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看憂鬱:憂鬱症患者是神給教會的禮物

3753_教牧看憂鬱_憂鬱症患者是神給教會的禮物
張典齊(左起)、潘榮隆、卓良珍、林信男

全人輔導與醫治憂鬱症研討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信望愛是治療憂鬱症的良方妙藥。」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於十一月6日舉辦「全人輔導與醫治─憂鬱症研討會」,榮光小組教會主任牧師、前台安醫院精神科主任張典齊分享「從教牧觀點看憂鬱」時表示。

新竹新恩堂牧師、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講座教授潘榮隆在回應時提到:「憂鬱症患者絕不是教會的負擔,是神給教會的禮物,要讓我們在他們身上看見神的大能!」教會常會害怕面對憂鬱症患者,也是教會困難的事工,但是他們都一致認為,我們有責任幫助這些患者得醫治,讓他們在沒有指望、信心低落的時候被愛,而且得醫治之後有能力去愛人,他們反而會成為很好的同工。

了解患者被擄被困感受 禱告陪伴
張典齊表示,人對自己、境遇以及未來的「指望破滅」,一定會產生憂鬱。他舉先知以利亞為例,當我們認為周遭的環境充滿困難,處處都是阻礙,活在這世界很苦、很難,如同以利亞後來的控訴一樣帶著「藍色的眼鏡」,周遭的環境都變成「藍色憂鬱」。當人對神的信心動搖,人就跟著動搖。憂鬱症狀伴隨生理,體力不佳、睡不著,有時難以掌握。安慰憂鬱症患者,不是向對方說:「你想太多了」;而是接納對方的情緒,與對方建立信賴的關係。「被擄、被困,是憂鬱症病人很深的感受,走不出去又掙脫不了!」憂鬱症病人的家屬都受連累,也是很深的傷害。

張典齊引用以賽亞書六十一章1節:「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說,教會有責任幫助憂鬱症患者。他認為,只要我們建立正確的觀念,對憂鬱症病人有更多認識,就不會害怕,包括先對一些心理症狀有初估的辨認,譬如有人反應:最近情緒低落;偶爾有厭世的話透露出來;食量不好;晚上睡覺容易醒過來…。這時,要知道如何幫助他們;其次、不要將他們看成另一種人,或是冷漠對待他們,甚至用屬靈的話「你就是沒有信心,你就是沒有好好禱告」,反而讓對方病情加重。

就醫和內在醫治並行不悖
他說,我們就是用愛心接納和同理陪伴,甚至陪他們一起哭。教會也要協助對方就醫,關心病人有無吃藥。不要在過程中扮演專家的角色,或是建議對方停藥,停不停藥應由醫師決定。教會也可以做心理輔導和內在醫治。

曾有精神科醫師問到,為何內在醫治一次、兩次就能帶進患者的問題核心;但用心理諮商花一、兩年卻沒有成果?他認為,內在醫治是聖靈帶領下切入患者問題核心,藉由聖靈的工作帶來醫治;但是從事內在醫治最好有基本心理或精神醫學的知識。另外,他也強調:「內在醫治,不會取代需要的就醫治療。」

「他們是可以醫治,是被神驗中的人,不要輕言放棄!」新竹新恩堂潘榮隆牧師說,憂鬱症是教會最困難的事工之一,甚至很多牧師和師母也罹患憂鬱症;但我們不要將憂鬱症患者當成怪物,因為憂鬱症是可以得醫治的。如何把這些人帶到神面前,絕對是教會的工作,而不是重擔。

他最近主持一場婚禮,男方是憂鬱症患者,女方知道對方吃藥,仍願嫁給對方。這是男方母親花了五年流淚的禱告,最後蒙神垂聽,男方現在情況穩定,也成為教會忠心的同工。另外,有些藝人在失去鎂光燈後變成憂鬱症,經教會陪伴幫助,後來攻讀心理輔導碩士班,成為很好的心理輔導專家。

教會不取代醫師 CLASS面對患者
他也強調,教會不能取代醫師角色,首先還是要建議患者找醫師就醫,為對方禱告陪伴,讓對方知道教會對他們的愛。其次,了解對方是否有遺傳疾病,教會也要先帶對方做決志禱告。曾有一本書《Prayer Is Good Medicine》提到,有禱告的病患,統計上有明顯的改善病情,所以禱告是非常重要的事。為何很多人後來願意跟隨神,因為他們經歷神的大能,知道教會弟兄姊妹愛他們。

他用英文字母CLASS談到教牧對憂鬱症患者的協助:C(companion陪伴或confession認罪)、L(listen,用禱告的心傾聽)、A(Alter在個人、家庭、工作、教會和國家築祭壇,吸引神的同在,敬拜禱告、每天讀十章聖經)、S(Society幫助對方進入教會、社會,過正常化生活)、S(Sharing對外作見證)。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