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難的抉擇》那一年,上帝這樣領我走

3690_那一年,上帝這樣領我走

◎Q Q嫂

曾經聽過跨文化宣教的前輩分享,開始參與服事的最初幾年和服事即將結束的最後階段,是最容易遭遇挑戰的時期。

服事初期的挑戰讓同工懷疑是否真的聽見上帝的呼召,撒但最希望同工在猶疑、躊躇中無法展開事奉。而最後階段的挑戰,則是想讓同工身心疲乏,以至於無法完成聖工。

跨文化宣教易受挑戰時期
我和外子從1994年領受跨文化事奉的呼召,直到2000年得以暫停牧會的角色加入差會。可是在加入差會的過程中,仍是一波三折、考驗不斷。

2000年三月,我們先到差會在菲律賓南部的宣教中心,外子參與部分事工,我則自學英文,當年八月通過考試,開始申請前往差會在亞洲區的訓練學校,未料我在做健康檢查時,發現自己生病了,只得回台灣治療。跨宣之路已經等候六年,還未開拔又遭攔阻,莫非我們聽錯了上帝的聲音?

回到台灣不久,兩個年幼的孩子先後感染腸病毒,當時他們才一歲多、剛剛斷奶的女兒還因此住進加護病房,每天只有兩次、每次半小時的探望時間。我們不僅擔心女兒的健康,也害怕年幼的她有「被遺棄」的感覺。那幾天就好像幾世紀那麼漫長。好不容易出院,沒過幾天女兒又第二次感染腸病毒,難道這趟回台灣也不是上帝的意思?真是進退維谷。

正慶幸孩子們習慣了台灣的環境,生活漸漸穩定時,家母開始頻繁地進出醫院。向來沒有任何慢性病的母親,連著幾次感冒、發燒之後,竟然吐血!之後她的身體日漸衰弱,最後需要插管、洗腎,在加護病房度過她在世的最後一個中秋夜。

離我們從菲律賓回到台灣不過六個月,母親就被主接回天家。直到母親離世,都沒有找到真正的病因,主治醫生對我們說:「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令堂究竟得的是什麼疾病。」

回台半年壓力到頂點
挑戰並沒有停在這裡,雪上加霜的是,還在服藥中的我發現自己懷孕了!雖然醫生解釋所服用的藥物對胎兒的影響很小,應該沒有畸胎的疑慮,可是我心中仍然膽怯,每天服藥時都向主求恩典,希望藥物幫我殺死體內的病菌,但萬萬不要傷到小生命。心中的壓力難以言喻。

忐忑中,我到醫院產檢,醫護人員看看我的年齡及病歷資料,沒有人「恭喜」我,沒有人為即將到來的新生命喝彩,有位醫生甚至問我:「有兒子了嗎?」言下之意,如果已經有兒子,可以跟老人家交代了,這一胎就「免了吧!」從幫助人管理生命、維持健康的醫護人員口中,聽到這樣輕賤生命的話,我心中的憤怒許久難以平復。

當壓力到達頂點,是某一次我產檢過後,醫護人員告知:「檢驗結果顯示生出唐氏兒的比例偏高,建議做羊膜穿刺。」 隨即遞給我一份手術同意書,並說明一個不健康的孩子對家庭的影響多大、社會的成本多高,好像我不簽名接受檢查,是多麼的不負責任。

坐在候診室中閱讀同意書中的細節,我的腦海中閃過各種各樣的負面信息─做了檢查,可能引起早產、流產、胎兒肢體缺陷…檢查結果若真的是唐寶寶,需要接受引產處理。那不等於墮胎嗎?不檢查,如果真的生出唐寶寶,又該怎麼辦?我們可以承擔嗎?

兩個彰顯神主權的故事
不知道在候診室中坐了多久,只記得那股無助、焦慮、排山倒海湧上心頭,誰可以告訴我該如何抉擇?只有禱告上帝幫助我…

惶惑中,偶然瞥見牆上的電視機裡正在播放Good TV的見證節目,音樂家林照程、蕭雅雯夫婦緩緩訴說著他們家的故事:第一個極重度殘障的孩子叫他們心碎;第二次懷孕時,各樣檢查都正常, 醫護人員信誓旦旦保證孩子健康,結果孩子依舊是嚴重的發育遲緩。

當他們信主之後再度懷孕,雖然沒有人看好,甚至有人勸他們放棄,可是在上帝的應許中,他們生下一個健康可愛的孩子,讓所有的醫護人員跌破眼鏡!

顯然醫療檢查有它的盲點,真正掌管生命的是創造天地的主宰,祂的權能無人能及。看完林家的故事,好像讓我增加了一絲絲勇氣,該接受這個可能引起後遺症的檢驗,還是該單單依靠上帝,答案呼之欲出!

可是心中仍然不夠篤定,遲疑中,隨手翻起身旁的一本雜誌,雜誌的名稱、故事的題目全都記不得了,只記得主人公是家中鍾愛的獨子,在父母及姊姊們的疼愛中健康成長,一路過關斬將,到美國讀到博士,結果卻得了精神分裂症,從此無法自理生活。

是的,就算孩子健康出生,也沒有人能保證可以健康長大;健康成長的孩子,也沒有人能保證可以一路健康到老,一生順利。我是誰?可以對還沒有出生的孩子指手劃腳,憑己意安排?聖經明明說了:「兒女是上帝所賜的產業」,我不過暫時受託管理神的產業;聖經也說了:「神的恩典夠用!」

如果上帝真的要賜我一個特別的孩子,相信祂會供應夠用的恩典,我何苦庸人自擾,跟著不是百分之百準確的檢驗起舞?就算檢驗結果真的是唐寶寶又如何?既然不能接受「提前引產」的處理方式,為何要接受這樣的檢查?為何試圖提前拆開禮物?

放下擔憂 輕鬆回家
這及時出現的兩個真實故事,好像在我惶惶然的生命波濤中拋下安定錨,我將已經簽上姓名的手術同意書撕了,丟進垃圾桶裡,輕鬆回家。

感謝上帝的恩典,孩子足月健康出生,我的身體也在服藥九個月後恢復正常。2002年五月,我們一家五口重新回到菲律賓,完成差會要求的各樣訓練,跨文化宣教的事奉正式展開。

那一年好像充滿挑戰、混亂、傷痛、眼淚…卻也經歷上帝的各樣恩典與引導,成為滋養我們跨文化宣教的可貴養分,直到今日。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