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一定要當牧師嗎?

3702_爸爸_  你一定要當牧師嗎3

◎童貴珊(磐頂教會師母)

想必你觀察那台久未移動的車子已經一段時日了。一日下午我們散步返家,等電梯時,你忽然對著停靠電梯旁那台車子發表言論,語氣之篤定,彷若天底下的道理都掌握在你手裡了。你說:「我覺得,這台車的主人,他的孩子一定很幸福。」你成功引起我的好奇,於是追問何以見得?

你像個小小偵探,小心翼翼開展你那縝密的邏輯推理與觀察心得:「因為這台車都沒有動,表示這個爸爸每天都在家,不必去上班,那他每天都可以陪他的孩子玩。所以,他的孩子一定很幸福。」我忍不住仰頭大笑,但笑後心頭卻湧上一陣酸楚。

小小偵探的確幸與缺憾
自你牙牙學語開始,我便不曾對你說那些層層堆疊的「兒語」,我把你當大人般分享、溝通與對話;因此我毫不驚訝你可以如此思路清晰地表達想法,甚至以自己的小腦袋瓜來進行觀察、推演、歸納與結論。但我關切的,始終是你的關切:你做出這番推論時,還未滿五歲,卻已開始為自己的小確幸與小缺憾,準確而清晰地下定義。

身為家裡唯一的孩子,你已慢慢找出一人分飾多角的獨樂樂之道,我以為你適應得很好,但後來發現,其實不然。

有好幾次,週日聚會結束後的愛宴場合裡,你希望自己也像主日學的其他同學般,理所當然有父母陪伴在側,盛飯裝湯,擦嘴遞茶,噓寒問暖。但你的媽媽一路從教堂走來,不時得停下腳步,傾聽並關心會友的需要,更遑論那位老是要趕著開會的爸爸了。我恨不得可以長出三頭六臂,一邊聆聽關心會友的需要,另一頭則飛奔到你身邊,問你吃了沒?問你今天老師說了什麼故事?你背了哪段金句…

雖然心裡記掛著你,但走向你用餐的地方,咫尺天涯,待我終於走到你身旁時,偌大的教室經常只剩少數幾位小孩與家長、老師。轉頭看到我,掩不住的喜怒形於色,像被冷落已久的戀人,乍見心愛的人時,壓抑的委屈與終於見面的興奮,交織出嬌嗔的怨怒與雀躍。

心不能接受 但能忍受
有一次你跑來找我,不顧和我談話的會友,緊抓著我的手不斷催促我帶你去吃飯,我倉促蹲下,嚴肅地請你自行進去。你顯然很不服氣,當場發飆:「你禮拜天都只顧著跟別人說話,都不理我…」你憤憤地轉身離去前,我瞥見你蹙眉噘嘴,眼角含著淚。

當晚,我決定利用睡前靈修與分享對話的時刻,針對這個主題好好與你溝通。我平和地試圖讓你明白,身為教會師母與牧師的職責,以及需要關懷的許多會友。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當時一閃而過的無奈神情,以及那句坦白的令我心疼的回應:「媽咪,我的心不能接受,但我會忍受。」我愣了數秒,把你抱入懷中,頓時不知該如何回應懷裡這位還不滿五歲的早熟PK(Pastor’s Kid,牧師之子)。

我輕聲為你「不得不忍受」的壓抑致歉,但心裡的困惑,令我開始懷疑起自己所給的理由與說辭,對一個孩子而言,是不是過於沉重與殘忍?有一種力量,在風平浪靜時,不著痕跡,可一旦時機成熟,卻是千軍萬馬。我內在的拉扯與糾結,喚起許多深藏內心的話題與情緒。

牧師子女的集體記憶
我常想,當一個牧師領受全時間的呼召,獻上自己、為上帝所用時,那是何等神聖屬靈、感天動地的事。隱身在牧師背後的家人,如果不是贈品或附屬品,而是具有尊貴位份與獨立人格的個體,那是不是也該領受同樣的呼召、同樣的感動?

那些從未明文記載的「犧牲與代價」,包括:週末放假時是爸爸的服事高峰期,因此無暇陪伴;傍晚放學時早有聚會或探訪的安排,因此無法一家人圍坐吃晚餐、話生活。

好不容易等到預先計劃的度假旅遊,臨時一通電話─會友垂危在醫院、夫妻吵架鬧離婚、青年車禍在急診、國外牧者臨時來訪…抱歉孩子,請你體諒,我們下次再規劃一起出遊好嗎?

但,誰來體諒他們?曾經不只一次在不同場域接觸過不少「爸爸牧會很熱血」的牧師子女,「我寧願當你的會友,也不想當你兒子。」竟是最常見與典型的心態,也幾乎成了許多牧師子女成長過程中的集體記憶。

於是,那種「被眾人關注卻無人走得進」的心靈世界,漸漸孕育出悖逆的浪子,厭倦了分裂的聖俗二分而徹底出走的青年,以及,徹底抗拒全職呼召的信徒。

為了愛 註定痛苦與糾結
話說回來,一個認真投入又忠心良善的牧者,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呼召與異象,全心全意地專注於所託付的羊群與牧會職責,天經地義,何錯之有?更何況,耶穌所求於門徒的,不就是要「背起十字架來跟從祂」嗎?聖經裡甚至毫不婉轉地直指,要愛耶穌勝過一切,包括自己的家人。

有人說,努力維持動態性的平衡,因為孩子是上帝所賜的產業,而建立健康的家庭也是重要的呼召。但問題是,當「愛家庭,更要愛上帝」是個無法妥協的命令時,顯然這已經是個「失衡」的命令!我多想從耶穌的言談舉止中,找出一些「平衡」的蛛絲馬跡,以為典範,卻遍尋不著。

於是我想,除非家人對這份牧職呼召的縱深與意義,全然明瞭與認同,否則,這份彷彿難以和諧共處的兩難,終將成為牧者手中最難駕馭的一匹馬,而牧者心中的擺盪、取捨與掙扎,恐怕也將隨著呼召的決然,而就此走進一種恆常不滅的循環與拉扯之中。不為什麼,只因為愛,便註定了痛苦與糾結。

這麼看來,我似乎別無選擇,只能選個好時機,和兒子聊聊,關於呼召,關於上帝的揀選與愛,我們現階段或許無從解其謎、探其義,但這一切「忍受與接受」,終將被上帝重視與珍藏。

有一天,或在地上,或在天上,我們將豁然了悟,所謂愛,所謂永恆價值,遠比我們所能想像的,還要更綿亙、更深沉、更久長…。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