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尋覓開放神學

◎佘日新(暨南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

柏林之旅,迴盪不已!

我最喜愛的管理大師之一大前研一曾於一九八九年三/四月的哈佛商業評論中,寫了一篇「策略聯盟的全球邏輯」。或許受到雷根總統一九八七年演說的精神感召,或許他先天就具備真知灼見的能力,有一段具預言性的文字是這麼說的:「豎立之牆不再高聳、意氣甩門不再閉鎖、而所有旅途均不廉價。」(No wall you erect stands tall, no door you slam stays shut, and no road you travel is inexpensive.)。在英文中三句皆以No為起手式,表達了在真實世界中,人際的開放仍是艱鉅的挑戰,無論在一九八九年或在二○一五年!

科技發展太快 出路何在
現代科技似乎對於距離產生了微妙的影響,一方面天涯若比鄰在實體空間上不再是充滿想像的意境,另一方面又可能在心理距離上把人隔得老遠。有這麼一句話流傳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網路上充滿了反諷的居家晚餐圖片,一家人雖一起用餐,卻各滑各的智慧裝置。在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親密關係中,虛擬關係成了帶來安全感的逃城。這麼近的距離都不能互動了,何況用任何形式的高牆所隔開的人際關係、因為壓不住的怒氣重重摔上的門。但,大前研一文中未提及的,是人性中的掙扎。

廿年多前,劍橋社會學家安東尼‧紀登斯曾主張,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有第三條路,但他在今年四月義大利《共和報》採訪中宣布「第三條路」已死,因為科技發展太快,加上全球化無遠弗屆,沒有介於社會福利與市場效率的第三條路可供選擇。

此一論點對目前無路可走的全球政治、經濟與社會的虛弱體質,無異再捅了一刀。那堵象徵隔絕的柏林圍牆的確被推倒了,這個國際關係的里程碑也被湯瑪斯‧佛里曼寫進了二○○五年的經典《世界是平的》,和其它九台科技與產業經濟的推土機,協力將世界推平了。

開放的世界看似進入了美麗新境界,卻在金融海嘯之幕被揭開後,赫然發現出現的舞台上的是包括了弭平了薪資所得、就業機會與對未來的盼望!若在千百年的政經體制上走不出新的路,出路何在?基督徒要如何成為世上的光與鹽?這些都是實踐神學上的難題。

建立無牆教會 更多掙扎挑戰
這個世界流行的是分析開放資料(Open Data)、追求的是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發展典範是中國的「開放改革」;值此開放程度益形高漲之際,被賦予世上的光與鹽功能的我們卻不知所措。當教會領袖大聲疾呼要建立無牆的教會之際,對於「開放神學」(Open Theology或Open Christianity)的渴望一如當前的缺水旱象。無牆教會的信息重心多是和慕道朋友的關係建構,但更多挑戰存在於基督徒每一天如羊被差遣至狼群中的價值掙扎。

牆倒了、門開了之後,教會牆裡的羊文化如何應付牆外的狼文化?高張力的價值對立如何妥協?在矛盾的掙扎中,不僅基督徒需要在面對欠缺理論引導、沒有實踐榜樣的困境中,善用GPS (God Positioning System)找到生活指南。開放神學對那些不信主的人而言,更是一盞引導回家的明燈,在宗教面紗後找著永恆的生命真理。

找路是現代人共通的經驗,大前研一不是基督徒,但他所說的任何路徑都得付出代價卻符合聖經真理,因為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馬太福音七章13-14節)。基督徒需要付代價,才能為這個沒有出路的世界找出一條路來!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