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明用鏡頭探索生命 整理過往人生

3692_王維明用鏡頭探索生命_整理過往人生
王維明導演工作照(圖/王維明提供)

《寒蟬效應》導演

【記者蔡明憲台北─北京越洋報導】20歲出頭,第一次見到楊德昌,他的心中就有一個「導演」夢;跟著楊導拍片前後11年,他看到身為導演最重要的「使命」與「志氣」;之後卻因信心危機,他作了10年電影逃兵;直到去年,首度執導《寒蟬效應》獲金馬獎入圍肯定,他回到了電影導演的命定。

導演王維明用電影說故事,而他自己真實的生命故事:「導演人生」,現在很清楚是有一位「人生導演」在背後帶領著他,引導他繼續用鏡頭思索人性、探索生命。

走出生命象牙塔的導演
1989年,享譽國際的楊德昌導演在開拍《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時,王維明經人介紹開始在楊導身邊工作。當時獨立製片環境相當嚴峻,需要用比別人便宜50%的預算,但要拍出創意高出1、2倍的電影。「那正是楊導當時的實況」,王維明說,而楊導對電影的使命感,以及對電影創作的志氣,「在年輕的我心中已埋下重要的種子」。儘管那時仍懵懂,但他就是一股傻勁跟著楊導工作。

楊德昌導演(中)對電影的使命感與志氣,成為後人榜樣。(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楊德昌導演(中)對電影的使命感與志氣,成為後人榜樣。(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王維明現在回想,前後11年一塊工作,他慢慢懂得何謂「對電影的使命感」?原來就是一個導演可以把自己心裡面最想探索的生命內涵,透過電影表達出來,為這世代留下觀點,並隨生命歷程繼續往前探索。加上「比別人用更少的錢拍出更好的電影」的志氣,他期許以這種態度來作一名電影創作者。

2000年左右,因為工作信任問題,王維明離開楊導,離開自己的師父與人生導師,給他非常大的挫折。那個階段他也曾到溫哥華影展觀賞同儕作品,發現自己只是「在象牙塔裡想當導演的年輕人」,其實還沒能力作一位電影導演。他那時過得很飄搖,甚至如同行屍走肉,沒靈感寫故事,更沒有自信。

王維明說,那時自己想要保持創作,但先不回電影圈,於是接拍公益廣告,也用說故事方式拍商業廣告,但一開始都是接別人不要拍的廣告。他曾買低成本的底片如零頭片、過期片來拍攝,雖苦但堅持要有志氣,也不進商業公司當一名消耗片量的導演。

王維明導演(盧明正/攝影)

王維明導演(盧明正/攝影)

就在一部低成本公益廣告獲得倫敦廣告獎的肯定,成為當年度全球最好的公益片之一,讓王維明的知名度打開,拍片邀約一部部進來。「當時覺得這是機緣,但現在知道一切是神的帶領」。王維明也很感謝太太一路支持,讓他無後顧之憂在創作上往前走。

電影探索生命 明白上帝帶領
拍廣告的這10年,王維明一直沒放棄做電影創作,他自我要求如果沒有一個感動自己的題材,就不輕易回來拍電影。他說,拍《寒蟬效應》,其實也是自己對過往人生的整理,「每個主角心理狀態的糾結、桎梏,都像是生命中的一個我,也是我探索生命的過程」。他有感而發地說,透過電影描述人性會如此扭曲,是因為心裡隱藏很多無法抒發的人生過往。「我們會成為沒有憐憫心的加害者,是因我們放棄曾經有一顆正直、追求真理、善良的心」。

拍這部片期間,王維明也因身為傳道人的哥哥提醒:「你拍電影,對自己生命有很多探索,但要知道主在你生命的帶領」,讓從小在天主教家庭長大的他決定受洗。

今年47歲的王維明,從楊德昌身上學到身為一位導演的「初衷」─堅持最初的感動。而他也從「人生導演」─上帝,學習「人生的未知是生命本身最值得去接納的一件事,因為未知,所以人無法成為全知者,沒有人可以預知未來」。

他說,所以人心與未來之間產生關聯就是探索,而「探索生命」本身其實就是上帝希望我們去做的,也才會明瞭祂為什麼讓你我的生命如此豐沛。王維明的分享,沒有一般基督徒習以為常的屬靈用語,但他以專業來分享「生命」,也希望傳承給年輕一代的導演,堅持那份使命感與志氣。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