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約看家庭》首間家庭教會馬可這一家

3688_馬可這一家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經文:「想了一想,就往那稱呼馬可的約翰、他母親馬利亞家去,在那裏有好些人聚集禱告。」(使徒行傳十二章12節)

卓越的畫家總是能出神入化地捕捉光影或各式表情,讓原本沒有生命的畫布,生動地呈現出靜物寫生或人物神態。偶爾,畫家也會巧妙地將自己植入畫布的一景,成為芸芸眾生之一,雖輕描淡寫,至終卻讓眼尖的鑑定專家比對出這位隱身人群的路人甲竟然就是畫家本身。

誰是那披麻布的年輕人?
在福音書的作者群當中,有一位聖靈使用的作者特別具有上述的這種「敘事技法」,他就是馬可。馬可是福音書的作者之一,根據早期教會帕皮亞、俄利根與特土良等教父的認證,馬可根據彼得口述基督生平,詳實記錄成馬可福音的內容。

馬可對耶穌的認識,並非全憑間接印象。事實上,馬可曾經親眼見過耶穌,而且身歷耶穌被捕的那場驚心動魄的場面(馬可福音十四章45-51節)。馬可如同一些匠心獨具的畫家,將自己呈現在記錄裡。馬可福音十四章51-52節就記載了其他福音書沒有記錄的內容:「有一個少年人,赤身披著一塊麻布,跟隨耶穌,眾人就捉拿他。」

到底這位在客西馬尼園的驚心之夜臨陣逃脫的少年人是誰呢?許多聖經學者都認為應該是馬可本人。例如,使徒行傳十五章38節,記載馬可曾經開小差,因吃不了苦而棄當時在軟弱病中的保羅不顧;這段描述跟馬可自己筆下刻畫的那個倉皇逃跑,棄耶穌不顧的少年人很像。

而馬可家中闊綽的環境,似乎又跟這位為了逃命,不惜棄置亞麻布衣的少年人非常吻合。因為當時只有條件不錯的家庭,才有購買亞麻布衣的經濟實力。

正因馬可出身良好,他的家庭足以提供寬敞的空間作為聚會之用。但或許也因著他養尊處優的環境,使他遇事容易半途而廢,難以被交付重任。

馬可是拉丁文名字,使徒行傳提到他的猶太名字叫約翰。從馬可福音的用字遣詞可知,他應該是深受羅馬文化影響的猶太人,所使用的地名或語彙趨向拉丁化色彩。這或許可以佐證他在猶太社群當中屬於中上階層的人。

靈命從搖擺到堅定
使徒行傳十二章12節讓我們知道,馬可的母親叫作馬利亞。她提供了安全的聚會場所,讓門徒們在羅馬政府初期掃蕩基督徒的行動中,可以找到安身禱告之處;那時司提反與約翰的哥哥相繼殉道。連彼得都身陷囹圄,生死未卜。門徒齊聚迫切禱告的地方,就是馬可母親的家。

聖經從未提及馬可的父親,或許他已過世,才讓其母有充份自主的權力來運用家庭的空間與資源。根據一些初代教會時期的背景研究,在福音廣傳之初,有不少婦女信主,其中不乏一些守寡的富孀。在帝國體制時期,婦女的地位與經濟上的自主權遠高過羅馬共和時期。因此,馬可的母親可能是社會氛圍改變的受惠者,而她也抓緊機會來事奉神的子民。當彼得意外逃脫後,第一個前往的地方就是馬可母親的家。

按這個線索往前推算,在教會傳統的說法中,咸認定這個後來被稱之為「馬可樓」的地方,就是舉行耶穌設立的第一個聖餐禮(馬可福音十四章12-16節;路加福音廿二章7-13節)、復活之後向門徒顯現兩次(約翰福音廿章19節)以及門徒在耶穌升天後,聚集禱告領受聖靈的地方(使徒行傳二章1節)。

馬可母親的家,極有可能是初代教會建立的第一間教會,而馬可就在他母親的「家庭教會」中,看見了擘餅與舉杯的耶穌。

爾後,馬可在三更半夜躡手躡腳的跟隨祂;目睹耶穌被捕後驚慌的逃跑;在聽聞耶穌從死裡復活時震驚不已;並在五旬節那天被聖靈充滿…;馬可一路靈性學步,從搖搖擺擺逐漸到步伐堅定。如果說,馬可的母親是他信仰搖籃的推手,那麼他的表哥巴拿巴就是耐心引導的老師了(參歌羅西書第四章10節)。

