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突不斷 數十萬烏克蘭難民移居波蘭

3702_衝突不斷_數十萬烏克蘭難民移居波蘭
2014年2月,波蘭民眾聚集聲援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陽光穿透花窗射進這座巍峨的東正教教堂,中央一位著金袍的神父繞祭壇而行,手持香爐輕搖,口裡低聲吟唱,與上層傳來詩班的唱和聲繚繞迴盪於穹頂之間,四周的高聳牆壁則飾以巨幅油畫及無數聖像。這是一座位於波蘭華沙的教堂,而身處其中的會眾卻幾乎來自烏克蘭。

一年發出33萬短期工作簽證
其實自烏克蘭東部與俄羅斯爆發衝突以來,波蘭境內的烏克蘭族群日益龐大,至今已有數十萬人之譜。

據波蘭政府贊助的智庫「東方研究中心」(Centre For Eastern Studies)統計,波蘭在2014年一共對烏克蘭發出了33萬1千張短期工作簽證,比2013年成長50%,而目前波蘭境內的烏克蘭人口其實已達到30萬至40萬間,比官方數字高出1倍。在2015年1-2月,向華沙所屬的馬佐夫舍省(Mazovian voivodeship)申請居留許可的烏克蘭人也比去年同期多出180%。

對向來習於人口外移的波蘭而言,不斷湧入的烏克蘭人無疑是前所未有的經驗。況且,波蘭人外移西歐後的工作遺缺恰可由這批人力填補,因此普遍說來烏克蘭人倒還頗受歡迎。

從瑟若卡(Katarzyna Sirocka)與衛報(The Guardian)的訪談中,或許可讓人一窺烏克蘭人何以大量移居波蘭的緣由。瑟若卡是烏克蘭裔波蘭人,同時也是波蘭烏克蘭婦女協會主席,她解釋烏克蘭西部的民眾多半是因為當地經濟崩壞,而非戰爭才移入波蘭。其中較為幸運的得以取得合法文件從事清潔、建築或駕駛等低階工作,然而高學歷者,如心理學家或音樂家等,流落到波蘭打黑工的例子也所在多有。

另一方面,非政府組織「烏克蘭世界」(Ukrainian World)所扶助的對象則多半來自被戰爭撕裂的烏克蘭東部。自2014年成立以來,每日接待的難民數目可達上百人,且來自烏克蘭東部的人數比例有日漸增多的趨勢。難民來此可得到衣物、食物等資助,以及在申請簽證及難民身分時的協助。據估計約7成的簽證目的是為了工作或進入大學,其餘3成則是難民庇護。

負責協調的幹部克拉梅克(Mateusz Kramek)表示,這類難民身陷最為惡劣的情況,不僅不懂波蘭文、不瞭解華沙、甚至只有逃難時匆匆收拾的幾袋細軟,此外幾乎身無長物。

「烏克蘭世界」除提供人道救援以外,甚至化身為支持烏克蘭的政治活動據點,經常舉辦各種會議或活動,另外也設立小型圖書館及博物館收藏與烏克蘭有關的圖書及紀念品。

在所有歐盟國家之中,波蘭向來是聲援烏克蘭、反對俄羅斯侵略行動最力的成員,並在國內廣大民意支持下,慷慨贊助「烏克蘭世界」組織。然而兩國之間並非毫無嫌隙,二戰後烏克蘭反抗軍曾對波蘭人掀起大屠殺及強制驅離活動,成為了部分波蘭人心中無法抹滅的陰影,因此在組織官網上偶爾會出現針對烏克蘭的仇恨字眼,所幸尚未傳出任何肢體暴力行為。

未來移民公共政策焦點
由於波蘭與烏克蘭西部在文化上頗有淵源,因此烏克蘭移民融入波蘭社會的過程其實相對平順。此外,波蘭的經濟正成長、人口老化及外移的現象,也緩解了人口移入時通常可能造成的衝擊。饒是如此,近年大量湧入的烏克蘭移民恐怕仍將在波蘭政界引發爭辯。

「東方研究中心」表示,波蘭社會是歐盟國家中同質性最高的社會,比例上只有0.2%的外來人口。目前為止,有關移民的公共政策辯論仍著重在波蘭人移居英國及其他歐盟國後的後過渡期問題,尚未聚焦到外來人口的融入情形。但無論如何,公眾焦點的潛移似已隱然出現於此刻的波蘭社會中。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