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瑞年 一生為榮耀神而行

3689_郭瑞年_一生為榮耀神而行
2015年傑出獎得主國立清華大學物理系郭瑞年教授。

【記者李容珍新竹專訪】「我從事物理研究乃是瞭解並闡揚上帝創造之奇妙,幫助人們能更認識這位造物主,同蒙神之祝福。」三月21日獲得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獎的清華大學物理系特聘教授郭瑞年接受專訪時表示,她從廿歲決志後,神啟示她從事科學研究,四十多年一路走來,這一生就是為榮耀祂。

希望幫助更多人認識主
她說,得不得獎或許沒那麼重要,但是得獎後可以讓周邊的人更領會,神在她身上的帶領和目的,特別在科學與信仰上的體會,可以幫助更多的人進而更認識創造主,以及上帝救恩的偉大。

從小就跟著母親到教會的她,剛開始對信仰完全不清楚,甚至排斥。直到上大學,開始思考有關人生的問題:人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靈魂的歸宿在哪裡?很想知道答案。

直到她廿歲、大三下學期一個下午,在台大物理系館唸書時,她的同班同學曹力中(現任台北士林錫安堂牧師)突然出現,當時曹力中進台大後,就清楚神呼召他要獻身為傳道人,就和她分享宇宙萬物中有上帝的存在,是祂創造這一切,如要認識祂就是透過主耶穌基督。

剛好和她原來心中的尋求相當契合,於是曹力中當場帶領她作決志禱告,當下她感到莫名的興奮。但是回到家之後,她就愈想愈不對,她唸物理要做的是學術科學研究,如果她承認上帝存在,一切是祂所創造、掌管,那她還需要再作研究嗎?為此,她一夜輾轉難眠。

沒想到就在凌晨四、五點,突然有個意念進來告訴她:研究科學和相信上帝一點矛盾都沒有,她研究科學,其實就是闡明上帝創造的奇妙,而且可以將這些知識更多地傳揚出去,讓周邊的人更多認識上帝,不是很好嗎?讓她一時茅塞頓開,心裡也很高興,也認定將來這一生她就會這樣走下去。

研究認識上帝創造的奇妙
這樣的領受,成為她很深的信念,也帶給她心裡很大的力量,特別遇到困難的時候,例如實驗做不順而不免猶豫不決時,上帝就帶領她繼續往前;遇到挑戰的時候,心中會有出人意外的平安,讓她鎮靜地去面對。

郭瑞年說,從大學畢業後,到美國深造,一路走來經歷很多的事故,神恩待她,讓她在科學研究上經歷很多次的突破與發現,那種喜樂難以言喻,也是上帝賞賜給她的「額外禮物」。她說,基督徒科學家特別有福,因為知道那是神帶領他們、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位觀察到祂創造其中的一個奧秘。

1989-1992年經常回國參與推動高溫超導的研究。

1989-1992年經常回國參與推動高溫超導的研究。

她記得還在史丹福應用物理系攻讀博士作超導體的研究,指導教授Theodore H. Geballe是超導體領域的泰斗,她透過電子穿隧實驗研究低溫超導的機制,經過多次的數據分析,意外的發現她實驗成果與傳統理論預測不合,當時主流理論學家認為「電子在費米能階的密度」是最重要的,但她的實驗卻顯示「聲子」的重要,因而加強與電子的交互作用。

當她在三更半夜,凌晨第一時間驚奇地看到這個成果,完全愣住,也感動地流下眼淚。但因為這項實驗結果,讓她必須面對主流理論學家的質疑,甚至從貝爾實驗室馬上飛到西岸來,對她進行「拷問」。神讓她很鎮靜地提出所有的實驗證據,來面對所有的質問,最後讓這位學者懾服,也使她因此被聘到貝爾實驗室。

研究發現為巨磁阻應用奠定基礎
她到貝爾實驗室後,開創了嶄新的研究-人工磁性超晶格。她首次發明了原子分子磊晶術在過渡金屬薄膜上;可用它來製造人工調控的磁性超晶格,首次展現出長距離磁耦合的機制。這項研究是她從1983年開始,到1986年的重大發現,奠定後來巨磁阻現象的基礎。