最佳拍檔為何分道揚鑣
使徒行傳記載巴拿巴與保羅同時被敘利亞安提阿教會差派赴海外宣教,這一趟締造宣教紀元的重要行動,組成的團隊主要是巴拿巴與保羅(使徒行傳十三章1-3節)。

這兩位的夢幻組合讓人感到完美無缺。勸慰子巴拿巴溫柔謙卑,保羅靈力飽滿充沛,但馬可呢?他卻成為摧毀這對黃金拍檔的始作俑者!

我們藉由路加醫生的記實,從使徒行傳十三章到十四章的記載,看到保羅第一次宣教旅程的精彩片斷。然而,文脈當中突顯的人物是保羅與巴拿巴,馬可幾乎缺席。因為,在他們兩人結束塞浦路斯的宣教事奉,前往旁非利亞省不久,馬可就離開他們,逕行回耶路撒冷(使徒行傳十三章13節)。

我們從保羅寫的加拉太書得知,他從旁非利亞省進到加拉太省時,身上染了疾病(參加拉太書四章13節)。或許在這個緊要關頭,年輕的馬可卻已離他們而去,沒有隨侍在側。總之,當巴拿巴提議再邀表弟馬可一起參與第二趟宣教之旅時,保羅斷然拒絕了(使徒行傳十五章38節)。

我們難以想像,保羅與巴拿巴這對最佳拍檔,僅空前絕後地合作一次,從此就分道揚鑣,而導火線之一恐怕就是馬可這個公子哥兒!

公子哥熬煉成忠實傳信者
具備成人之美的巴拿巴當年獨具慧眼,把隱身大數的保羅請到敘利亞的安提阿:「他們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會一同聚集,教訓了許多人。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參使徒行傳十一章25-26節)。可惜,好景不常,巴拿巴為了提攜馬可,不惜與保羅撕破臉,他與保羅的合作竟成絕響。不過,最後由時間證明巴拿巴給馬可機會是正確的決定。

數年之後,保羅遭受逼迫而首次被囚於羅馬,這段期間他寫下了幾卷「監獄書信」。在軟禁過程中,保羅分別在歌羅西書四章10節及腓利門書一書24節都提到了馬可:「與我一同坐監的亞里達古問你們安。巴拿巴的表弟馬可也問你們安。(說到這馬可,你們已經受了吩咐;他若到了你們那裡,你們就接待他。)」;「與我同工的馬可、亞里達古、底馬、路加也都問你安。」

由此可見,馬可已不似當年無法委以重任、臨陣脫逃。相反地,他成了保羅被囚禁時期忠實的陪伴者跟傳信者。

直到保羅第二次被囚於羅馬,即將殉道前夕,他還提筆告訴提摩太:「你來的時候,要把馬可帶來,因為他在傳道的事上於我有益處。」(提摩太後書第四章11節)。

屬靈之路需要扶持者
馬可不僅後來成為保羅的好同工,一雪先前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青澀形像。而且後來也成為使徒彼得屬靈上的「兒子」(參彼得前書五章13節)。據悉,馬可與彼得情如父子的關係,使他有幸記述這位耶穌頭號門徒的回憶錄。

馬可把這位富蘊情緒張力的使徒口述的耶穌,生動活潑的躍然在字裡行間。馬可前後行徑能判若兩人,筆者相信除了上帝的恩典之外,他的表哥巴拿巴對他的循循善誘絕對是居功厥偉!

馬可的母親因慷慨敬虔而為兒子提供信仰的沃土,讓家庭教會成為孕育馬可靈性的搖籃;馬可的表哥巴拿巴因耐性溫柔而為表弟提供學習的機會,讓宣教旅程成為淬煉馬可服事的管道。

馬可起初可能只是一個公子哥兒,但他後來卻陸續成為保羅、彼得信賴的屬靈後輩。

馬可何其幸運,有母親預備環境,表哥帶領引導,兩人合作無間,在馬可靈性培育上缺一不可,因此也塑造了一位合主使用的器皿,在福音書中留下了一筆重量級的貢獻!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