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伊波拉疫情 獅子山尋求寬恕與和解力量

3737_經伊波拉疫情_獅子山尋求寬恕與和解力量
獅子山民眾尋求彼此對話諒解。(FambulTok臉書)

【特約記者譚亞菁╱編譯】西非獅子山共和國曾歷經90年代開始長達11年的內戰,去年又遭伊波拉病毒大舉肆虐,這個國家所受的苦難,造成人與人之間的強烈疏離與不諒解,這受損的關係亟待和解與修復。

漫長的社區重建計畫
自從2002年內戰結束之後,當地非政府組織Fambul Tok(當地的語言,意思是Family Talk『家庭對話』)就陸續展開社區重建計畫,試圖促進人與人之間的對話與和解。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但如今已有愈來愈多的事實證明,「相互對話」和「彼此饒恕」是走向和解最有力的資源,能逐漸治癒因內戰和伊波拉危機所帶來家庭和社區的四分五裂。

肯帕(James Keppa)和部落族長湯米(Nyuma Tommy)在其家鄉獅子山的邊界村莊Kpondu,也是伊波拉病毒在獅子山最先開始的地方,一起拍照合影。事實上,這樣的合影得來不易。

自從肯帕通知當地衛生主管機關說,湯米的兒子疑似感染伊波拉病毒,讓湯米的兒子被醫護人員帶到伊波拉治療中心,後來不幸死於伊波拉——肯帕和湯米這兩人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進行溝通對話,才逐漸達到和解。

湯米說:「在當時,大多數人都無法從伊波拉治療中心回來,大部分的人都死在那裡。我們都知道讓他被送去治療中心就等於永別了。」「我記得後來兒子死時,我開始感到非常憤怒,我對神、對這個疾病、甚至對我的朋友,就是讓我兒子被送走的那位通報者,都感到很生氣。」

肯帕說:「我們和好的過程並不容易,有將近一年的溝通,從誠實的對談開始。」「我讓他知道,他的兒子被隔離,保護了這村莊其他人避免受到感染。他雖然離世了,但他是這村莊最後一個被感染伊波拉病毒的案例。」在經過一年的煎熬考驗、相互對話、彼此寬恕之後,卡帕和湯米如今終於能夠和解,兩人肩並肩站在一塊兒,講述這段故事。

當深愛的家人成為最怕的人
Fambul Tok的秘書長丹尼爾(Daniel Maekundu)表示:「我們不斷地鼓勵民眾將心中的痛苦訴說出來。這疾病大大破壞人與人之間的親密度,帶來很多衝突、許多怨恨,因此我們如今是多麼需要更多的相互對話。」「最容易受到伊波拉病毒感染的人,就是那些照顧伊波拉病患和埋葬死者的人。因此,通常逃離疾病者,就是那些遠離自己的太太、孩子、雙親、朋友和鄰居的人。」

Fambul Tok的執行長約翰(John Caulker)說:「在內戰期間,你知道你的敵人是誰,就是那些拿槍對著你的人;但關於伊波拉的侵襲,不會從敵人而來,只會從與你親近、那些你所愛的人而來。在這場對抗伊波拉的戰爭中,你所最害怕的人竟然就是那些你深愛的親朋好友。」

許多伊波拉病毒的倖存者,不僅要面對喪失親人的痛,當他們回到自己的家鄉時,常會發現許多鄉親都害怕、閃躲、孤立他們,這對那些倖存者來說,是另外一種極大的傷痛。然而,近來在當地成立了伊波拉病毒倖存者互助團體,他們每週聚集一次,相互訴說內心的孤單和痛苦,並向外界表達心中的感受,向有關當局反映。

如今在獅子山許多城鎮都出現大型看板,宣導去除污名化,要為伊波拉病毒倖存者喝采,而非歧視他們。如今不少民眾皆主動向他們致歉,並願意與他們親近,那些倖存者也願意選擇饒恕,這一切的過程實屬不易。雖然,在伊波拉疫情之後,仍有許多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和傷害有待解決,但如今已朝向和解之路邁進,「相互對話」和「彼此饒恕」是最大的資產。(資料來源:CS Monitor)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