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咎感之戰-電影《伊斯坦堡救援》

3752-罪咎感之戰-電影伊斯坦堡救援
圖片來源/The Water Diviner官網

◎光兒

日前看了一部電影《伊斯坦堡救援》(The Water Diviner),描寫一次世界大戰時,一位澳洲父親遠渡重洋到土耳其的加里波利半島,尋找在戰役中陣亡的三個兒子的墳墓。

本片改編自真實故事,題材源自於戰場上喪葬部隊中校的一封信。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剛結束的那些年,皇家戰爭喪葬部隊負責重整遭廢棄的加里波利戰場。在那封信中有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一個老先生設法從澳洲來到這裡,尋找他兒子的墳墓。」這一句話成了重要的靈感來源,促使一個關於失去與愛的故事成形。

死傷慘重的一戰戰役
這部電影的背景加里波利之戰,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在土耳其加里波利半島發生的一場戰役。英法聯合派遣50萬大軍打算強行登陸,占領鄂圖曼帝國(土耳其前身)首都伊斯坦堡。

這場戰役是一戰中最著名的戰役之一,也是當時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陸作戰。最後作戰雙方死亡近13萬人,受傷約20萬人,但英法聯軍並未贏得這場戰役。

當聯軍撤退時,有許多物資無法撤走,鄂圖曼帝國花了近10個月的時間,才將大型物資清運完畢,而其餘物資及戰場復原,到了大戰結束時都還在進行。此役雙方死傷慘重,許多屍體都是就地掩埋,甚至有更多是無人聞問。

因此時至今日,當地農夫在耕種時,依舊可以挖到許多的遺骨。史學家認為,從長遠的影響來看,這場戰役的失敗,間接影響到帝俄的崩潰和俄國的赤化。

這場戰役跟澳洲有什麼關係呢?同屬大英國協的澳大利亞與紐西蘭聯合派出近3萬名軍人參與此戰,最後有近9千人陣亡。澳大利亞和紐西蘭最重要的節日澳紐軍團日,就是要紀念1915年4月25日澳紐軍團在加里波利的登陸之戰。
背景交代完了,現在講到電影本身。這部電影的男主角約書亞把三個孩子送到萬里之外的戰場上,當孩子戰死的消息傳回澳洲,約書亞的妻子受不了打擊而自殺。於是約書亞帶著極大的罪咎感去到加里波利半島,想找到孩子的遺骨帶回澳洲,完成妻子的遺願,把孩子與母親葬在一起。

罪咎感最難處理
皇天不負苦心人,約書亞果然找到孩子的遺骨。他想帶孩子回去,於是他向整理戰場的休斯中校說:「孩子的母親希望他們埋在被上帝祝福的神聖土地裡。」但中校回他:「你需要流盡多少血液,才能稱之為神聖之地?」中校繼續說,戰爭已經結束,這裡再也不是敵人的地盤,而是他們的家。無論是土耳其人還是澳洲人與紐西蘭人,他們將永遠與親密的戰友在一起。

在中校眼中,犧牲之地就是神聖之地,因為這是神性與人性的相會之地。人裡面有上帝的性情──愛、公義、憐憫,但在戰場上,人性不受神性的約制,做出許多傷天害理的事。

在這場戰役中,澳紐軍團不想收留太多俘虜而殺害土耳其士兵,中校說了一句話:「我都不知道我能否原諒我們所做的一切。」

無論是約書亞或中校,內心都充滿了罪咎感。約書亞後悔讓兒子上戰場送死,導致他妻子的自殺;中校則因在戰場上做出非人性的行為,而無法原諒自己。

罪咎感是人性最難處裡的部份,因為罪咎感沒有處理好,往往會導致另一波更嚴重的罪行。例如大衛的兒子暗嫩與同父異母的妹妹他瑪之間所發生的事,暗嫩苦戀他瑪成疾,到最後竟玷辱她與她同寢。隨後,暗嫩因所做的罪行轉而恨起他瑪,恨她的心比先前愛她的心更甚。暗嫩立刻拋棄他瑪,把她趕出門外(參撒母耳記下十三章)。

片中人物的罪咎感如何化解,是本片令人感到深刻之處。在我們的信仰中,如何處理罪咎感也是一大課題。我們往往很容易向上帝認罪,但很難向人認罪,這也是信徒之間彼此相處的最大難處。

上帝知道我們的自尊心很強,心很容易受傷,所以上帝光照我們的罪是很私密的,我們向上帝認罪也都在私密中進行。

因此,在與信徒的交往中,我們也必須培養在私下互相規勸,以及在私下互相認罪的良好習慣。也許我們都曾經歷過,不先經過私下溝通的公開指責,很容易引發罪咎感的反彈,導致另一波更嚴重的衝突!

伊斯坦堡救援
The Water Diviner(DVD已發行)
導  演:羅素克洛
演  員:羅素克洛、歐嘉柯瑞蘭蔻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