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界需圖書館事工 保存珍貴宣教文物

3695_教會界需圖書館事工_保存珍貴宣教文物
(左起)邢福增、蔡彥仁、王成勉、歐力仁(圖/李容珍攝影)

基督教與史料座談

【記者李容珍中壢報導】我們要宣教,也要研究了解過去的人是如何宣教?然而,多位基督徒歷史學者感嘆過去對華人或台灣基督教歷史研究不足。中原大學基督教史料室於四月16日正式啟用,在今年長老教會在台150年、內地會入華150年,具有特別意義。

開幕典禮舉行的「基督教與史料」座談中,港台學者期許這個開放的空間,便利來自台灣和海外的學者從事華人基督教學術的研究,也提醒台灣的教會、神學界應注意「圖書館事工」(Library Ministry),鼓勵大家把歷史寫下來,而且保存起來,將來學術界和教會界都可以使用。

教會應支持學術研究
香港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表示,華人基督教對道統的宏揚,必須有一群基督徒學者或知識份子好好凝聚起來,也需要教會對基督教學術工作的支持,容許他們在多元、包容和尊重的環境下好好做學術工作。也期望教會把過去對屬靈和學術二元對立的眼光挪開,在客觀的環境和主觀精神上,給他們最大的支持。

他說,卅年前從事中國基督教史的研究,當時的學術環境和資源非常有限,根本沒有史料室或課程。對於中原有那麼豐富的資源,如不好好使用將是很大的遺憾。他也很感謝中原對基督教學統和道統的重視,資料整理是非常昂貴,也希望各界能繼續支持。

專研基督教和猶太教的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蔡彥仁教授也表示,在台灣要研究宗教範疇,以基督教來說,在中國大陸從利瑪竇到清朝直到後來,以及長老教會宣教士來台灣,這些是我們的特色,我們要從自己的立足點開始研究,才能理解不同地方基督教的發展或是對照。他很高興中原史料室的成立,館中購買不少珍貴史料,甚至有基督教或猶太教的館藏,這在其他地方非常少有,也是非常寶貴。史料室要收集的圖書是收集不完,最重要的是要有特色。

信仰者和研究者可互相配合
他指出,基督徒重視信仰,對於信仰者和研究者彼此不是對立,而是可以互相配合,何況現在是全球化的時代,全世界正研究基督教的一個概念「世界基督教」。基督教過去稱為洋教,豈不知現已徹底成為華人的宗教,西方學者在研究中國或台灣、華人的基督教有其侷限,因著史料、文化問題讓他們無法深入。所以他認為基督教史料室的啟用,剛好在這樣的關鍵點,讓各地學者到這裡進行研究,在世界基督教的研究可以成為一塊很重要的拼圖。

但蔡彥仁教授也提到,現在印度、非洲的基督教研究很多,但對於華人這塊的研究是很不足,所以他抱著很大的期待,過去宗研所已有很好的基礎,史料室加進來後能再擴張能量,期能幫助華人基督教研究發揚光大,貢獻以後基督教的發展。

基督教史學會創辦人、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特聘教授王成勉則表示,歷史主要是訓練歷史意識,對歷史的敏銳感、觀察和自覺。如果歷史不好,不容易成為好的基督徒,因為聖經就是歷史的書,當我們在向人傳福音作見證時,分享神對我們帶領的歷史,如果沒有歷史意識如何對福音有足夠了解?

對台灣或華人基督教研究不足
「基督教歷史如今已經成為顯學」,他認為我們的研究還是不夠,因為台灣的基督徒人口有5%以上,往往在教會和神學院以宣教為主,把教會歷史視為必修的不多。特別當我們對當地歷史了解不多時,永遠舉西方宣教士,或其他地方的例子,當地人的感受不同。事實上,過去神帶領早期的聖徒,神今天也帶領我們。

他提醒,過去的人能留下好的東西給別人分享,今天我們也有責任和義務把資料留下來,保存下來使用,甚至發揚光大,將來宣教更有力量。今天在台灣的教會界、神學界沒有注意「圖書館事工」(Library Ministry),也做得不夠。過去認為圖書館只要保存資料就好,今天應換一個角度,圖書館可以協助宣教和研究,甚至做引導的工作,讓大家重視歷史的重要。他鼓勵教會界把歷史寫下來,而且保存起來,將來學術界和教會界都可以使用。

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歐力仁所長,對於史料室的啟用心情不同,他提到,特別當資料轉移的過程,有點不捨,但心裡一直有個聲音說「不要有本位主義」;直到資料全都送過去後,這個聲音就完全沒有。他認為,史料室是宗研所未來空間的延伸,重要的意義是在中原可以放棄本位主義來做很好的合作。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