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享受與忍受

3692-享受與忍受

◎佘日新 (暨南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

復活節的晚上,和太太聽了一場爵士音樂會,樂手是由台灣與日本兩地組合而成,樂器則橫跨小提琴、中提琴、貝斯吉他、吉他、薩克斯風、二胡、琵琶與爵士鼓,跨國又跨界,原本是可以激盪更精彩表演的饗宴。

但根據好友、前國台交劉玄詠團長的看法,要把東、西方的樂器融在一起是一件高難度的事(這個心得源自他多年前執導唐美雲歌仔戲《蝶谷殘夢》的痛苦經驗)。

而當晚對我而言,更大的挑戰是十三位樂手有的穿晚禮服、有的穿得像R&B歌手,那個視覺的衝擊絕不在音樂的對話張力之下!回程,太太說整個音樂會還好有一位日裔小提琴手,她全場稱職地演出、陶醉的神情,讓一場與期待有落差的音樂會還留下些值得喝采的片段。

工作應當充滿享受
投入一件事往往有三種理由:興趣、責任與虛榮。音樂會結束、回到家後,看了半場全美民選獎(People’s Choice)頒獎典禮,其中一位獲獎人說:「能做自己熱愛的事,真棒!」另外一位得獎人對投票選他的粉絲說:「謝謝你們鼓勵我享受(演戲)!」融合興趣的工作,令人愉悅!

這種工作型態讓工作的人能走得長久,也讓工作的成果充滿著享受;多數人的工作是基於一份責任,大多時候為了父母與社會價值,還來不及叛逆,就已被社會化的成人世界壓縮了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骨氣;等而下之的是,在錯謬的認知驅動下進行的虛幻競逐,虛榮是電影《魔鬼代言人》劇終魔鬼向人的嘲笑,一直都是!

做自己沒興趣的事,不僅自己掙扎、往往也因為技藝難以精湛而造成身旁的人痛苦。台上十分鐘若需要台下十年的功夫堆砌起來,是誰在那十年間能忍受預演彩排的不堪橋段?台北愛樂電台的一句廣告詞:「沒有完美,我們只有99.7」,耐人尋味!

每一場表演前的排練無非寄望正式登台的那一刻有完美的呈現,但誰也沒有把握正式登台會比排演更精彩!一遍又一遍的練習往往是極度枯燥的,也會有撞牆期,這些艱難都得要靠熱情勝出!精彩不源自責任,責任只會帶來壓力、壓抑與抱怨;更別提虛榮了,虛榮是虛浮的,所以不會帶來滿足的!

享受是難以捉摸境界
做自己有興趣的事前,應該先學習做自己!年輕一代在這個功課上,學得比我們這代好!那句被罵翻了的廣告詞「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開啟了進一步的社會解構,把華人傳統中許多「美德」衝撞到蕩然無存。

不過,千古的「美德」不也往往是新時代要打破的封建?許多人為了顧全大局、為了維護某些人的面子,吞忍外在的噪音與違背內在的呼聲成為和諧社會的前提,卻也一口、一口地吞下了不知哪天會爆發的怨氣。

可是,當人被解放了去追求個人意志極大化時,崩解的是人類最偉大的情操:犧牲,以及連結人際關係的潤滑機制。追求認識自己、實現自己的同時,如何滿足人的社會性需求仍是生命蹺蹺板上的平衡難題。

享受,一個難以捉摸的境界!享受甜美的果實前,可能要經歷無數的忍受。也有可能那些忍受有一天會變成享受,如約伯的人生智慧:「你必忘記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過去的水一樣。」(約伯記十一章16節)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