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代替摧毀 脆弱中顯堅強─從電影《逐夢大道》談上帝的僕人金恩博士

3374-從電影逐夢大道談上帝的僕人金恩博士-2
金恩帶領黑人和平遊行爭取平權。(圖片提供/美昇國際)

◎徐硯美

在一個時代裡,一個有信仰的人要如何讓人知道他有信仰?是在公義被不公義遮蔽時,是在光被藏在斗底下時,他仍然堅持公義的存在,直到公義回來為止,主動將光放在燈臺上,讓黑暗的角落被照亮。世界,應該是這樣看見我們的信仰的。

改變一個時代的人,往往是矛盾的,他必須得堅強,但他的堅強不一定是與生俱來的,而是來自他的脆弱,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脆弱,感受過無助、痛苦與悲傷,所以,他才特別能感受他人的脆弱。在同理之下,這樣的人會生出一種超越現況的力量,讓他挺身而出。所以,他必須承受堅強需要承擔的,也必須承受脆弱需要承擔的,他的人生,始終都是兩難的。

3374-從電影逐夢大道談上帝的僕人金恩博士-2

仇恨中的和平之子
電影《逐夢大道》的故事主軸是記錄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於阿拉巴馬州的「塞爾瑪」發起的遊行運動前後始末。之所以有這樣的民權運動,其背景在於早期非洲黑人以「奴隸」的身分被引進美國,用以彌補當時南方農場勞力短缺的問題。

在1863年林肯總統的「解放宣言」中,已經依照《聖經》的原則,釋放了黑人的自由。但是,黑人僅在這個宣言中獲得「名義」上的自由,由於長期在教育、經濟以及社會地位上的落後,絕大多數的黑人仍舊必須依靠受雇於白人來餬口度日,種族之間的歧視與偏見仍舊嚴重。在1864年聯邦軍隊撤出美國南方前後,對黑人的各種不平等待遇日漸嚴重,從政府至民間都由白人控制,已獲得美國公民身分的非裔美國人幾乎回到美國內戰前的艱苦生活。

當時,黑人不但在經濟上必須受制於白人,更嚴重的是還必須繳交與白人同樣的稅款,因此他們的生活始終無法脫離貧窮;再者,在教育上也受到限制,不允許黑人與白人在同一個教育機構受教育,這使得黑人在知識的獲取上格外困難,進而在社會上始終只能成為第一級產業的勞工,無法獲得更高的社會地位。

在投票權上也有諸多不合理的限制,包括需要透過白人雇主的認可,再加上投票所的公務人員會百般的刁難、羞辱,使其就算領取了投票單,卻仍舊無法參與投票,這無疑將黑人在政治上的權利完全剝奪。他們雖身為美國公民,但過的卻是沒有公民權利的生活,並且,在各個有可能「爭取」的管道上,都遭遇無情的打壓。

3374-從電影逐夢大道談上帝的僕人金恩博士-3

從福音宣教士到民權領袖
馬丁路德金恩原名為麥克金恩,他的父親為了紀念16世紀歐洲的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所以將他的姓名改為小馬丁路德金恩。曾經在年少時期抵制基督信仰,甚至不承認耶穌將二次再臨的金恩,在讀《聖經》時深受感動,認定其中許多深奧真理,是任何人都不得逃避的。於是,他報考神學院就讀,年僅25歲便攻讀博士,1954年在當時種族歧視最嚴重的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地區的一間浸信會教會,他被按立成為牧師,隔年,他便以系統神學作為研究方向,獲得博士學位。

他曾在一次佈道時這樣說:「在我成為一名民權領袖之前,我是一名福音宣教士,那是我第一份工作,也依然是我最大的奉獻。其實我在民權運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我認為它是我神職工作的一部分。」

他在1955年曾率領群眾在蒙哥馬利發起「聯合抵制蒙哥馬利公車運動」,為當時黑人的「乘車權利」發聲。而電影中主要敘述的「塞爾瑪至蒙哥馬利」遊行運動,則是在1965年,金恩眼見黑人的「投票權」受制,終其一生難以進入政治體制中,因此提出各樣平等法案,來糾正美國南方各州私訂的歧視規章,因此,他聯合南方基督教領袖以及當地學生發起一場長達數十公里的和平遊行。

和平方式爭取黑人平權
但是,他並未料到三月7日第一次遊行,阿拉巴馬州的州長與當地的警長竟任由警察與暴徒對遊行的黑人施暴,並在全國媒體的播送下,將無辜的黑人遭受攻擊、鞭打,四處逃竄的畫面公諸於全美國。金恩因故沒有參加該場遊行,但是,這被稱為「血腥星期天」的慘劇,成為了黑人民權運動獲得民眾支持的轉捩點,因為,他們看見在金恩的領導下,黑人以「和平」的方式為自己爭取權利,而非歧視者口中所說的暴徒,而真正的「暴力」,卻在和平面前顯露無遺。

3374-從電影逐夢大道談上帝的僕人金恩博士-4

三月9日,金恩獲得全美各地的民眾響應,無論種族,皆前來塞爾瑪表示願意與眾人一同遊行,時任美國總統的詹森也因看到民意的翻轉,示意阿拉巴馬州州長不得干涉金恩與群眾的遊行。然而,在埃德蒙佩特斯大橋上,他面對警察與反對群眾的讓道,他回應內在的感動,僅簡短的在橋上跪下,向上帝祈禱之後,選擇解散群眾。

