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國女學生集體遭綁週年 人道危機尚未解除

36941201c奈及利亞女童被擄週年
數百位民眾去年五月在紐約抗議奈國女學生遭擄犯行。照片來源:flickr,Michael Fleshman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猶記得2014年的4月14日,博科聖地(Boko Haram)自奈及利亞奇博克鎮綁架276名女學生,震驚國際社會。但屆滿一週年後的今日,奈及利亞及其鄰國仍未脫險境,因伊斯蘭好戰組織肆虐而流離失所的孩童高達80萬名。

80萬童因好戰組織流離失所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於今年4月13日發佈的最新報告《遺失的童年:武裝衝突對奈及利亞及鄰近地區孩童的影響》表示,過去一年在奈及利亞東北省份、喀麥隆、尼日與查德無處可歸的孩童人數激增1倍,被迫逃離家園的難民高達150萬人。

報告指出,博科聖地經常鎖定老師及學生為攻擊對象,2014年間遭摧毀的學校多達300所,造成至少196名老師及314名學童喪生。奈國境內常有數十名孩童突然間便如人間蒸發般消失,有時是為了逃離暴行而被迫走避他鄉,但更有些是遭到綁架、充軍、攻擊,甚至被當成作戰武器。婦女及女孩尤其容易成為受害者,被殘酷虐待,甚至淪為性奴隸。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認為若博科聖地的暴行持續,受害數字恐怕仍將持續攀升。

除此之外,饑荒早期預警系統網路(Famine Early Warning Systems Network)也於今年3月份發佈報告,顯示戰亂已經釀成長達數月之久的食物短缺問題,受波及的民眾超過350萬。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中西非部主任曼努爾‧風登(Manuel Fontaine)表示,一年前集體遭綁的女學生中,至今仍有約200名下落不明。然而事實上,類似的悲劇層出不窮,這起大宗綁架僅是以更駭人的規模再度上演。

難童受創 奈國教會發起守望
國際合作會(COOPI)的馬奇雅‧微莉亞隆尼(Marzia Vigliaroni)表示,有些難童十分封閉,不願說話或參與活動,多數必須接受心理及社工輔導。當他們被要求以自己的經驗作畫時,筆下人物往往遭到割喉,或在河流中溺斃。由於受創程度嚴重,她和其他工作人員必須進行一對一輔導,協助孩童抹去記憶中的受創經歷,重新恢復過一般孩童的生活。

國際合作會是聯合國支持的義大利非政府組織,為靠近奈國邊境、位於尼日迪法(Diffa)地區內的難童提供協助。

值此奇博克鎮女學生綁架事件屆滿週年之際,奈國境內已有教會發起紀念主日及守望活動。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也特別針對博科聖地的暴行提出其他相關報告。

博科聖地係伊斯蘭國(ISIS)關係組織,已於今年3月宣布效忠伊斯蘭國,主張剷除奈及利亞內的基督教。

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長達90頁的報告《博科聖地的恐怖統治手段:射擊、屠殺與奪命》統計,博科聖地自2014年起,綁架超過2,000名婦女及女孩,殺害至少5,500名民眾。報告涵蓋超過200名證人的證詞,以及與28名逃脫控制婦女的訪談記錄。

奈及利亞政府軍表示,對博科聖地的反制行動已收部分成效,3月28日的總統大選堪稱平和,最終由信奉伊斯蘭教的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取得政權。他已誓言繼續掃蕩好戰份子,並竭盡一切所能讓女學生重獲自由,然而他無法提出保證。

在今年4月14日接受路透社專訪時,總統布哈里表示:「我們無法預知奇博克鎮的女學生能否獲釋,目前她們仍下落不明。縱使我百般願意,卻無法保證一定能找到她們。」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利爾‧賽迪(Salil Shetty)則指出,儘管政府近來的軍事行動奏效,終結博科聖地的暴行或許指日可待,許多工作尚有待開展,如捍衛一般民眾安全、著手解除人道危機,並盡快開啟療癒過程。(資料來源:BP News、Charismanews、Reuters)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