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碎它、打破它!把聖像趕出教堂─宗教改革後的基督教藝術

3670-敲碎它打破它- 把聖像趕出教堂-1
Dirk van Delen,〈加爾文主義的清除聖像運動〉1630。(羅頌恩提供)

◎羅頌恩

「快去!上前去拿下那些聖像!敲碎它、撕碎它、刮掉它、塗蓋它、打破它吧!」

上面這段背景描述,收錄於1877年出版的《蘇黎世小說文集》〈Ursula〉:「因著後來『神學辯論』和市政廳的決議,在1524年聖靈降靈節時,城裡的面貌不再因為教會節慶而充滿歡樂。在人民的贊同下,所有的圖畫、雕刻、鍍金的、彩色的祭壇、壁畫、立柱和聖龕都遭到破壞,像是暴風雨掃過般,當中伴隨著呼喊聲:『上前去拿下那些聖像!敲碎它、撕碎它、刮掉它、塗蓋它、打破它吧!』在極短時間內,光天化日下,這些小小的彩色圖像世界已不見蹤影,像是玻璃窗上一層薄薄的霧氣。」

透過詩人暨政治家Gottfried Keller對宗教改革期間蘇黎世當時社會氣氛的描寫,凸顯出1521年至1535年發生在歐洲各地激烈的「清除聖像運動」。這股狂熱行徑,並不是「理性」戰勝「迷信」的是非問題,也不是分別優劣的鑑定工作。在當今需要彼此尊重的社群關係裡,人們可能會難以理解闖入教堂搗毀的清除行動是屬於拒絕偶像崇拜的新教信仰,反而更會同情其所毀壞的「彩色世界」。

將信仰轉向不可見之神
對比沒有LED燈光效果的中古世紀市容,充滿藝術品的教堂空間就像是城市中珍貴的「珠寶盒」。基督信仰的代言者—教會,則是在它的輔助下展現出幾世紀的超凡與脫俗。如此高貴華麗的視覺印象,真實可見,正滿足著人們對「信仰=神聖」的期待心理。

1524年發生在蘇黎世的事件,以及後續在其他城市出現的「瘋狂清除」,難以用今日對待藝術品的理解加以批評,因為當時的藝術觀並不認為作品本身具有崇高的內涵本質,若有,也是來自於它與宗教信仰的緊密相連。更進一步來說,今日我們能夠將藝術視為一獨立範疇,而非為宗教附屬品,多多少少都該溯源到十六世紀那些猛烈毀壞的「聖俗切割」。

回到蘇黎世的例子上,它除了具有馬丁路德和羅馬教廷決裂(1518年海德堡辯論)的時代氛圍外,更受到新教神學家慈運理(Huldrych Zwingli)在公開性的「神學辯論」中所闡述的內容影響(1523年一月、十月和1524年一月)。

慈運理在最後整理出來的《真實與虛假的宗教評論》(Commentarius de vera et falsa religione,1525)中拒絕「偶像」與「神祇」的目的,並不是要對異教信仰加以否定,而是對基督信仰的重新反省。這位深受天主教人文學者伊拉斯謨(Erasmus von Rotterdam)影響的新教神學家,拒絕賦予聖像一丁點的神聖性,並指出因為人神之間是一種「避難所式」的救贖關係,所以信仰者唯有單單轉向那「看不見的神」;其他做法都算是對「神祇」的「依賴」。

神祇,對慈運理來說就是所有可見的對象,不單只是眾所皆知的儀式器皿、聖物或基督畫像,就連父親或幫助者這等角色,也被他視為是一種神祇的形象。而依賴,是指隨著時間增長,「被注目者」的神聖感也因此倍增,最終勢必取代了「不可見之神」的位置。所以,在「可見」與「不可見」的對立之中,信仰的根基需要保持對不可見的確信,而非「眼見為憑」。

3670-敲碎它打破它- 把聖像趕出教堂-2

四使徒畫作仍保有信仰色彩
以藝術發展的角度來看,文藝復興是屬於視覺藝術與教會不可分割的時代,而慈運理對「藝術作品」的拒絕與去神聖化,則將它拉出神聖教堂,推回世俗世界。在沒有崇拜儀式的依存下,圖像創作變得更貼近單純的美學原則,也促使了沒有神聖壓力、怡人自賞的創作主題,如風景、花卉和靜物等,逐漸在下個世紀出現的藝術市場中,取得熱門徵詢度的話題地位。

在基督教文化的發展路線上,將神聖性推向極度抽象的作法,正好大大提升了非具象的「經文」在信仰實踐上的質量。當教徒過去參與宗教慶典的模式被「讀經」取代,也暗示了新教信仰有別於天主教的發展進路。不可否認,慈運理式的「拒絕聖像」削弱了基督徒對世界的感官感受,也遞減了藝術家創作基督教繪畫的誘因。但是這種去除聖像神聖化的思維,卻也能幫助了我們理解當時代人的相關作品。例如著名的文藝復興藝術家杜勒,在生平最後一件油畫展現出契合新教信仰的「聖人畫像」。

杜勒的〈四使徒〉(Die Vier Apostel,1526)是由兩塊木板組成的對畫,左屏幅是約翰與彼得、右屏幅是保羅與福音書作者馬可。在等身大的人物下方,分別出現對應使徒們的「聖經經文」(版本出自馬丁路德的《九月新約》,1522)。與以往的聖人畫像不同,在杜勒的筆下,黑色背景前的四位基督教人物沒有「光環」,也不再表現神聖感,他們的面貌表情更像是城市裡的「公民」。

事實上,這幅作品是為了紐倫堡市政廳而畫,而非教堂委託的作品。在藝術評論上,「公民化的使徒」可視為人本主義的抬頭,脫離基督宗教的隸屬關係。但從下端引用的經文對應來看,「公民化的使徒」又可看作是對聖像的「去神聖化」,卻仍保有基督信仰的色彩。

3670-敲碎它打破它- 把聖像趕出教堂-3

Albrecht Dürer,〈四使徒〉,下端經文

開啟從閱讀開始的信仰實踐
對這四位沒有神聖感人像的情緒描繪,也讓後來的學者賦予了許多精彩的人性特質,例如約翰象徵樂天/春/血;彼得象徵冷漠/冬/黏液;馬可象徵易怒/夏/黃膽汁;保羅象徵憂鬱/秋/黑膽汁。
但若是將經文拉回到對人物圖像的觀看,這些非格言的內容指引著觀者(市政廳上位者)對現實社會要有所警醒。如此看來,杜勒的「聖像畫」有著新教式的神聖原則,在看與被看之間,人物圖像成了引導,是要人進入「文字」,對神「話語」的尊崇,實踐基督信仰的活潑性——不可都信,總要試驗。

慈運理式的「清除聖像」拒絕當時慶典式的信仰表達,開啟了從閱讀開始的信仰實踐(讀經)。然而,「清除聖像」不是只有這種將藝術品徹底趕出教堂空間的作法。從馬丁路德的路線中,是以轉換藝術品在崇拜儀式中的功能來去除神聖。在藝術表現的理解上,可將它視為「圖以載道」的圖像類型。我們將在後續專欄中再細談。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