德國和法國兩位科學家承繼她的發現,在1988年先後發現巨磁阻現象,甚至作成實用的元件,應用在磁記憶體上。由於巨磁阻的應用,使得現代的大容量磁儲存硬碟製作獲得突破性的進展。這也是為何後來硬碟的讀取頭上,巨磁阻效應讓記憶體空間變小,使得電腦體積變得輕薄短小,可以擁有超高資料的儲存容量。

因著德法國兩位科學家在物理學應用上之貢獻,在2007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不少人說,郭瑞年與諾貝爾物理獎「擦身而過」,也有人問她「有沒有遺憾?」她認為,雖然沒有得獎,但是身為第一人發現這個物理基本機制的喜樂、興奮,是極其寶貴的,又是終身難忘的。而且,這就是帶領科學家繼續前進、探索、發現的動力。

科學家投入研究的題目「沒有看好不看好」,她說,通常在貝爾實驗室作的研究都是非常前瞻的,可能是未來十年、廿年以後的新領域。他們常說:「what’s new ?」,彼此在走廊上碰面都會講這句話,好像每天都很興奮地會有新發現。

與先生分享半導體的「聖杯」
過去砷化鎵不像矽晶被廣泛使用在電子科技上,但在光電應用上就很重要,可以運用作雷射和LED發光,例如CD讀取用的雷射就是用砷化鎵製作。她和先生、台大物理系洪銘輝教授,主要研究發明新的氧化物,讓砷化鎵形成場效電晶體;其實從六○年代開始,科學家就鑽研希望能找到解決方法,但一直都不成功,所以很多人說,如果這問題能解的話,就是半導體界的一個「聖杯」。

直到她和先生洪銘輝教授於1995、1996年投入砷化鎵半導體的研究,首次成功展示以砷化銦鎵為基板的反轉通道場效電晶體,突破傳統矽基半導體電子技術,實現三十多年來微電子科技所追求的三五族金氧半場效電晶體的夢想。這在當時是很大的突破發現。歷經近廿年後的研發,到現在可以成為量產的電晶體技術,英特爾和台積電預備在後年左右產出。

2003年,當他們夫婦決定回台灣,貝爾實驗室很樂意祝福台灣,希望他們能將前端研究技術在台灣建立起來,慷慨地將整個研究設施捐贈給他們夫婦,經由拆解運回台灣,設立在工研院奈米科技研究中心,鼓勵更多台灣科學家投入研究。

她常分享說,從清末時代遭受帝國主義船堅砲利的侵襲,我們在戰敗後不得不承認西方國家科技發展的優越,因此我們想要急起直追,想要以科學來報國。

的確台灣幾十年來經濟快速地發展,帶來很多的財富和繁榮,但在人心上卻愈來愈空虛。當我們在接受西方科技優越的發展,很大的盲點卻不知道西方科學之產生與發展是源於以基督教信仰為基礎的社會與文化。

科學研究基礎在基督信仰
她舉十六到廿世紀,近代基督徒科學家為例,最有貢獻的三百位科學家中,85%皆為基督徒,他們奠定科學發展之基礎,例如牛頓、法拉第、馬克斯威爾、巴斯葛等。

當中國和台灣接受高科技的感化和再造,快速追求科技和物質,我們的危機是只領受表面的技術,但沒有認識到真正科技發展的根基是建立在基督信仰上,雖然一時經濟快速成長,到後來面臨蕭條,就是因為根基不扎實,常落入急功好利,現已看到許多問題浮現。

她擔任物理學會理事長時,有機會便呼籲,發展科學須扎根於基督信仰為基礎,科學精神和文化才能落實,在我們社會生根。我們從上帝賦予的獨特性,發揮我們的創造力,一切都為榮耀神、敬畏上帝乃是智慧的開端,才會步向正確之途。

