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佳片】百日走過生命之路─專訪電影《百日告別》導演林書宇

3744_百日走過生命之路-專訪電影百日告別導演林書宇
導演林書宇(攝影/洪秀玲)

◎採訪/袁皖君(作家)

百日,或許可以算是一個圓滿的數字,也或許可以算是一次從起點到終點的旅程。只是對失去摯愛的人來說,這是一條不足為外人道、艱困的告別路。

《百日告別》是導演林書宇(《星空》、《九降風》導演)在失去愛妻的第107天,將他個人走過傷痛的心路歷程寫成一個虛構的故事,繼而拍成電影,讓觀眾在半真半假之間的情節裡,去體會導演想要表達關於生死大問的感悟。

影片裡有兩個不相識的男女,因一場車禍,各自在他們的人生軌道上失去了摯愛。他們兩人面對傷痛的過程也許相同,反應卻不同,但都在自己生命軌道上遇不到可以理解這份痛楚的人。兩人在法會中不期而遇,短暫交談以慰藉彼此心靈,他們這「未亡人」,要在處理與承受悲傷的同時,還要去面對前所未有的孤獨感。

【百日告別】男主角石頭3

圖片提供/原子映象

百日告別也告別百日
在訪問林書宇時,他說電影名字叫做《百日告別》,而他刻意在片尾時打上一行:「告別百日」的字幕。林書宇的說法是,百日這段時光裡,當事人其實是在一步一步向整件事進行告別。而最終到達百日後,他們也告別了「百日」,如同行李打包,最終完成打包之後便可說再見了,但是否一切痛苦就此結束?告別後,其實也意味只是走向另一段旅程的起點。

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若不知道我們從哪裡來,又如何知道我們死後去哪呢?《百日告別》一片既然講到死亡,便不能夠避開宗教。片中男主角的妻子是基督徒,但是男主角還不是,辦起喪事時人多嘴雜,各持己見。林書宇自己本身也確實經歷過這情況,「我妻子家庭是很虔誠的佛教徒,我自小則是在教會裡長大的,但是從大學交往開始我們都對彼此的宗教很尊重,但也沒有太大理解。」他說,倒是在妻子過世之後,為尊重岳父母而全程走佛教儀式,他才發現,原來人是需要儀式這東西來度過那樣的死亡告別過程,百日,是給生者一個該一步步放手的期限。

電影裡也略微提及不同信仰間的矛盾誤解。有一小段情節,是一群基督徒到男主角家裡試圖安慰男主角,最後卻淪為表面化的唱唱詩歌、禱告,然後就彼此聊些無關緊要的事。這也讓人看到最貼近真實的某種基督教形式化的狀況,不得不說身為基督徒的我們,對安慰總是不太拿手。

「我從小在教會長大,但青少年時期卻對信仰產生很大質疑,我開始翻閱研究各種典籍,想追尋我所信的究竟是甚麼?」尤其在高中參加團契在夏令營擔任領隊時,看盡基督徒彼此爭吵攻擊的一面,所以對信仰更加疑惑。林書宇說,十年前他失去最敬愛的哥哥,三年前又失去妻子。他曾經非常氣憤上帝帶走他們,「尤其是我的妻子不是基督徒,那麼她死後會去哪呢?這麼美好良善的人難道就因為不信基督,將來就要下地獄?我無法接受。」林書宇沒有答案,但他最終是選擇去相信,妻子早已經去了一個很好的地方。正如同他對信仰的追尋,最終他放棄找出證明上帝存在的證據,而選擇單純相信這位造物主掌管一切。

【百日告別】劇照_石頭&嘉欣

尋找生命存在的確據
不論是採取哪種宗教儀式告別,林書宇認為,當事人還是要自己去尋找讓自己能放手的告別儀式。電影中,石頭飾演的男主角替鋼琴老師妻子一一造訪學生,以歸還學費作告別;林嘉欣飾演的女主角在婚禮前失去未婚夫後,她仍按照原定的蜜月規畫,一個人搭機前往沖繩走完預定的行程,這是她的告別儀式。而這段情節其實也是林書宇的親身經歷之一,妻子走後,他發現妻子的藏書裡有三本北海道旅遊書,當初他們因為忙碌一直沒空去,此時他才發現妻子原來很想去北海道。於是林書宇展開一個人的旅程,獨自出發到北海道旅行,帶著一本有妻子名字落款的村上春樹作品《挪威的森林》同行。

