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會60年 劉同蘇分析家庭教會對中國社會影響

3752_家庭教會60年_劉同蘇分析家庭教會對中國社會影響
劉同蘇牧師分析家庭教會對中國社會的影響(蔡明憲/攝影)

【記者蔡明憲台北報導】66年來,台灣與中國政治領袖首次的「馬習會」吸引眾人關注;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過去60年來持續影響中國社會走向還有一股關鍵力量,就是「中國家庭教會與基督徒」!

中國福音會十月26日在禮賢會台北堂舉辦「家庭教會60年,維穩與維權」專題講座,講員美國矽谷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主任牧師劉同蘇精闢分析中國家庭教會對中國社會的影響。

劉同蘇牧師曾任教中國法政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赴美後曾在耶魯大學的法學院和神學院、那亞克神學院任訪問教授及研究員,對中國的教會發展、政教關係、信仰在社會文化建設中的角色等議題多有投入。

維穩與維權
劉同蘇牧師首先提到,50年代中期,中國政府已經控制教會發展,限制教會要以共產黨為元首。在這樣的衝突之下,有一部分基督徒「不願意把教會真正的元首耶穌基督放棄了,去遵循一個世界的王」,於是退到家庭裡聚會。一般即以王明道先生在1955年八月7日晚上被抓,作為家庭教會開始的標誌性事件,至今正好60年。「過去60年,家庭教會不僅在信仰,也在整個中國社會變遷中扮演重要角色,可惜今日很少人記念。」

他提到,在一般國家,維穩跟維權應該是一致的,但在中國特定的政治環境中,這兩件事卻是對立。「維穩」是將現存的結構穩定下來,不要發生變化,在中國專制主義走向公民社會的過度階段中,穩定的結構意謂的是專制主義的結構。這就與維權發生衝突,「維權」廣義是說個人應當享有上帝賦予「人」存在的權利。但還不僅是這樣,在法律上所允許一個人在某一個領域裡頭從事自由活動的空間,是法律的授權。

他解釋,一般是先有權利、後有自由活動;但社會中有人反覆自由的活動後,才被國家強制承認或接受,即是先有自由活動、後有權利。現在的維權不僅是維護權利,更是「創造權利」,如何創造權利且固定下來讓政府授權予所有人?就是「得要有人活過」。

劉同蘇牧師表示,家庭教會基督徒追求自由信仰,初衷並非為了創造權利;但我們是活出耶穌基督的生命,於是我們在仰望神的自由活動中,也會產生自由活動的空間,構成了權利在社會中出現的一個巨大的部分。

目前在中國,家庭教會在整個憲政運作中是扮演主導與領先的。因為家庭教會基督徒60年來面對國家的強制力,是用自己的生命活出來空間,這是很困難的。一個群體在國家強制力還未允許權利前就先活出來,就顯出家庭教會所信的神,真的大過地上的王,因著神的主權與能力,讓一群人活出來。

堅持獨立信仰的教會
劉同蘇牧師在中國曾聽到一位研究非政府組織、本身還不是基督徒的教授談到,當時全中國約有500萬個非政府組織,裡頭有80-100萬個是家庭教會信徒所組成的,所以他不研究家庭教會都不行。那位教授肯定家庭教會至少有5-6000萬名會眾,沒有哪個非政府組織有這麼多人,而且家庭教會體制比一般機構健全,也跟國際接軌。

劉同蘇牧師提醒他,還有一點忽略的,就是「委身程度」,因為家庭教會基督徒可以把整個命放進來,願為信仰捨命、被監禁。哪個NGO的會員會把命放進來?只有家庭教會是全然的生命擺上,也因此成為建立中國憲政和基本權利的主導力量。

劉同蘇牧師指出,最近中國政府拆十字架,是發現原來憲政是由這些基督徒所確立的,所以政府要維穩,不想讓基督徒帶出維權的力量。但積聚起來的這個力量,不是一天兩天形成,是家庭教會過去60年來的積累,現在才具有這種力量。

劉同蘇牧師表示,「家庭教會」是什麼?是在專制主義對社會生活的全面控制之下,以家庭聚會形式來堅持獨立信仰的教會。三自教會承認共產黨是元首,因三自運動宣言的第一句話就是「本組織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進行活動」,教會元首的改變,是家庭教會不能接受的。

堅守信仰三個意義
家庭教會60年的信仰堅守有何意義?劉同蘇牧師感概地說,今天很多人都淡忘了,忘了我們今天都受家庭教會的恩惠,甚至沒信主的百姓也蒙受恩惠,這是上帝藉著家庭教會所賜下的恩惠。

