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肆虐 中東古蹟存亡只在旦夕間

3705_伊斯蘭國肆虐_中東古蹟存亡只在旦夕間
敘利亞世界文化遺產古城巴邁拉淪陷伊斯蘭國手中。(來源flickr,andrew提供)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伊斯蘭國(IS)在世界各地的暴行舉世皆知,尤其在中東地區伊拉克及敘利亞肆意殺害無辜生命更是令人聞之駭然。最近再有消息傳出,敘利亞的巴邁拉(Palmyra),也是列名世界文化遺產的古城已不幸淪陷,保存良好的羅馬遺跡在戰火中遭無情轟炸,並造成至少400人喪生。

消滅文化  IS破壞文化認同
伊斯蘭國對付異己的手段殘暴,該區的亞茲迪人與基督教族群受害尤深。在其掌控的地區中,不僅異教異族難逃屠戮,伊斯蘭國更擅以破壞「文化認同」作為消滅其他文化的手段之一,因此具歷史意義的教堂、古蹟遺址等往往淪為攻擊目標。諸般種種再透過社群媒體,全天候不間斷地向外界宣揚。

誠然,歷史古蹟的命運不能凌駕於捍衛生命的考量之上,吾人卻無法忽略文化認同是建構族群的核心要素。尤以為甚者,文化遺產見證了人類的歷史起源,是隸屬全人類的共同記憶。

縱然今日已無人再敬拜古埃及與亞述神祇,但兩者文明與眾主要文明所遺留的餘下部分,共同形成了瞭解今日人類發展軌跡的重要連結。在特定地區裡,擁有悠遠歷史的族群,如基督教徒,其存在往往深扎於由歷史文獻、藝術、建築、持續演進的語言傳統、崇拜所交織的盤根錯節之中。而這般與「所在地」交纏的宗教連結,通常也是原住民固有的文化及社會認同。

明白此節道理,也就不難理解何以毀壞文化與社會認同的意義會等同於軍事勝利,且並非前所未聞。早在西元70年,羅馬軍隊便曾在「猶太人大起義」(The Great Revolt)中徹底摧毀耶路撒冷的希律王聖殿,甚至在原址建造一座古羅馬神廟(Jupiter Capitolinus),並嚴禁猶太人進入耶路撒冷,只為進一步消弭猶太民族。

美索不達米亞遺跡遭摧毀
承此推演,今日的伊斯蘭國也以「非伊斯蘭」為由,大肆摧毀美索不達米亞的古蹟遺跡,例如摩蘇爾博物館內超過2,700年歷史的雕塑,或古城尼姆魯德(Nimrud)均在劫難逃。不禁令人思及2001年塔利班以去除偶像之名摧毀阿富汗巴米揚(Bamiyan)佛像的昭彰惡行,引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其他機構的同聲撻伐。

若比對敘利亞地區的許多衛星畫面,不難找到古文物在戰火下遭摧毀或掠奪的確鑿證據,且因當地法治瀕臨瓦解,原本受到保護的古蹟也岌岌可危。為數眾多的小型藝術品取道土耳其邊境流入歐洲及美國等古玩市場。而大型石像,如亞述文化著名的「人面牛身雙翼神」(lamassu)則因其符號性及象徵性,淪為伊斯蘭國的宣傳利器。

除敘利亞以外,同樣飽受戕害的地區尚包括北伊拉克哈特拉(Hatra)地區的帕提亞古城。

在北伊拉克距摩蘇爾僅30公里遠處,是一片幅員廣大,記載在聖經且為基督徒熟知的亞述古城尼姆魯德Nimrud。這片遺址在19世紀中期被發現,並確認是創世記十章11-12節所提到的迦拉(Calah),當時為亞述帝國首都。

這片區域有若干聖經時代的亞述文物,例如一座亞述王撒縵的黑色方尖碑上刻有對以色列王耶戶的記載(列王紀下九到十章)。再往西行則是約拿書記載的著名古城尼尼微,它除了是亞述遺址外,過去考古中也曾發現與聖經相關的出土。其中意義最為重大的莫過於以楔形文字刻就而成的「洪水石板」,上頭廣為流傳的《吉爾伽美什史詩》對洪水的描述與創世記六到九章的記載具有高度相似性。

當伊斯蘭國逐一攻城掠地,諸多非伊斯蘭文物的倖存機會益發渺茫。文物專家也不知何年何月才得以安全前往實地勘驗損失。但令人遺憾的是,繁不勝數的藝術品已在戰亂中永久失傳。對當地居民而言,這塊土地的「在地感」若消失殆盡,恐怕將就此絕跡於故土,永遠不再復返。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