一步一步的,他的和平抗爭獲得人民與政治上的支持,最終,在兩週之後,遊行順利且安全的進行,金恩在終點蒙哥馬利發表了一篇名為〈還要多久?快了!〉的演說,宣告美國黑人的平等權力不再遙遠,「因為道德光芒萬丈,而正義更加耀眼輝煌!」在遊行之後,總統詹森主動發表宣言,促成保護黑人投票權的法案,為美國黑人的平權運動一次重要的跨越。

電影寫實刻劃真實人性
金恩這段不信公義喚不回,不信真光不顯明的美國人權歷史,並不像我文字述說的那樣簡單、順遂,過程中,他不但面對著南方種族歧視者的暴力威脅,政府高層施以各樣監控、造謠、汙衊,甚至他的家人、妻子,被告知金恩是一位拋妻棄子且與其他女人有染的偽君子;身邊一同奮戰的戰友和支持的群眾,不僅有人遭受逮捕、起訴,甚至有激進份子安置炸藥在黑人聚會的教堂當中,造成年輕孩子死傷;年輕支持者遭到州警無緣由的槍殺,且犯案的暴民乃至槍殺的州警皆受到法律的維護,而沒有遭到任何的刑罰。

這是導演艾娃杜威納執導的第一部長片作品,她並非把馬丁路德金恩拍成一位神人,而是一個相當「脆弱」的人,他在登臺演講前的半夜,焦躁難眠,必須打電話給唱詩班的友人,聽首詩歌來平定自己的焦慮與恐懼;好幾次他想放棄不再繼續奮鬥下去,是曾經被他演講激勵過的學生,用他當時演講所說的話,反過來激勵他;在他遭受牢獄之災時,心裡的煩悶,也不禁讓他對不離不棄的妻子有所抱怨;他不僅一次地被問得啞口無言,縱然他辯才無礙、舌燦蓮花。

3374-從電影逐夢大道談上帝的僕人金恩博士-5

因為憐憫所以呼求公義
舊約中,以色列百姓在埃及為奴的哀聲上達耶和華,耶和華就呼召摩西起來做以色列人的領袖,然而,焚而不毀的荊棘與神的話只讓他「接受」呼召,讓他真正「感受」使命的,是他親眼看見埃及兵丁如何凌虐以色列人。翻開聖經,我們會看見上帝的僕人的「印記」,往往不是「大能」,而是一顆超越一般人「憐憫」的心。

人總是希望有「強者」能站出來為自己說話,但是上帝卻總使用像金恩這樣的「弱者」,因為,如同美國總統詹森這樣的「強者」,他必須要顧及他的「強」,而無法同理人的「弱」。然而,相對的,金恩永遠不會遠離眼淚、傷痕、痛苦、受壓迫,原因是,他也是其中的一份子。於是,他能夠「感同身受」,於是,他才能夠真正的回應上帝的誡命─愛人如己。

這就是無論在歷史上或者電影中,金恩始終不願使用「暴力」來對待對他使用「暴力」的人,甚至,在他有機會變成一個偉大領袖,昂首闊步率領群眾走過已經撤離的州警與暴民身邊時,他選擇謙卑的跪在橋上,禱告後,回應上帝的感動,從眾人之中退離。如同耶穌在完成五千人的佈道之後,不是享受被群眾包圍稱王的「感覺」,而是回應內在的「感動」,退到曠野。

004

電影中,很動人的兩段,一段是他在遠方給妻子寫了一封信,當時,他的妻子已經對於他的「使命」以及隨之而來的諸多恐嚇威脅感到灰心,想要放棄,但是,他字字句句的感謝,字裡行間流露出的愧疚與情感,不僅喚回了妻子的心,讓他們繼續攜手往這條呼召之路走下去。另一段,是他在演講的前一點晚上,他打給了一位友人,在那位友人的歌聲中,他疲憊的靠在電話旁,緊閉眼睛。這些時刻,都讓觀眾真實感受到在〈我有一個夢〉這篇偉大演講的背後,竟是藏著一個如此活生生,有血有淚,會脆弱會無助會痛苦會孤獨的金恩博士。可是,事實上,完整的脆弱,比局部的逞強來得更有力量。

從電影中,我們可以看見他從基督信仰中所獲得的真理─公義就是憐憫,憐憫就是公義。要喚回公義絕對不是「摧毀」一方的力量,而是「擁抱」一方的力量。所以,在一個時代裡,當憐憫被暴力取代時,堅持憐憫,在仇恨之處播下和平的種子,直到憐憫回來為止,這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必須要做的事;這是,我們需要做的事。

逐夢大道Selma
上映日期:2015-09-11
級  別:保護級
監 製:布萊德彼特
導  演:Ava DuVernay
演  員:大衛歐洛沃、湯姆威爾金森、提姆羅斯、小古巴古汀、馬丁辛、歐普拉
得獎紀錄:榮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原創歌曲獎、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提名、金球獎四項提名

金恩博士演說 – 上帝的榮耀

逐夢大道電影預告

Selma Movie – Glory Lyric Video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