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動盪飄搖 福音派教會致力再向下扎根

36921302c委內瑞拉神學院
委內瑞拉舉國上下莫不冀望在黯淡的困境中尋出路。身為機構的大家長,沃德曼認為教會有必要培育強而有力的領袖,而在以便以謝聖經學院中,「為這個世代尋找答案」是每天師生醒來的動力。(照片來源:horizons)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中午時分的以便以謝聖經學院(Ebenezer Bible Institute)中,有一群穿著藍襯衫灰背心的年輕學生坐在食堂內,低頭謝飯禱告。這所學院座落於委內瑞拉的山城聖克里斯托弗(San Cristobal)中,距離首都卡拉卡斯500哩遠,校舍克難簡樸,遠不如首都內歷史最為悠久的中央大學摩登現代。

縱然這樣的存在並不起眼,在院長強尼‧沃德曼看來,這群鄉野間的學子或許才能為歷經苦難的委內瑞拉帶來一線希望。

委內瑞拉石油藏量豐富,但由於經濟動盪、民不聊生,舉國上下莫不冀望在黯淡的困境中尋出路。前總統查維茲在位14年,直到2014年才因過世卸任。在任期之中,他力圖實行心目中「21世紀的社會主義」,對經濟採行中央集權制,將許多企業收歸國有。於是,來自石油輸出的財富便透過大型社會計畫,分配給低收入戶,降低了整體生活物價。

然而,伴隨查維茲長期高壓統治及經濟控制而來的,是使數以千計的菁英集體出走,中產階級空洞化,甚至如衛生紙之類的基本民生物資都面臨長期短缺的問題。直到2014年,查維茲親自指定的接班人馬杜羅繼位後,全國年輕一代早已因國家長期失能,發動示威抗議,結果遭到軍事武力鎮壓,導致民眾對政府的信心潰堤,對未來失去希望。

身為機構的大家長,沃德曼認為教會有必要培育強而有力的領袖,而在以便以謝聖經學院中,「為這個世代尋找答案」是每天師生醒來的動力。

聖經學院與基督教協同會關係密切。自1906年以來,協同會的前身就已來到委瑞內拉傳遞福音種子,並在西岸沿海的瑪拉開波(Maracaibo)設立教會。到了1931年,宣教士在瑪拉開波創校,此後,以便以謝聖經學院便成為委國境內第一所福音派聖經學院,之後才將學院遷至今日校址。

經過了百餘年的耕耘,福音教會漸漸增長,但基督教在委瑞內拉的扎根速度顯然仍較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緩慢。目前委瑞內拉的福音派基督徒人口比例只介於2%到10%之間,低於哥斯大黎加的15%。

值得欣慰的是,福音派教會在委國已建立了相當基礎,不再需要大批外籍宣教士來協助植堂。但如同許多開發中國家一樣,委國教會缺乏事工人力,沒有足夠受過正式訓練的傳道人與教會同工,可以帶領教會宣揚符合當代文化脈絡的福音。

以便以謝聖經學院目前有29位全職學生,多數都是選擇修習為期4年、重視實務且強調身體力行的神學課程。據沃德曼表示,有8成的教職員都在當地教會擔任全職牧師,兼顧學術與事工。

全體學生自入學以來都必須分擔校內庶務,藉此建立團隊精神與歸屬感。甚至連教職員也恪守身體力行的精神,如修理水管或引擎皆不假手他人。因此對許多學生而言,學校更像是一個家。

這樣的生活態度延伸到學習裡,就是校方最為重視的宣教實習。所有學生在修習3年後,必須完成為期1年實習才能畢業。在校開授諮商課程的教師路思‧莫拉勒斯本身也是校友,並在政府機關擔任毒品及藥物濫用問題的諮商師。據她表示,如此的求學及實習課程,讓她學會虛己與接納的意義,並成為她日後能夠贏取他人信任並傳遞福音的基礎。

放眼未來,沃德曼表示由於菁英族群出走,符合資格的老師難尋,例如學院目前缺乏教授希伯來文、拉丁文或希臘文等聖經語言的全職教授。人才斷層使得教會必須加緊招募並訓練新一代領袖,未來的教會事工才能符合委內瑞拉的社會及文化情境,這也是學院目前最迫切的挑戰。

譯註:委內瑞拉福音派雖僅佔總人口2-10%,但廣義基督徒人口(新教及天主教)比例為98%。(資料來源:horizons)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