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赴聯合國籲救受迫基督徒:沈默乃是罪

庫德族婦女抗議伊斯蘭國暴行。
庫德族婦女抗議伊斯蘭國暴行

【本報數位部賴芝穎編譯】紐約時報暢銷書《前兆和安息年的秘密》(The Harbinger and The Mystery of the Shemitah)作者、猶太教拉比強納森.卡恩(Jonathan Cahn)17日在聯合國,針對國際間日益嚴重的基督徒受迫問題發表演說。

卡恩是紐澤西州《貝斯以色列敬拜中心》(Beth Israel Worship Center)的資深拉比,受邀對其他猶太教和基督教領袖、實業家和高階軍官,在「全球基督徒受迫害:威脅國際和平與安全」會議中演說。

以下是卡恩的演講:
70年前,同樣也是春天,第三帝國的集中營被解放。同盟國強迫附近的居民參觀集中營,面對納粹所帶來的、人無法想像的恐怖場景。

但對德國全國上下,那並不在他們意料之外。猶太人被追捕、被裝進牛車運到集中營,恐怖和死亡等著他們。德國人心中有數卻沒有制止。有生命危險的不是他們,為何要冒著失去舒適環境、安全的風險去幫那些人?

冷眼旁觀罪行的歷史
1945年的春天,當他們被迫要走進集中營時,他們要面對的不只是希特勒和納粹的罪惡,同時也是他們自己的罪惡。因為最終,他們的過錯仍是整件事的關鍵。如果不是他們默許、漠視和自私,600萬猶太男人、女人和小孩被屠殺的事就不會發生。

1964年,在我們現在聚集的這個城市裡,一名叫凱蒂.吉諾維斯的年輕女子在走向她的公寓門口時,被一持刀男子攻擊。半小時內至少有12人聽到她尖叫或目睹經過,但其中多數人什麼也沒有做。

一些人不太確定窗外傳來的尖叫聲是什麼,他們也懶得去了解。那天天氣很冷,他們在溫暖的公寓中很舒服。一位看到攻擊的鄰居有考慮過是否要請其他鄰居打給警察。後來他解釋說:『我不想被捲入。』正因這些冷眼旁觀的人,吉諾維斯就這樣死在她的公寓門外。

現在,當我們在這旁觀罪行發生的城市聚集時,另一個罪行正在我們關著的窗外進行;在德國的旁觀者參觀集中營的70年後,另一群受害者正被帶往死亡。

這次一樣也是跟魔鬼般的恨、暴力和殘忍有關。再次,有一群無辜的人成了攻擊的目標—他們就是耶穌的跟隨者,世人稱他們為『基督徒』。聖經教導他們:被毆打時,要轉過另一邊臉也讓人打;被咒詛時,要祝福;被逼迫時,要原諒那些逼迫者。他們就是目前受到最嚴重迫害的宗教團體,被壓制、折磨、追捕和殺害—男人、女人和小孩—現代的犧牲羔羊。

各地基督徒社區遭集體屠殺
如今我們在這備受推崇的會議碰面,當各國領袖、大使聚集在此討論國際議題,然而在超過60個聯合國參與國的邊界內,基督徒被他們自己的政府或國人迫害—從北韓、伊朗、阿富汗、敘利亞、奈及利亞、伊拉克、巴基斯坦、越南到印尼,和許許多多其他的國家。在北韓,基督徒被關、被送到勞動營虐殺,只因擁有一本聖經;在奈及利亞,整個基督徒村落被屠殺;在印度奧里薩省,七萬名基督徒被迫棄家而逃;在敘利亞,八萬名基督徒被趕出家園;在印尼,一萬名基督徒已被穆斯林殺死。

近兩千年後的今天,一些歷史最悠久的基督徒社區,從埃及的科普特人,到敘利亞的亞述信徒與聶斯托留派信徒,到伊拉克的迦勒底和亞述信徒,都面臨滅族和集體屠殺。

當伊斯蘭國(ISIS)和它的同黨掃蕩中東,一個古文明正在被毀滅。人民被殘殺、釘十架、斬首和活埋在他們祖傳的土地上。巴格達的牧師曾描述今年伊斯蘭國命令四名基督徒小孩否認耶穌並跟隨穆罕默德的事件。「不要」,孩子們說:「我們愛耶穌…祂一直都與我們同在。」這幾句話是那些孩子的遺言,因為伊斯蘭國砍了他們的頭。

我們聽到古時基督徒被抓到羅馬競技場餵野獸的事;質疑那個年代怎麼能這麼兇殘野蠻,我們思想如果身處那世代我們會做什麼…但如果真的生在那個時代、可以救那些無辜的人,我們會救他們嗎?

事實是我們的確身處那個年代。有更多的基督徒在現代被逼迫,每年有成千上萬的基督徒被凌虐殘殺,超過100萬基督徒活在迫害的陰影中。現代就是最兇殘的年代,當基督徒被吞噬時,我們在做什麼呢?

