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麗芳推動面山教育 愛是最大力量

3707_杜麗芳推動面山教育_愛是最大力量
左圖:從山難者家屬到面山教育推手,杜麗芳因愛無懼。(梁敬彥/攝影)右圖:杜麗芳在立法院為面山教育發聲(杜麗芳提供)

首位獲判國賠的山難者家屬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失去獨子博崴,是我人生的至痛;但因著博崴的犧牲,能讓公部門正視推動『面山教育』及專責救災機制的重要性,我相信這是上帝使用博崴,帶給我們所愛的台灣最大的祝福。」國內首位因為山難獲得國賠的受難家屬「博崴媽媽」杜麗芳姊妹,在受訪時感恩地說。

四年前,杜麗芳的兒子張博崴在南投白姑大山發生山難罹難。杜麗芳化喪子之慟為推動國內山難救援救助機制及面山教育的動力,在過去的年日裏,已成功推動《緊急醫療救護法》、開放登山客使用PLB(個人信標衛星定位器)以及在高山山屋中置放PAC(攜帶式加壓艙),減少登山客因為高山症死亡的機率。

在台東,也因為杜麗芳的奔走,已經有了「面山學校」,花蓮銅門國小下學期也將開始教授「面山教育」的課程。而教育部也將展開面山教育的師資培訓,讓杜麗芳感到欣慰的是「改變正在發生」。

謙卑學習與山林融合共處
「與其在家裏傷心哭泣,不如忘記背後,努力面前。」杜麗芳說,台灣有78%的面積都是山林,但大部分民眾對於「山」的認識卻是極為有限,更普遍缺乏「野外求生」的能力。她強調,山難救援救助機制的健全,是讓山難受困者可以及早獲得救援,增加存活的機會,但最根本的還是要透過面山教育的推廣,讓更多人可以先謙卑地去了解台灣是個四面環山的環境,學習與山林融合共處,敬畏神所創造的大自然。

杜麗芳說,台灣的美麗山林是從事戶外登山教育的最佳場所,我們不僅要親近它,更要保護它。當我們可以對山上的環境、花草樹木及動植物能夠多一份認識的時候,就會更發自內心地去「愛」這片土地。

放下個人 為登山者發聲
「若不是信仰的激勵,我想我是沒有辦法堅持到如今的。」杜麗芳說,在博崴的遺體過了51天才被發現的當下,她的心中是帶著憤怒和埋怨的。她很不能接受的是,為什麼民間的救難隊可以在兩天之內就找到她的孩子,但公部門卻40幾天都找不到。

但當杜麗芳因著要推動面山教育和山難救援救助機制,而去閱讀大量的國內外的文獻與資料時,神藉著傳道書三章2節提醒她:「人的生命氣息都是由上帝所掌管的」。更何況,救難人員的能力也是極其有限的,她應該要放下對人的「怨」和「恨」,在有生之年,針對國家在教育及救難機制的不足之處提出建言,不要讓像她一樣的「傷心媽媽」再出現。

至於提出國賠,杜麗芳說,那是一種透過法律程序讓「證據」說話,促使政府可以因為一條年輕生命的犧牲,採取行動去堵住「破口」。也讓更多愛好登山的人,可以在安全環境下放心親近山林,就算出了什麼差錯,也有「補破網」的機制,不必付出沉重的犧牲生命的代價。

在山上獨處傾聽神的聲音
現在杜麗芳只要一有空,就會走遍台灣的大小山岳去勘查,並將所看到的缺失及建言寫下來,提供給農委會、林務局、內政部及教育部等單位參考。

杜麗芳說,過去的她,自認是個「成功人士」,沒有靠她的努力做不到的事,對於金錢也非常地看重。但在博崴意外過世後,她把經營多年的補習班及家中房地產變賣,全力推動面山教育,反而有「出人意料的平安」。特別是她在山上獨處親近神的時候,神就讓她有智慧去面對和處理很多原本過不去的事。

對於公部門仍要對於國賠一審判決再上訴的決定,杜麗芳說,她的心裏非常平安,她尊重公部門的決定,更相信神會在未來的更審過程中掌權。她希望社會大眾不要定睛在國賠一審的267萬賠償金,而是從張博崴的犧牲,有什麼是我們過去所疏忽或是沒有注意的,以後可以來加強。

杜麗芳說,博崴若是沒有因為山難罹難,她應該不會做現在的事,但她順服上帝的帶領,因為她中年喪子、看似人生的盡頭,在博崴的追思禮拜中,神讓她領受到約翰福音十二章24節這處經文,杜麗芳相信,博崴就像是那埋在土中的子粒,鼓舞著她繼續為著推動台灣的面山教育而努力,直到自己見主面的那天。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