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與和平的冀望─我看電影《橘子收成時》

3696-我看電影橘子收成時1
電影藉著「金橘的收成」做象徵,盼人類能找到救贖之道。(圖片提供/海鵬)

◎吳秀蘭

被提名本屆金球獎與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電影《橘子收成時》,劇情描述東歐小國阿布哈茲(Abkhazin)在橘子豐收之際,遭鄰國喬治亞的入侵,這場看似為爭「甜橘」之戰,其實是為爭「領土」而戰。當地住著許多愛沙尼亞移民,因著1991年阿布哈茲宣布脫離喬治亞獨立,於是喬治亞出兵攻打;而俄羅斯暗中資助阿布哈茲對抗喬治亞,雇用了許多車臣人當傭兵。幾乎所有愛沙尼亞人都撤退回國,只有兩位老橘農伊沃及鄰居馬可斯留守家園,擔心橘子的「未來」,一心等著採收完橘子,再回故土。

喬治亞新銳導演札札烏魯沙哲(Zaza Urushadze),讓這故事的背景發生在與世隔絕的小鄉村,在這個看來詩意、恬靜的農舍田園,竟然發生殘酷、血腥的兩軍追殺,其強烈、荒謬、震撼的對比,更顯出戰爭的愚蠢與恐怖無情。

反戰意識濃厚
這部反戰意識濃厚的影片,沒有飛機、戰艦、砲轟等大場面,卻藉著四個微不足道的平凡小人物,刻劃出老百姓對自由、和平、安居樂業生活的深切渴望;也看到在戰火籠罩下,人們如何在憂慮恐懼中,掙扎求生存的矛盾、無奈與內心衝突。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老農伊沃在農舍門口,救助敵對陣營的兩個傷兵時,所顯出的人道精神,機智與勇氣。

故事就由兩位留守家園的愛沙尼亞老橘農,救回兩位傷兵說起。一個叫阿赫莫德,是車臣傭兵,一個叫尼可,是喬治亞的青年志願兵,兩個同時在伊沃的農舍養傷,但伊沃約法三章,與這兩個戰場上的死對頭講好,絕對不允許在屋內動武殘殺。兩位傷兵對救命恩人的要求,口頭上雖承諾,但如何信守到底,和平共處在同一個屋簷下?

這承諾看似單薄,卻也堅韌。退而求其次,兩人也只好在言詞上唇槍舌戰、互相挖苦戳辱對方一番。除了演員精彩的演技外,處於尷尬處境的老農與傷兵,編導精心設計的對白,正是本片令人激賞的地方之一。

喬治亞青年兵譏笑車臣傭兵大老粗,沒上過學,不懂歷史,是為錢打仗;不像他自己,是為國家爭自由、爭領土而戰,有目標有理想。而車臣傭兵則朝嘲諷少年仔不懂打仗,自身難保,還說大話。在劍拔弩張的氣氛下,一些幽默的對話,倒是舒緩許多火爆場面。間而一些家居生活方面的對答探問,也柔軟彼此對峙敵意的心態,甚至在最後一場槍戰中,喬治亞青年尼可為了掩護車臣傭兵阿赫莫德,犧牲自己,中彈身亡,更叫人意想不到,竟是如此結局。

造物主眼中不分種族
在最後一幕,老農葬了喬治亞阿兵哥在他戰死的兒子墳旁。車臣傭兵阿赫莫德問:「若死的是我,你會葬了我嗎?」老農幽默地回答:「一樣會,不過會埋遠一點!」對老農而言,無論是喬治亞人,或是車臣人,或愛沙尼亞人,不分敵我、種族,都一樣是人,這就是人道精神,人間溫情的彰顯;如同人類在造物主眼中,生而平等,一視同仁。

愛因斯坦曾說:「自古以來,只要有人類就會帶來戰爭。」戰爭能把人生累積的美好瞬間摧毀,人心都期待和平降臨,國與國間不再有戰爭。人們存著希望與夢想,企盼與家人團聚,享受天倫之樂。就像導演札札烏魯沙哲用再平凡不過的小人物,藉著「金橘的收成」做象徵,盼人類能找到救贖之道,最終能嚐到甜美的和平果實。

上映日期:2015-04-02
級  別:保護級
導  演:扎扎烏魯沙哲(Zaza Urushadze)
演  員:連比特沃爾夫薩克(Lembit Ulfsak)、喬治納卡希哲(Giorgi Nakashidze)、米沙梅斯希(Misha Meskhi)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