猶太教拉比強納森.卡恩(來源Jonathan Cahn臉書)

猶太教拉比強納森.卡恩(來源Jonathan Cahn臉書)

勿重蹈上一個世紀覆轍
聯合國藉著《世界人權宣言》,宣告每個人都有「用教導、實踐、敬拜和奉行表達自己的宗教」的權利。2005年九月世界高峰會議成果文件的第139段說,聯合國宣告國際社會有保護人民不被屠殺、滅族和被殘暴對待的責任。所以我一定要問:「那些決心到哪裡去了?」、「軍隊在哪裡?」、「保護世上受迫最嚴重的族群的行動在哪裡?」、「全體齊聲抗議的吶喊在哪裡?」這是一個詭異、邪惡的沈默,跟當初置身事外任憑600萬猶太人死去的沈默是一樣的。

我們絕不能重蹈上一個世紀的覆轍。邪惡從來沒有止息過,摧毀六百萬猶太性命的黑暗很有可能會擴大,變成摧毀全球六千萬條性命。當初虐殺猶太人的邪惡是一個預報,之後會擴散、壓制全世界。

記念被捆綁的人
以前煤礦工人常死於黑肺病,籠裏金絲雀是他們的解答。工人會將金絲雀帶到礦坑深處,如果牠生病死去,那就是礦坑的空氣有毒的警訊,金絲雀的下場預告著危險。受迫的基督徒就是現代的金絲雀。基督徒是惡者的第一個目標,也是警告世界邪惡正在世上擴散的警訊。如果在邪惡還離我們很遠時,我們視而不見,它必定來到我們的土地上,而我們必定要對抗它。

沒有一個文明配稱自己「有道德標準」,如果它沒有保護最弱勢的人民不被吞食;沒有一個國家配稱自己「良善」,如果它在無辜者被殺害時不聞不問;沒有人配稱自己為「基督徒」,如果他在同樣背負救主之名的人為義受逼迫時袖手旁觀!

如果我們的信仰只在乎神能讓我們過得多舒服和昌盛,當我們掩耳不聽那些在痛苦中的弟兄姊妹的哭聲,我們怎能稱自己為基督徒?在審判日我們一定會被問:為何你沒有救他們?那我們要怎麼回答?

聖經希伯來書寫道:「你們要記念被捆綁的人,好像與他們同受捆綁…」(希伯來書十三章3節)。當我們在舒服的家裡、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時,我們有在記念坐在監牢石頭地板上的弟兄們嗎?他們會這樣跟我們說:「不要忘記我們的苦難」「當敵人來取我們的性命時,請記得我們…」「不要忘記我們曾活著,為了祂的名我們甘心捨棄生命…」

我們不能忘記他們,我們一定要記得他們,並且我們一定要救他們。

若我們聽見惡行卻保持沉默
假如一群匪類闖入你家隔壁的房子、挾持你的鄰居,你會做什麼?如果每一天,匪徒壓迫、羞辱、毆打、折磨他們並開始計畫怎樣殺死他們?如果晚上在窗外你能聽見他們的求救尖叫,你卻什麼也沒做;沒有招聚鄰居一起幫忙,甚至懶得打給警察。最後,你會怎樣被審判?你必定會被判為有罪、道德淪喪的;你會被判為邪惡的。

如果他們跟你隔了一個鎮、一個國家或是一個海洋?有什麼差別呢?地理位置有改變或減少道德義務嗎?並沒有。所以如果在世界另一端的男人、女人和孩子被囚禁、毆打、虐待和殺害,我們心知肚明卻保持沈默;若我們聽到他們從遠處傳來的尖叫聲,卻選擇什麼也不做,那最後我們會受到怎樣的審判?

經上記著,在審判日,我們不是因對神的善行被獎賞就是因惡行被判刑。而當我們問祂:「什麼時候我們做好事在祢身上了?」或是「什麼時候我們得罪祢了?」祂會回答:「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廿五章40節)

人被拉到死地 你要解救
所以,如果我們拒絕介入和幫助那些弟兄中最小的一個,那我們究竟做了什麼?我們拒絕了彌賽亞。如果我們掩耳不聽他們的哭喊,我們是在掩耳不聽彌賽亞的哭喊。

到了那日,祂會說:「當我的村子在奈及利亞被燒時,你有幫我嗎?當我被關在北韓的勞動營時,你為什麼忘記我?當伊斯蘭國來殺我的家人時,你為什麼不幫我?當我被虐待、當我被斬首、當我被活埋、當我被釘十架時,你為什麼不理我求助的哭喊?為什麼你任憑我死去?現在離開我吧,我不認識你。」

當那一天來臨,不要讓別人這樣說我們:他聽到神的哭聲卻什麼也沒做。當這個會議在進行的這段時間,會有更多人被施以暴行、更多生命流逝。如果將被毀滅的是你的家、將被奪去的是你的生命、將被斬首的是你的孩子,但能幫忙的人卻選擇不動聲色,你會怎麼想?讓我們選擇正確的行動,就如經上所說:「對無故被拉去處死的人,你要伸手援助,不可躊躇。」(箴言廿四章11節,現中譯本)

不要在歷史上和在神的審判寶座前被判為旁觀者,目睹罪惡卻無所作為、聽到這個世代的吉諾維斯的尖叫聲卻讓他們死在你的門前、看著牛車把人載向死亡卻選擇沈默,不要在另一個大屠殺上有份。

打開你的窗戶聽他們的哭聲;打開你的門走出去;打開你的心和生命做任何應做之事去救他們。彌賽亞正在尖叫!彌賽亞正在被活埋!彌賽亞正在被斬首!彌賽亞正在被釘十架!救救祂!救救彌賽亞!人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看在上帝的份上…做正確的事!(資料來源:http://www.charismanews.com)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