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其宏社運中找真理 學習耶穌與弱勢者在一起

3732_盧其宏1
以行動投入勞工運動的盧其宏(圖/盧其宏提供)

認識不一Young的教會孩子
【記者蔡明憲台北報導】這幾年在台灣各個勞工運動中,都可以看到盧其宏的身影。他是一位在教會長大的孩子,但不是大家想像中的乖乖牌基督徒青年。從大一開始參與社會運動的他,因與教會輔導衝突而少去教會;但因著參與守護樂生院民的行動,讓他重新省思自己與「耶穌」的關係。他與不少社運界基督徒青年走過的信仰歷程,或許可以給今日教會青年輔導不一Young的看見。

思考基督徒可以做點事?
2002年,從建中考上台大經濟系、父母親與弟弟也在教會穩定聚會服事,盧其宏正是許多人眼中教會優秀青年的想像。但大家不知道的是,在升學體制裡的他,其實找不到讀書的目的,人生意義感很低。也在那年暑假,教會輔導給他一本《青春之歌》,談的是70年代的保釣事件,讓大學前一直被壓抑的他,彷彿找到出口,18歲就加入台大三大學運社團之一的大學新聞社。那時大一的他跟學長聊到:「我想『找真理』」,從小在教會長大,他覺得真理應該是愈辯愈明。

但這樣的年輕人,可以預測在傳統教會的氛圍中是比較難被接受,或是教會也不知道怎麼對待這樣的學生。盧其宏大一時跟教會輔導衝突,他覺得在一種高壓、位階感很強的傳統輔導機制中,只是單方面想引導年輕人該怎麼做,所給的空間並不夠大。那時他也參加台大學園團契,輔導正是王睿(現任會長),比較可以理解這樣的學生,試著循循善誘,持續關心他。

盧其宏於2005年開始參與守護樂生院民的行動,一直到2007年「415護樂生大遊行」,當時台灣社會已經很久沒有大型社會運動(因民進黨執政,部分力量進入體制),各界朋友都來,盧其宏才發現周遭原來有很多人是基督徒。

遊行後1、2天,他與關心樂生的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及院民中的基督徒一起開始「守望樂生祈禱會」,每周一晚上與院民分享交流。「過程中讓我把信仰與社會運動串聯在一起,重新回到信仰本質:『怎麼跟弱勢者靠近』,並跟著他們一起承擔一些他們所經歷到的事情。」盧其宏說,守望樂生祈禱會讓他思想:「是不是基督徒可以做一點事?」

反思教會存在潛規則
他重新發現:「真理,是跟弱勢者站在一起」,能在其中學習耶穌(如耶穌接觸痲瘋病人),與神同工;而不只是狹義的傳福音,因為我們不可能在福音對象有困境時,只是說「我為你禱告」,而是我們可以採取什麼樣的姿態、立場與行動。

盧其宏關心社會中結構性的問題,10多年來從樂生到勞工運動,經濟學的背景,幫助他更紮實、務實地分析結構中最主要的壓迫來源。他說,談到勞工問題,資方或體制「對人的剝削,讓『人』失去價值」,他認為是社會問題中最根本的問題。

從信仰看見社會結構的衝突,盧其宏也反思教會內是否也存在一些沒被揭開的衝突。國語教會背景的他,2004年總統選舉時,被社團朋友找去參加教會活動,卻是在幫候選人造勢,但他觀察爭取連任的總統候選人都沒談到過去政見是否兌現,比較沒有反省性。

選完隔天回到自己教會主日,他看到牧者在台上說「願神保祐台灣」,接著就落淚,然後台下就一片哀戚。盧其宏感概地說,有些潛在衝突其實存在教會裡,只是沒有被挑明出來講。他更難過的是,一般教會信徒經濟條件都不會差到哪裡,但所形塑出來的文化,讓底層弱勢者實際上是進不到教會,「教會看似平和,其實還是有潛規則存在」。