他分享家庭教會堅守信仰三個意義:第一、「家庭教會證明了誰是真上帝。」如金子需要試金石試一下,若否定不了的才是真的。每個宗教都宣稱自己信奉的是無限者;但怎麼來證明這位上帝是真的呢?共產主義這樣全面控制的專制主義就像淹沒眾山,若教會真的被控制住,代表所信的上帝比那個控制小。

如果上帝比世界有形的王還低,那還是上帝嗎?也因此,只有家庭教會在全面控制下一直見證上帝。在中國沒有被消滅的只有家庭教會,當洪水在中國氾濫的時候,只有耶和華坐著為王!這也是為什麼家庭教會能對今日中國憲政產生衝擊的重要原因。

第二、「見證是否是真正的信仰?」家庭教會有太多見證,他舉楊心斐阿姨(1928.10-2011.7.23)為例,楊心斐就讀當時中國最好的音樂學校─上海音樂學院,每次音樂比賽都是第一名,是難得一見的人才。

院長曾找她談了三次,想請她留下來當老師;但楊心斐回應「另有高就」,所謂的高就是「回家鄉當傳道人」,認為服事上帝是至高的職分。後來,她的遭遇跟王明道一樣,為了忠於信仰而被判刑;跟她同屆、成績較差的同學在教書享受榮譽時,她進了監獄,為的是追求真正的基督信仰,也彰顯上帝的榮耀!

第三、「基督教不是個人信仰,是群體信仰。」劉同蘇牧師表示,根據統計,1949年時中國約有3-400萬名天主教徒,基督教徒約70萬;1979年時,基督教徒約15-20萬,但這被稱為「全世界最偉大的教會增長」!從70萬變20萬是教會增長?他說,這是看在政府逼迫之下,「還有多少真正的基督教徒生命」。如果沒有「70萬變20萬的增長」,就沒有今日中國基督徒爆炸性的增長。

他提到,1979年到1990年這十年內,中國教會發展100倍以上,上帝將上千萬人賜給這20萬名信徒,是因為他們每個人的生命都能承受、帶領1-200人,他們是如聖經所說黃金、金銀寶石般的生命。

教會活出見證成為公民社會典範
家庭教會對社會的影響為何?劉同蘇牧師說,家庭教會是先行的公民社會,如果沒有先行出自由的人,公民社會是不會在中國出現。得有人活出憲法來,憲法才是活的,如果生命不能自由或不敢去行使這個權利的時候,憲法就只是一堆文字。維權運動就是在公共領域中想行使在私領域中已經獲得的權利,這需要「示範」:看過人怎麼行使;也需要「操練」:我得去這麼做一下。家庭教會很多基督徒是用自己的生命來做示範,進而為其他百姓創造出自由空間,現在成為社會的普遍現象,國家政權也不得不承認。

他舉例,2003年時政府規定家庭聚會不得超過20人;但現在北京授權200人以下的聚會合法。整個過程不到10年,這在上海也成為慣例。這不是政府給的恩典,而是因為北京、上海已經有成百間的教會超過1、200人,所以政府必須承認這個社會現實,也沒有力量去抓;與其在法律外,倒不如起碼規範在現有法規中。當家庭教會的榜樣與眾人的操練越來越多,就成為社會型態,被當權者承認。

另外,「守望、秋雨之福、金燈台」等教會是特別的前行者,關於聚會場所有意識訴諸權利。中國政府說保障信仰自由(個人);但不提宗教自由(公共)。這就是說:有信仰自由卻沒有宗教自由,就變成可以有「道」,但不能「成肉身」。所以「守望、秋雨之福、金燈台」守的是在公共生活領域自由活動的權利。

劉同蘇牧師觀察,今日家庭教會從邊緣進入主流社會,這是上帝對這世代家庭教會的「命定」:去把福音傳開,翻轉中國文化。當家庭教會在公共生活堅守權利而得到祝福,也使眾百姓及其他非政府組織得到祝福。「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由基督徒決定社會走向,由民間決定社會走向,建立公民社會。家庭教會因為活出見證,成為了社會典範。」劉同蘇牧師如此說。

他也提到,台灣非常重要,台灣所行的,對中國都有示範作用。最近中國拆三自教會十字架事件,是當局在看三自教會、家庭教會及整個社會的抵制及反應如何?也在看這件事是否有號召力?現在,大多數家庭教會及三自教會基督徒都看出政府背後的意思。所以,有一份代禱表裡有2、300間教會,其中7-80%都是家庭教會,繼續以行動為信仰作見證。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