旅途中,林書宇一度將書不小心遺落在火車上。最終找回來後,林書宇卻沒帶走它,而是把這本書捐贈給了北海道大學的圖書館。為什麼?「當時我不知為何這麼做?只是感到這本有她名字的書一定要存放在這個圖書館裡,就是讓妻子簽了名的書被一直保留在許多人看得到的地方。」後來林書宇才發覺,這是因為他無法接受妻子就這樣在人世消失不留痕跡,而安靜躺在北海道圖書館的那本有落款的書,則讓他彷彿找到妻子存在的確據,一種生命走過的痕跡。

【百日告別】劇照_嘉欣2

陪伴悲傷的人找到出口

為何想到拍這部電影?林書宇說,這就是他的告別儀式,拍這樣一部影片除了是當時想要轉移內在傷痛、尋找出口之外,也想要給同樣經歷悲傷的觀眾一個陪伴。因為他瞭解過程中那份孤單是無人理解的,而這部影片就是無聲的陪伴,「我一直認為,像是電影裡女主角那樣只懂得強顏歡笑壓抑情緒的人,反而最會去做些傷害自己的行為。」

記得影片裡面,男女主角都各自表現出他們的壓抑過程,總是微笑著對身邊的人說:「我很好」,連他們自己都相信自己應該可以正常,可以很好。但是一個正常人會在失去摯愛重創之下而毫無感受、如常生活嗎?當然不可能。

導演處理完男女主角壓抑冷靜的一面後,就又表現了男女主角的極端反應,比如男主角失控地跟不愛的女性朋友發生關係、失控對著人大吼大叫,女主角突然抱著人失聲痛哭等等。「我也經過了一段很荒唐的日子,比如抽菸、酗酒,用酒精麻痺自己,把自己關起來,我還經常失眠。」但是當他自己願意面對現實時,還是不會讓自己完全墮落下去。「我會把這些失控經歷當成是在幫我度過那段煎熬。」

然而,筆者還是很好奇,一個自小在海外教會長大的基督徒孩子,究竟是如何看待許多教會弟兄姊妹其實不太懂面對生死課題的這部份呢?他說:「有時也許只是時機不對而已。比如說電影裡出現的那群基督徒送信仰書籍安慰男主角,而當年我也真的收過這樣的療癒書,當時真的無法接受,可是經過半年以後我再翻閱時,發現我所經歷的真如書上所講,那些字句此時就啟發和幫助我。」

這是一部用很貼近真實的角度來探討生死、存在、宗教、儀式的電影,沒有激烈的情感操弄,完全回歸到真誠理解為出發點的電影。而導演自身就是走過這樣一段路,拍這部電影,是希望不僅能夠讓他自己,也同時能讓所有經歷過生離死別的人,走出悲傷,走出那個不知所措,以及也許是對於生命與愛,更多一點點的理解。

在電影首映前夕,林書宇也寫下自己心情,說每一部作品首映前夕,他總處在焦慮和緊張的狀態中,而這次卻相對平靜。他想那是因為希望觀眾喜歡這部電影外,他更在意的,是觀眾可以從中得到些什麼?也許是一種釋放、也許是一種理解,或是從這部電影中得到某種力量。而事實上,林書宇也的確得到了:「我剛開始是想給出些什麼,沒想到得到的更多。」從觀眾感動的回應中,林書宇說:「我再次被療癒了。」也期待這份力量安慰那些辛苦面對失去的人們,有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百日告別】導演林書宇1

百日告別
上映日期:2015-10-08
級 別:保護級
導  演:林書宇
演  員:林嘉欣、石頭、張書豪、李千娜、蔡亘晏 、柯佳嬿、馬志翔
註:第5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入圍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