話。「我聽到一個微弱的聲音叫我sweetie(寶貝),世界上只有兩個人會這麼叫我,一個是Gary,另一個就是上帝。祂對我說,不要只留在安舒區,不要忽略更大的需要。」於是Marilyn展開關懷婦女的事工。

如今,很多女性重獲生命的尊嚴,她們服用了抗愛滋病病毒藥物以延續生命,還自己經營一些小生意,有自己的住處,能夠自給自足,有條件送孩子們去讀書。「她們和我一樣,也可以成為祖母。」Marilyn說起非洲婦女生命的更新,一臉欣慰。

培育下一代非洲領袖
Gary夫婦知道上帝託付的使命,就堅守到底。Gary堅定表示:「我其實從未想過放棄,從未想過回加拿大。上帝是為了Watoto事工創造了我,上帝把我差派到烏干達。」

非洲的兒童可能一出生就經歷難以想像的苦難,有些被父母遺棄成為孤兒,更有一些生下來就感染了愛滋病。Marilyn分享了如何向這樣一群無辜的孩子教導上帝的美善。她說:「世界從來都不公平,可是上帝永遠是好的。」
Gary夫婦見證了許多孩子雖然在苦難中成長,卻堅韌、勇敢。如今,Watoto有大約400名大學畢業生,還有大約400名在校大學生。曾經無助的孩子,有些如今已經是政府官員,推動社會改變。Gary說:「我生命的前卅年在預備,中間卅年是Watoto教會的故事。現在,第三個卅年是激勵下一代領袖的故事。」

Marilyn也分享了一則趣事:「我十二歲的外甥Cameron來到非洲,遇到一個十二歲的孤兒,孤兒的父母都死於愛滋病。那個孤兒問他,你長大後要做什麼?Cameron說他不知道。那孤兒很驚訝:『都十二歲了,你怎麼能沒有人生目標?我以後要做牧師,所以我每天早上禱告,每天去上學,學習我需要的知識。』Cameron聽後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目標,之後他告訴我,他要做建築師。」

Gary夫婦為下一代的非洲領袖提供與不同文化交流的機會,帶領Watoto的孩子們走出非洲,隨著合唱團到世界各地巡迴,經歷與非洲截然不同的世界。「我們在出訪前、中、後都會舉辦專門的講座,幫助孩子們保持良好的心態。我們很重視跟孩子們講歷史,世界上的發達地區都有自己的發展過程,而這些孩子就是非洲未來發展的先驅。我們教孩子們要看到自己有的,而不是只看別人有的。我們告訴孩子,演出不是只為了籌款,而是為了祝福更多的人。」

隨著事工不斷擴大,Gary和Marilyn都坦誠地說:「最大的挑戰就是需要太多,然而我們不能嘗試去滿足所有的需要,而是仍要定睛於上帝。」

Gary和Marilyn為日光之上的事敢於夢想、敢於行動,讓信仰之光在未來非洲領袖的心裏扎根。夫婦倆抓住的,是日光之上神不變的應許。

(香港影音使團提供)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