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之女患憂鬱10年現身分享—奮戰就是一種勇敢

3703_主教之女患憂鬱10年現身分享
凱瑟琳多年對抗憂鬱症的秘訣是:不要再比較。(來源:Katharine W-R Twitter)

【本報數位部賴芝穎編譯】英國聖公會坎特伯里大主教之女凱瑟琳.威爾比.羅伯特(Katharine Welby-Roberts)與憂鬱症奮戰了10年之久,如今她勇敢地站出來傾吐心路歷程,以下是她的分享:

孤獨無助如在海上漂流
我常用「無邊無際的大海」比喻憂鬱症。

你獨自在海中漂浮,這片苦海深不見底。無論往哪看都只能看到海水,完全逃不出海的手掌心。就算有時希望像飛機掠過上空,機上的人也看不見你。患有憂鬱症就像迷失在海中,不時被浪淹過頭,掙扎求生。總盼望有一天能看見陸地或船,能給你一絲希望。

而現實跟比喻的不同之處是,如果你在海上漂流還存活下來,你會有個戲劇化、精彩的故事可以說。但若你從憂鬱症中痊癒,你只會想要完全遺忘那段經歷。畢竟對你而言是一場世紀之戰,對他人而言可能只是軟弱和自艾自憐。

我不覺得我的憂鬱症象徵軟弱,我相信自己正在與憂鬱症奮戰的事實顯示出我的堅強。

當然我寧願選擇不用跟自己的大腦打仗的生活,但我也能看到這個疾病帶給我的好處。我能體會別人的苦難、學到同情和憐憫,找到能在最黑的夜裡看見希望的能力。

網路時代人人隱藏真我
在這個用臉書按讚數和Twitter追蹤者數來衡量自我價值的時代,要在人前表現光鮮亮麗形象的壓力比以往來得更大了。「真實」的面貌就完全不是這樣,真實的面貌不會經過專業修片、合乎這個社會期待。但我們總是想要看起來是美麗、成功和有能力的。這就是社群媒體的時代。當你在家裡偷哭時,還是會一邊在Twitter用「哈哈哈」幾個字回覆朋友。你心想:沒有人需要知道真相。

身為年輕女性,我常覺得需要當雙面人。女性被認為是較軟弱的性別,特別當我們身材比較嬌小時。如果情緒又不穩定,就更加深這種錯誤觀念。女性變得不想坦誠說出她們的痛苦,因為她們害怕被視為弱者。

我們需要正視這個問題,這也是我出聲的原因之一。有研究指出,有情緒問題的女學生人數大幅增加。《青少年健康期刊》(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的科學家發現從2009到2014短短五年之內,11歲到13歲的女孩,有情緒問題的人數比例從13%上升到20%,男孩則沒有這個趨勢。科學家猜測原因來自於追求不切實際的外貌身材、年輕女性身體被物化和社群媒體。

再加上越來越沈迷手機的癮頭、怕在社群媒體上被冷落的恐懼、在網路上包裝自己的競賽、假裝私底下一切安好的假面具…難怪我們越來越被孤立、不知道要去哪裡尋求幫助。

想像身邊的朋友跟自己走過一樣的痛苦,卻成功地走出來是一件很難受的事。這種比較的遊戲讓受苦者默默把痛苦藏在笑臉後。

這就是憂鬱症被視為是一種軟弱的原因,彷彿是一件見不得人的事,要站出來承認需要勇氣。人們常說我很勇敢,但我也只是承認在我腦中有一場不止息的戰役。

承認腦中那不止息的戰役
對我而言,與憂鬱症爭戰的行為本身才是堅強的,不是在口頭上討論憂鬱症。

我的生活和心思被這場抗爭佔據,我覺得自己在打仗,但講出來別人可能好奇「敵人是誰」?要和一個看不見的疾病奮戰,讓我常常需要為自己辯護,再加上這個社會對外貌、成功的要求…似乎不會有勝利的那一天。

我發現秘訣是:不要再比較。生命比這些都複雜多了,讓我們面對現實吧,我們都知道在某人的笑臉後可能藏著一個波濤洶湧的情緒世界。我打這場仗已經10年,有時我狀況很好,但不變的是,憂鬱症是一個需要長期抗戰的疾病。不是每個憂鬱症或其他精神疾病患者都會和我一樣患病如此之久,但我也沒見過誰只患病一週就痊癒。

生存法則是找到那些願意和你一起共患難的朋友—那些不會給你標準答案要你照做,讓你對「不快樂」更有罪惡感的人;那些不會跑在你前面,要求你要一樣快的人;那些會幫助你浮在海面上,不管你游得多麼掙扎的人!(來源:Telegraph)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