從樂生院民身上看見生命力
從守護樂生開始,參與社會及勞工運動的盧其宏,經常面臨「被告」的壓力。樂生時他有2、3個案子違反集遊法,最後緩起訴或不起訴。這幾年關廠工人抗爭、大埔事件…等,他也因臥軌、妨礙公務、公共危險罪等被告。他說,「被告,沒有不怕的」,但他無法忽略的是社會結構裡,工人與弱勢者是怎麼被壓迫的問題。「只看被告當然會怕,但每一場抗爭回到當下,都有它的意義」。

他回想起2005年十一月帶樂生院民去抗爭,他們在台北賓館前想往前推進,遭警察擋住進行壓制,他被過肩摔兩次,樂生院民則是騎代步車,鑰匙一開要往前衝而被警察擋住。那次是他第一次被告,後來沒有起訴。

讓盧其宏一輩子無法忘記的畫面是,當天回到樂生院區後,有院民將截肢的腳翹到代步車上面,開始講說剛剛與警察衝撞時,他們有多英勇。「這些人因為痲瘋病,從日本殖民時代到國民政府統治時期,都是不斷被壓抑、沒有身分證、不被認為有人權的『人』。無法想像他們有一天會去對抗樂生院方、對抗政府,甚至在警方及眾人面前露出他們的手腳,讓大家看到他們醜陋的一面,因為過去痲瘋病是非常被歧視的。」這一幕,盧其宏在院民身上看到一種英雄的氣息,「看到這樣的他們,我們所付上的代價其實是非常少的」。

守望樂生祈禱會,讓盧其宏(站立者)重新回到信仰,學習耶穌跟弱勢者在一起。

守望樂生祈禱會,讓盧其宏(站立者)重新回到信仰,學習耶穌跟弱勢者在一起。

關心弱勢者怎麼被對待
參與工運,其實撈不到名跟利,而且工運也與政治運動不同,是不分哪個黨執政而立場妥協。盧其宏說,不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執政,其實沒有太多差異,很多結構性的問題並沒有因此改變,財團也都兩邊押寶。所以「工運的訴求是弱勢者、受雇者怎麼被對待」的問題。

他看見現在有愈來愈多年輕人關心社會議題,因為很多結構性的問題,讓年輕人看不到未來方向,年輕人在結構裡受到更多壓迫,因而思考這個體制出了什麼問題。

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會被利用嗎?盧其宏觀察,會講出被利用,有時是屬於某些族群所傳出來的話。他過來人的經驗則是,只要站出來就會有這種聲音。回顧樂生那時也有,當時是民進黨執政,他們就被抹黑是國民黨的人;後來國民黨執政,他們就被抹成是另一黨的青年軍。因此,他認為重要的是要會分析判斷,不怕被抹黑,因為深知相信的是什麼價值。他特別提到不是相信「民主」,因為台灣非常民主,但弱勢者同樣被壓迫,因此要相信的是弱勢者怎麼被保障。

他期待,基督徒青年關心社會,因為信仰不是只有唱歌、敬拜、氣氛很好,或追求個人層次的祝福與成功神學;基督信仰是在艱困環境中得到某種力量,讓處在艱困中的人得到某種支持。如同耶穌與弱勢者在一起,新約聖經裡若將窮人、稅吏、痲瘋病者、妓女、漁夫、牧羊人等耶穌與底層人的對話拿掉,那新約就所剩不多。

盧其宏是升學體制下的佼佼者,讀建中、台大讓他獲得很多肯定;但他反思如果不是這樣的人就不能獲得肯定嗎?如果不是一位成功者、沒有出路,基督徒願不願意跟這種人相處?

目前是台大經濟所博士班的盧其宏,投入勞工運動至今,他從「找真理」,現在是「怎麼堅守這樣的真理」,不脫離初衷,他也在繼續學習將信仰與現在所投入的行動做結合。深受學園挑戰人委身、獻身的影響,盧其宏說,「未來,若去讀神學院,我不會覺得不可能」。

盧其宏(前排左)關心社會結構性問題,痛惡「人」的價值被剝削。

盧其宏(前排左)關心社會結構性問題,痛惡「人」的價值被剝削。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