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藝術之美〉失去藝術品的教堂

3754_新教藝術之美_失去藝術品的教堂
Pieter Jansz. Saenredam(1597-1665),〈Assendelft教堂一景〉,油彩、畫布

◎羅頌恩

就算距離「宗教改革」已將近五百年的時間,今日在遊歷歐洲之際,依然會發現天主教與新教的教堂存在著不同的視覺表現。在天主教教堂裡,可以輕易看見巴洛克藝術那種絢麗的華美,充滿律動的生命力;相較之下,新教的教堂空間則顯得單調許多,特別是那些受到加爾文(Johannes Calvin)影響的地區,一座座中世紀遺留下來的哥德式教堂在「破壞聖像運動」過後,留下了淨白牆面,和挑高建築體所遺留下來的空蕩感。

與天主教藝術相比,新教的藝術發展更多是轉向了教會音樂的創作,從馬丁路德開始到十八世紀的韓德爾與巴哈,再到今日廣義的福音音樂,都算是一種在基督新教脈絡下發展的聽覺藝術。然而,從今日回顧過去,其實新教教堂並沒有和視覺藝術失去關聯,在藝術史的發展中,失去藝術品的教堂空間最終自己成了藝術創作的特殊主題。在繪畫、建築和音樂的交錯理解之下,「淨白教堂」正傳遞出屬於新教信仰的聽覺藝術。

去除偶像後藝術風格轉變
「淨白教堂」開始出現在十七世紀中葉的荷蘭繪畫市場之列。顧名思義,就是畫家對新教教堂進行描繪,是一種對時代氣氛的詮釋。畫面中,教堂內的主角是彼此交談的市民、勞動的工人、嬉鬧的孩童、哺乳的婦人,甚至還有撒尿的狗。對照文藝復興時期盛行的宗教慶典與儀式排場,原本讓人深感敬畏的空間,在此成了日常生活的場域。這對歷經宗教改革動盪的基督教世界來說,顯示出當時那種徹底「去除偶像」的社會氣氛轉變,是讓一切「可見之(宗教)事物」不再帶有一絲神聖光環。

當我們再進一步關注畫家們對「淨白教堂」的視覺表達,會發現作品中用色的平淡感、精準透視的理性感,都給予觀畫的人一股「真實紀錄」的印象。這樣的風格,適時地呼應著加爾文對視覺藝術的見解。他說:「繪畫應該是只對我們眼睛可以理解的對象進行描繪。至於神的莊嚴崇高,它超越了眼睛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它不該被沒有尊榮的圖畫玷污。」

在加爾文的觀念裡,圖畫創作是平實的工作,無關尊貴與否,但當它要自顯高貴時,已造成了逾越的褻瀆。這種看似貶低藝術的觀點,其實在無形中已將圖像創作的主權交還給畫家。在眼睛所能理解的「真實紀錄」之中,繪畫已然進入純粹藝術性的活動狀態。

Hendrick Cornelisz. van Vliet(1611/12-1675), 〈台夫特的老教堂一景〉,1660-63,油彩、畫布

〈台夫特的老教堂一景〉,1660-63,油彩、畫布

從可見到不可見的轉換
1649年,Pieter Jansz. Saenredam畫下了教堂Sint-Odulphuskerk的內部空間。在他的筆下,那低調的色彩、空蕩的場景,以及清晰的垂直和水平結構,在在都是與天主教巴洛克美學完全相反。但恰恰也因為這樣,它顯示了一個不烘托「教會榮耀」的藝術自主性。

從可見的畫面開始,觀者的眼睛在壓低視點的引導下直接眺望了遠方聽道的會友與台上講道的牧師;同時,目光再與空間塊狀面積相交,對應出遠處微小的人物宛如音符般的黑色斑點,有大有小、有聚有散。它們在幾何規律的空間中,開始產生輕柔的律動;而視線隨著中央吊燈的垂釣線向上展開,劃破了空間,經過橫梁支架、兩側廊道的圓柱、拱門和壁面,然後接連於前景地板的透視線回到遠處,再次與如同音符的人群相會。這種視覺遊走在結構裡硬邊與弧狀之間的循環移動,帶出了快拍與慢拍的節奏,帶出了視覺上聲響的暗示。

因此一個欣賞畫作的行為,在Saenredam所詮釋的「淨白教堂」裡成了帶有聆聽意識的觀看活動。這個轉變,正是扣緊了畫作的主題——「講道與聽道」。這一系列從視覺到聽覺,從可見的到不可見的轉換,提醒了觀畫的我們,只是一個站在遠處而未參與其中的個體。對基督信仰來說,唯有起身向前、趨近團契成為基督的肢體,才能清楚聽見以及領受那被言說的屬天福音。

Emanuel de Witte(1615-1691/92), 〈阿姆斯特丹的新教堂一景〉,1657,油彩、畫布

〈阿姆斯特丹的新教堂一景〉,1657,油彩、畫布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