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不是不能教學生宗教 而是該怎麼教

Male Tutor Teaching University Students In Classroom

【特約記者鍾小玲/編譯】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上帝總是讓人無法理解。也就是說,無論在教室內或教室外,人們努力地想要教導他人有關宗教信仰的事,但也總是受挫。

對於信徒來說,有關信仰基礎的教導和活動最好能夠從奧祕的角度加以理解,因為科學方法從來無法解釋信仰中那些神祕的部份。對於那些主張宗教和教育分離的人而言,宗教教育還有其他棘手的地方,像是有些人認為,若把學術和信仰混合,可能使人對世界的知識理解造成嚴重傷害,因此學校應該教那些可以證明的東西,而信仰,就定義來說,是無法倚賴證據支持的。

然而,也有人主張,如果讓宗教全面離開校園,不僅會傷害信徒,也會傷害懷疑論者。富勒牧師(Rev. Mark Fowler)和法思西安諾(Marisa Fasciano)去年在〈教育一週〉(Education Week)中曾撰文指出:「如果學生未來想成為有能力的世界公民,他們必須了解宗教對於歷史、政治、社會和文化的深層影響。」

根據兩人的說法,教導學生相關的宗教教育有助於化解歧異,協助不同的信仰體系相互溝通。他們表示:「那些對於不同文化和宗教傳統不熟悉的學生,為了確保他們在各自的學習社群裡能夠安心地被接納,老師應該讓每個學生有機會分享他們個人獨特的認同觀點。」

美國倡導自由媒體的「第一修正案中心」(First Amendment Center)於2003年發表一份報告,調查改善美國宗教教育的方法,其中歷史學家布特勒(Jon Butler)指出,在學術圈中迴避宗教相關的討論,即使是不自覺地,也會帶來負面的影響。他說:「我們根本沒有準備好去理解一個為信仰而狂熱的世界。」

布特勒表示:「一般來說,美國大學生非但不了解美國境內的宗教,對於世界各地的宗教更是所知有限。佔美國軍隊絕大多數成員的美國高中畢業生,他們對於伊斯蘭教、印度教、佛教、猶太教,或是自身以外其他的基督教宗派幾乎一無所知,然而,過去十五年來,美國政府卻要求他們前往南斯拉夫、阿富汗、伊拉克等地打仗,殊不知宗教正是這些地方發生戰爭的核心原因。」

這份報告的作者海恩斯(Charles Haynes)則表示:「宗教在校園內的問題,主要不在『如果』而在『如何』,教育專家幾乎一致肯定理解文化信仰的重要性,但問題在於用什麼方法施教。」

不過,貝雷斯(Derek Beres)最近在網上教育平台「巨思」(Big Think)上貼文表示:「人們沒有必要花費太多心思尋找研究和教導宗教的最佳方法,最好能夠像對待社會科學一樣,活在宗教之中,因為本質上,這就是宗教的功能,也就是我們所處的社群在此時此地與信仰之關係的一種共識。」

貝雷斯舉例說,輿論持續關切的許多議題,從氣候變遷、移民政策改革到墮胎等,都與宗教抱持的世界觀有關。更深入地去理解不同的世界觀,就像設法理解美國南北內戰和獨立革命的文化背景一樣,可以大大改善議題討論的品質。

貝雷斯說,以教育學者慣用的分析方法去理解其他學科,並不代表教育圈應該與信仰對立。儘管貝雷斯認為「宗教是想像力結合脆弱性的產物」,這種對於宗教本質的看法無法獲得神職人員認同,但他主張研究宗教才能全盤理解人類處境,這樣的觀點應受重視。

姑且不論學生能從宗教教育學到多少,貝雷斯相信宗教本身能從教育環境中得利,他說:「其他觸及社會科學的許多議題,像是心理學、地理學、人類學,一度都曾被視為是神祕難解的,但是經過領域內學者相互合作及同行審查相關證據之後,這些學科都日益發展。若以同樣的方式來研究宗教,應可達成類似的成果。」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