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難民悲歌 亟待歐洲各國同心解決

3695_地中海難民悲歌_亟待歐洲各國同心解決
義大利西西里省的蘭佩杜薩島,自2000年起便成為非洲難民進入歐洲的主要入口。(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繼上月發生奪走400餘條難民性命的船難之後,同樣的地中海域再度爆發更大規模船難,估計恐怕造成900人葬身海底。目前突尼西亞籍的船長及1名敘利亞籍船員已遭義大利當局逮捕。

罹難難民今年已1500人
上週末18日,一艘66呎長的漁船由埃及出發,滿載由利比亞茲瓦拉(Zuara)上船的偷渡難民,原本預計在義大利上岸。詎料航行至義大利西西里省蘭佩杜薩島以南約100哩處時發出求救訊號,當時一艘葡萄牙貨船靠近救援,但船上難民因急於獲救而蜂擁至船身一側,最終導致傾斜翻覆。據衛報報導,目前僅打撈到24具遺體,28人獲救。

據來自孟加拉的生還者表示,船上約有40至50名兒童、200名婦女,總人數恐怕高達950人。倘若數字獲得證實,這起偷渡船難可能創下地中海史上死傷人數最高的紀錄,也將使今年目前為止在地中海喪生的難民數目激增至1,500餘人。

其實過去幾年以來,類似船難層出不窮,本次悲劇使得難民相關問題,例如加強海防、打擊人口販子等及各議題間的輕重緩急再度浮上檯面,亟待歐洲各國協力解決。

歐盟多國皆不想收容難民
舉例而言,義大利西西里省的蘭佩杜薩島(Lampedusa)是距離北非最近的歐盟據點,自2000年起便成為非洲難民進入歐洲的主要入口,成為義大利海防上的沉重負荷。2014年估計有高達112,659名難民抵達義大利。然而蘭佩杜薩島上居民僅5,000人,以2011年的走私高峰期為例,每天都有上百甚至上千難民抵達島上等候安置。

過去12個月,義大利的搜救組織「我們的海」(Mare Nostrum)在海上援救的難民超過10萬人,卻因經費不足(每月約需900萬歐元)及負荷過重,已於去年秋天停止運作。西西里省本身財政拮据,缺乏妥善的安置場地,難民往往只能暫居在體育館,甚至港口邊的簡易帳篷,更有許多人逃離庇護所繼續往北方移動,對此義大利當局僅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至於德國與英國卻認為首要工作在於積極掃蕩謀取暴利的人口走私集團,避免無辜民眾受騙或被迫踏上死亡之旅才是當務之急。據報導,每位難民約需支付5千至1萬美元不等的代價,且不保證可以活著抵達目的地。

據歐盟負責難民事務資深官員表示,多數國家根本不想收容難民早已是心照不宣的事實。因此得以倖存、滿懷希望的難民往往在上岸後再度夢碎。此外他們還需面臨曠日廢時的庇護申請程序,即便最後獲得居留許可也難以在就業競爭高的歐陸找到合適工作。

然而近幾年來因戰亂、迫害、經濟停滯等因素逃往歐洲的難民人數依然逐漸攀升,尤其在2014年達到高峰。這些難民來自四面八方,包括敘利亞、塞內加爾、厄垂利亞、埃及、阿富汗及伊拉克等國。

利比亞成眾多難民轉運國
至於利比亞因政局動盪、政府形同瓦解、海防潰堤、人蛇集團橫行猖獗,以至於成為眾多難民的轉運國。據利比亞米斯拉塔海岸巡防署副署長多非克‧艾爾斯凱爾(Tawfik al-Skail)表示,倘若歐盟不採取立即作為,待夏日天候轉好時,只怕將上演更大規模的走私活動。

無論如何,歐盟已發表聯合聲明,並提出十點計劃,確認即時行動、杜絕無辜人民喪命的必要性以防堵地中海難民悲歌,但也特別強調難民的來源國及轉運國若不採取行動,防範人民走入險途,還會有更多人民願意賭上性命一試。

教宗方濟各向來呼籲歐洲各國應擴大參與難民援助:「這些男男女女皆是我們的弟兄姊妹,飽受飢餓、逼迫、戕害、利用、戰亂之苦,只為尋求更好的生活。」

歐盟各國外長已於4月20日於盧森堡召開會議商討相關議題,並決議增加負責歐盟邊境管理局(Frontex)的預算。會議進行的同時,義大利與馬爾他也正進行至少兩起新的搜救活動,有兩艘難民船分別搭載100-150名難民及300名難民同樣在地中海翻覆。(來源:The Telegraph, The Guardian, NPR, Reuters, BBC)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