獲得傑出女科學家獎後,與先生以及所指導的研究生、已畢業博士合影。

獲得傑出女科學家獎後,與先生以及所指導的研究生、已畢業博士合影。

她感嘆現今年輕人念研究所常會只想拿個學位,以後可去找個好工作賺錢。曾有不少年輕人考進研究所來問她說,「老師您作這麼尖端的研究,我怕跟著您,將來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其實她和先生回國後已培養約一百位博碩士生,除了近十位到國外深造,留在台灣的95%都在知名大廠工作。但她要求學生,一定要從他們身上學到精華,能夠養成實力才是重點,而不光為取得一張文憑而已。

「認識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為何我們的視野目光會那麼短淺,而對自己沒有信心?她說,台灣其實並沒有那麼糟,但是最近普遍認為台灣情況愈來愈下滑,這種負面觀點就像瘟疫一樣地傳染,其實,還是有很多人兢兢業業默默地繼續在努力。因著對主的信心,她對著台灣的未來還是持著樂觀,抱著希望。

女權興起鼓勵女性科學家
身為女性科學家,又是擔任全國物理學會首位女性理事長,在以男性為主的科學研究領域是否更不容易?郭瑞年說,她早期在貝爾實驗室工作時曾遇到工程師對她言語輕衊,事後她呈報主管,當時八○年代,美國女權運動剛開始,工作場合也開始意識到女權問題,也盡力改善這情況,避免對女性有負面的言語和態度。

走過這段時期,現在問題已漸不存在。而台灣也有很多的進步,例如物理學會成立了女性工作委員會,例如透過導師制度,幫助年輕的女性物理學生或科學家,給她們更多的資訊、支援和建議。

神為何在她五十歲的時候,帶領她和先生回台灣?她說,四十歲的時候(1993年),她就考慮要回台灣,當時台大就考慮請她回來。從1987年到1993年她從事高溫超導研究時,幾乎每半年就應邀回台灣,當時李登輝總統非常重視,認為發展超導將來可以解決台灣能源問題,透過吳茂昆博士召攬一群海外與國內科學家來共同研討,當時大家都很興奮地參與。

信主後回頭看滿是恩典
1974年決志,直到1993年八月她才受洗。她說,自己接受主時承認上帝的創造,但對救恩不清楚;直到1993年台大邀請她回來,她開始禱告尋求,竟然神都不回應,於是她開始勤讀聖經,經歷到上帝真實的帶領,上帝一一關閉了她回台灣的路。

在她受洗後一年半後,先生也受洗。他們在美國新澤西州若歌華人教會接受裝備與服事,與先生擔任小組長與福音執事,深深地體認到福音的寶貴,而熱衷辦佈道會傳福音。1999年九二一地震,他們到埔里賑災幫助安慰災民,從此之後,神就開啟了他們回台灣之門。

郭瑞年一生中最大的支持來自她的先生洪銘輝教授。他了解、欣賞、與支持她。他們是前後期同學,也是同事、同工、同行的好伴侶。

郭瑞年一生中最大的支持來自她的先生洪銘輝教授。他了解、欣賞、與支持她。他們是前後期同學,也是同事、同工、同行的好伴侶。

從2000年到2003年,每半年他們夫妻和若歌教會的黃小石長老一起回台在校園舉辦福音聚會和佈道會,許多基督徒老師因此被復興起來;之後因著清華大學邀請,他們決定前往清華大學任教。

新竹是台灣科技重鎮,也是年輕人要被復興的地方,所以他們就扎根在此,洪教授現在是竹北勝利堂的長老,這是以一個以年輕人為主的新的教會。很多人說,你們在美國好好的,台灣環境沒這麼好,為何還要回台灣?

她想起戴德生在中國宣教,有一次坐船時,附近有人溺水,他趕緊拿錢請船伕跳下水搭救,但船伕卻和他討價還價,最後船伕終於同意救人時,人卻已經溺斃。他很憂傷地埋怨上帝,為何叫他來到這地方,這些人連自己同胞都不愛,後來上帝回答他說:就是因為這裡這麼糟,才叫你來!同樣地就是因為台灣迫切需要主的福音,上帝就感動他們回來。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她說,上帝要他們在這裡工作,就是要認同這地, 先「掉在這裡」,然後「埋進去」,和這裡的人生活在一起,成為這裡人的一份子。跟著主走,當下不明白為甚麼,如今回頭看滿是恩典。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